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鸟儿飞走了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六章 鸟儿飞走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太监**,也算是天下奇闻。

小太监被薛涛折腾了小半个晚上,好不容易才逮住这个机会,岂能再有失?他不但要试试薛涛有没有这方面的技巧,更要验证一下她是不是真女子。他都给红绸儿教过调包换红骗新郎的把戏了,薛涛即便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也断不会瞒过他的眼睛。

薛涛既不格格笑,也不掩面羞,只是红着脸儿任凭小太监姿意摆布。头前刚进屋时那一副仕女像的尊严早已不在,在*客面前炫耀自己的才华此时也毫无用处。这大概就是*子店里的规矩,客人付了钱就买到了一切行使的权利,他想怎么样就可以无所顾忌。小姐一旦反抗甚至挣扎,坏了客人的兴致,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小太监轻轻一试,(以下删去八十字)。小太监欣然道:

“娘子,你出污泥而不染,小生实实佩服了。”

“郎君,我不怪你,想想在这种场合,娶一个像我这样的媳妇回家,什么人不担惊受怕?”薛涛凄然一笑说。

小太监差一点没有落下泪来,突觉自己实在有些过分,这个红尘女子,天天与狼为伍,时刻提防,稍有不慎即遭玷污,从十三四岁开始便进入红场,是多么的不易。自己对待人家,从进屋那时就没安过好心,而且还小瞧人家三分。*院里的女人,虽然看似有花花的银子流入,有谁曾想到这些女人是拿什么挣的钱?想到这里,小太监一骨碌翻身爬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娘子,快快穿衣起来,潘某有话和你认真叙谈。”

薛涛姑娘这一惊非同小可,以为小太监要变卦,心里一急,眼中溢出泪来,哽咽道:

“郎君,莫非为妻甚事做的不周,让你动怒了?我敢对天发誓,在你之前,确实未有一人动过我一次手指头的。”

小太监哈哈笑道:“娘子误解了我的意思了,在这之前我对娘子心存芥蒂,以为娘子混迹于酒红灯绿之所,必是进了染缸一般,浑身哪有一丝干净的地方?未料娘子却是洁身自爱、一尘不染的,小生却还疑心疑鬼,压根就把娘子没有当作一个好人。错全在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来来来,娘子起来,重摆一桌酒宴,我和娘子祭拜天地,从今之后和娘子义结同心,白头偕老,倘若有负娘子,如猪狗一般,不得好死善终!”

听了小太监这一席话,薛涛姑娘刚才还只是哽咽,此时竟泪雨滂沱,浑身抽搐不止。只见她也翻身下地,不顾衣衫不整,匍匐于地板上,双手搂住小太监的腿脚,泣道:

“郎君,我这些年过得好苦啊!今日得见郎君,终身有靠,实奈我三生有幸,虽死无憾了。”

小太监急忙轻轻把姑娘从地下抱起,款款放回到床上,替她盖上被褥,笑嗔道:

“娘子这是为何?当心着了凉。你我都是苦艾儿,从小失了爹娘的,说老天爷不公也公,不是又安排我俩终于相聚到一起了吗?”

薛涛抹抹眼泪,破啼为笑说:“郎君说得极是,小女天天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今后心中有了郎君,再也不孤单了。”

“可是你还要等我五年的呀!”

“五年才有多长嘛?郎君放心地去做你的事,妾痴心在家等你就是。”

“你快穿衣下床办刚才我给你说的事呀!”小太监催促道。

“我不,我和你先办咱俩的事,办完以后怎样都好成。”薛涛执拗说。

“行,我听你的。”小太监脱了衣服又重新回到床上。

这一番,自然又比前番大不同,正是:

(以下删去两百字)。

知情知义的薛涛见丈夫已进入甜蜜的梦乡,静静地依偎在他的胸前,拿一只小手帕儿把小太监额头上溢出的汗珠儿擦拭干净。小太监猛地从梦中惊醒,揉揉眼睛说:

“不行,我该走了!”

“天还没亮呢,等天亮了再走。你太累了,再睡一会儿吧!”薛涛姑娘劝道。

“天亮了也许有人把这个院子围得已经水泄不通了。”小太监笑笑说,“你放心吧娘子,他们永远都抓不住我的。”

“我送送你。”薛涛说罢就要起身下地。

“不要了,我一个人出去目标小些,再说我也不欠店钱,门口不会拦挡的。”小太监强按住薛涛的身子,不让她起来。

“我舍不得你走。”薛涛撒娇说。

小太监吻了口爱妻,笑说:“说好了,五年。大丈夫没有事业,哪有老婆?明天我让老胡派人把剩下的银子送来。”

“噢对,明天我给姨妈交够了赎金,就搬回老家去住了,咱们老家是……。妾在老家等你,你可记住了,郎君?”薛涛姑娘坚持披衣下床为郎送行。

小太监挥挥手,一阵风似地消失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