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亲姑母暗起杀心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八章 亲姑母暗起杀心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候还早,小太监要吹灯睡觉,绸儿不肯,说:“表哥,不急着吹灯,咱俩亮着灯说会儿话。”

小太监说:“那也行。”

“表哥,你叫什么名字?”潘金莲问。

“我叫潘又安。”

“这么说咱俩成一姓了?”

“你没听人家说,姑表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吗?”小太监敷衍道。

“我听我娘说,好像咱们本不是一家,我娘说舅舅是姥爷花钱买来的。”乡里女孩毕竟见识浅些,该说的也说不该说的也说。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啊?”小太监故意装糊涂,其实他早就清楚了。

“表哥,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答应不答应?”绸儿似乎有难言之隐,说这话的时候她用被角盖住半边脸庞。

“你不说什么事叫我怎么答应啊?”小太监睡在一个女人身边,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反正你也不是男人了,我说了也不怕你笑话。”

“是啊,你既然知道我不是男人了,还怕什么?”小太监说是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别的事。

“表哥,我快要结婚了。”绸儿说。

“那好啊,那是好事呀!明天我给你块银子,你拿去办嫁妆。”

“表哥,我不要你的钱,晚间你已经给他们好多了,我怎么好意思再要?再说你的钱来的也不容易,我和说的是另一回事。”

“什么事你说吧,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小太监轻描淡写的说。

“我的那个破了,怕人家认出来,你帮我出个主意。”绸儿说完羞得满面通红,忙用被子遮住脸。

小太监想问是谁搞坏的,但又开不了口,借着话题说:“这事很简单。”

“你还说简单,人家都愁死了。”绸儿在被筒里说。

小太监有条不紊地说:“你准备两条相同的白布单,一条上面染上一块血迹,另一条是干净的。头天晚上你把那条干净的当着新郎的面拿出来铺到床上,另一条则放在顺手的地方,行完事后男人一般都会即刻呼呼大睡的,你趁机换了布单。就这么简单,你觉得行吗?”

绸儿认真地听完,猛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欢天喜地地说:“哥,你真行!你哪里得来的这么好的办法,一个大男人!”

小太监笑道:“你刚才说我不是男人,这阵又叫我大男人?”

绸儿含羞说:“哥,让我看看你那地方行吗,看让那些人割成什么样子了?”

“绸儿,不看也罢!”小太监制止道。

“我就看一眼。”绸儿固执的说。

“看了你会后悔的,肯定让你吓个半死。”小太监威协说。

“又不是个老虎,还能吃了我?”绸儿执意要看。

“吃倒不会吃的,咬你一口倒有可能。”小太监故意装得神神秘秘。

绸儿笑道:“咬就咬吧,不知它嘴有多大?”

小太监有点不好意思,说:“好妹妹,别看了,就让你摸一摸吧!”

绸儿不让步,笑嗔道:“摸有什么意思,光皮拉胯的,能摸出什么名堂?不摸,就看!”

小太监犹豫了片刻,磨磨蹭蹭掀开被子。

绸儿看他不情愿的样子,口里说着“一个破太监有什么希罕的,我就不信皇上能看得我就看不得?”一把拽开小太监的内裤,顿时惊呆了,异声叫道:

“我的天,哥原来是个假太监!”

那边屋里,姑妈和她后嫁的男人也没睡觉。

小太监的突然出现,给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带来了不同的异乎寻常的感觉。尤其是先让老妇人着实吃了一大惊:这个小太监,他回来干什么来了?告老还乡还年轻了点。回家省亲又不像,莫非是变卖房产来了?也不可能,看样子他不缺钱花,一进门就扔下一大堆金子银子。那他是干什么来了,老太太琢磨了半下午也没理出个头绪。

男人喝了点酒,眼睛有些发困,想早点上炕,刚要脱衣裳,猛想起一件事,说:

“我白天出去买肉沽酒,听人吵吵说安子好像是从宫里逃出来的,说谁要报官可以得一大笔赏钱的。”

“真有这么回事?”姑妈讶异道。

“都这么说,真假说不准,官府的文书也没人见过,老百姓能知道那么详细?”男人嘟囔道。

“怪不得呢!”姑妈自言自语说。

“要不咱明天一早到县衙门打听打听?”男人问。

“放你娘的狗屁!县府把人带走了,有你我的什么好处?”老婆斥道。

“不是说有赏钱吗?”

“官府的话你也信?到时候官家一来把人先抓走了,东西也带走了,我们还不是落个人财两空。”老妇人历来就是个有见识的人。

“那按你的意思呢?”男人一向是听老婆的。

“你估计他带的有多少钱?”姑妈小声问。

“我看不老少。”男人走到门口,从门缝里往外瞅了瞅,回过身来又说,“我看了,俩马镫子都是金的,没准马鞍子也是银子打的。马褡里看不清楚,我掂了一下,挺沉的。”

“好了,那你就按我的意思办!”姑妈胸有成竹的说。

“怎么办?”男人不解。

“你过来。”妇人摆摆手。

男人伸长耳朵,女人如此这般交待了一番。

“不行不行,那不是把绸儿也连累进去了吗?”男人摇头说。

“我是亲妈我都舍得,你有什么放不下?舍不得娃娃套不住狼嘛,亏你还是个男子汉!你和绸儿那点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说就是了。绸儿早晚还不得嫁人,她能和你过一辈子?有了这大把金子银子,咱们后半生啥没有?你这个死没脑筋的!”

“行行,我听你的,我听你的还不行吗?”男人小声哀告说。

“你先上床歪一会儿,养足精神,咱们后半夜动手!”

男人点点头,说:“行,你说了算我依你,反正我也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