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小太监错回故里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七章 小太监错回故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十岁那年小太监离开老家,踏上一条坎坷艰难的太监路。他家的亲朋好友左右邻舍决不会想到他如今还有个男人的标致留在身上。天可怜见,地可怜见,小太监竟然又囫囫囵囵地回到他阔别多年的老家。村庄已经记不很清楚了,但他们家的房舍,他依稀还有些影响。

他本不准备回家的,说老实话,他对老家的人没有太多的好感。把他送到皇家去当太监,当初决不是出于这些好心人的美德。既然如此,他们为何不把自己的儿子也送去被人阄了呢?不管自己家有几个儿子。为什么是他?他有幸保住了男人的特色,也决不是家乡出了什么高人,算出他这一生必有奇遇,否则这样的好事根本就不可能轮到他。

一次,小太监在这次旅行途中的一个小破庙里,为了避雨他不巧遇到一个中年乞丐,半疯半傻的。小太监看他可怜,随手掏出一块银子扔到他手里,那人咕咚趴到地下叫了他一声“爷”。他有意捉弄那个乞丐说:“朋友,如果我给你一大堆银子,你肯把你那样东西割下来送给我吗?有了这些银子你以后也用不着再到处讨饭了。”乞丐摇摇头说:“不行不行,你就是给我十堆银子,我也不干。人没有了那物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可见,一个傻乞丐都知道那样东西的重要,何况常人?

走近村子,他正要找人打听问路呢,突然有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他认出了张三奶、李四婶,还有王家奶奶、白胡子老阿爹,那时他的胡子花白。但是没有人认出他,他从十岁到二十岁,早已完成了从少年到青年的人生蜕变。这期间的变化太大,一般人一般关系是认不出来的。

小太监鬼使神差地去敲自己家的大门,他分明感到背后有许多人在对他指指点点,一群像他当年那样大的小孩子跟在他的P股后面,不远也不近,总是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开门者是位中年大叔,小太监想不起这个人留在他记忆中的面庞,就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声,说:

“大叔,这家里的人呢?”

中年大叔开头有些诧异,醒过神来之后,他笑道:

“我就是这个家里的人呀!”

“我是说,再早些,这家里的人?”小太监自己也奇怪,他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词汇,只好说,“这家人是不是从前姓潘?”

“我们村里姓潘的太多了,不知客人要找哪家姓潘的?”中年人很客气的说。

大概是他们说话的声音引起了屋里人的注意,紧跟着从院里走出一老一少俩女人。他一眼就认出了她们俩,老的是他姑妈,年轻的是他表妹。他叫了一声“姑妈”,然后解释说:

“我是安子。”

姑妈先是一惊,紧接着便张扬地大呼小叫起来,嚷嚷道:

“天哪,你是我们家的小安子呀!你不说,我哪儿能认出你啊?乖乖,都长这么大了,你看出落得这人材,俊俏地跟个女孩子一样。”

姑妈眼圈红红的,做出要哭的样子,还没等他说话,姑妈又指着身后的女孩说:“丫头,这是你安子表哥,他出门早,你可能不记得了?”

“记得记得,怎么不记得?”表妹口快心直,过来要拉小太监的手,小太监避开,表妹嗔道,“表哥你不认识我了?”

小太监进院,那位中年大叔牵马,一个劲地啧啧称赞道:“到底是朝中来的人物,你看这一身穿戴,还有这马,一辈子谁见过?得卖好些银子哩!还有这镫,哎哟,这该不会是金子打的马镫吧?”

小太监十分清楚地记得表妹的名字叫红绸儿,红绸儿小他一岁,小时候不叫他哥,直接呼他为安,有时候叫错了叫成“嗯”的情况也有。爹死了以后他在姑妈家住的时候最久,照理说姑妈才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能靠得住的直系亲人哩,但不知为什么姑妈好像不怎么喜欢他。爹妈活着的时候他还小,很多事记不全,但有一句话他至今记忆犹新。有次他和红绸儿在院中玩耍的时候,姑妈对母亲说:“安子模样长得俊,绸儿也水灵,莫如让他俩结为夫妻,好一对童男玉女哩!”母亲没说话,只是咧嘴笑了笑。父母先后病故之后,姑妈对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姑妈家住临村,他是孤儿,自然到姑妈家去的次数最多。不知怎么,盛饭的时候他总是排在最后一个,而姑妈每次都要很张扬地喊:“哟,怎么到安子时饭就少了?”姑爹是个好人,经常乘姑妈不注意把自己碗里的饭倒一些给他。红绸儿则不,吃完了自己的饭就敲着碗嚷嚷:“娘,安子每回到咱家你都做饭少。”姑妈狠狠地白女儿一眼说:“噢,下回多做点。”下回还是一样。以后他走了,入宫当了太监。让他当太监是谁出的主意他不知道,他是怎么走的他也记不清楚了,至于姑妈后来怎么又住到他家这自然是后话。但是姑爹好像换了人,那位牵马的大叔好像……

姑妈他们全家人很客气地把他让进屋子里,他还没坐稳又急忙起身从马褡裢里掏出一块金子,捧了一捧银锭,说:

“姑妈,走得急,忘了买礼物,这点钱就留给你们贴补家用吧!”

中年大叔站起来,急着走过去看桌上放的金子银子,被姑妈在P股上拧了一把。大叔辩白说:“我拿点钱去割几斤肉,再打二斤酒还不成吗?”姑妈没吭声,中年大叔拣了块银子就走了,走到门口还回头朝小太监笑了笑。红绸儿去灶间烧水,姑侄俩在堂屋叙话。

姑妈问:“安子,你这回来,是常住还是就走?”

小太监说:“路过,只住一宿,明天就走。”

看得出姑妈分明是长舒了一口气,又问:

“干嘛那么急呢,好不容易来一趟,咋不多住些日子?”

“事急。”小太监吱唔道。

“是皇上派你来的?”

“不是,是我自己出来的。”

“噢。”姑妈再没往下问。

中年大叔买回来不少菜蔬,有熟食还有生肉。姑妈背过身去小声问中年大叔:“找的钱呢?”大叔红了脸说:“待会给你说。”

小太监饿了,他好久没吃过家乡饭了,他特想吃那种面糊糊烙的油饼儿。但是餐桌上没有,他也不好意思张口要。姑妈在他的心目中一直就很威严,现在虽然大了,他还是有点怕姑妈。姑妈一直没有向他介绍那位中年大叔的真实身份,他也没问,可是猜也猜到了。

吃过饭后安排休息地方,姑妈说:“别滕房子了,安子明天就走,怎么不是一宿,就让他和绸儿住一屋吧!”

“这怎么成呢,男……”中年大叔急忙打住,大概他也听说过他的太监身份。

能感觉出来,绸儿表妹对他很亲切。小太监是经过风雨的人,他能看得出来,那种亲切是女人对女人的亲切,甚或是亲情之间的眷顾,对他则丝毫没有异性的憧憬好奇或者向往,在她心目中她已经认定他是个不男不女的中性人了。

钻进红绸儿的被窝之后,小太监不经意地问:

“表妹,我只记得你的乳名叫绸儿,你的大名叫啥?”

绸儿幽幽地说:“爹死后我随了母姓,我叫潘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