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小太监驱狼救牧人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章 小太监驱狼救牧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骑马往北,屈指算来,皇太后给他准了三个月的假期,如今已是两月有余,而他的乌儿苏丹至今则音讯皆无。耽误了归期太后虽不至于责备他,然而他是个守信的人,说三月说三月,一天也不好拖延。如到那时还找不到乌儿苏丹怎么办?他在那边也是说了话的,也是说好五年的期限。那年是秋月,时下又中秋,按说正是赴约的时机。奈何他,一路走来,追的追,截的截,艳遇不断,新媳妇倒是找了不老少,老媳妇却是影儿也无。小太监这样想罢,不由挥动马鞭,催马急行。

十月的草原,天蓝云淡,秋高气爽。时有凉风习习,拂面而过,眼前一片湛青碧绿。百灵鸟不在此处鸣唱,觅食的苍鹰也不知去了哪儿?除了偶尔蹿出地面的几只野免,这里几无声息。只有那高挂在空中的红日,目不斜视地观赏着这片土地。

小太监迷了方向,他甚至不辨东西,找人问路又无人可找,只得信马由缰,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老马仿佛识途,似乎是又回到它曾经来过的地方。不用人驱使,它自己便顺着当年那条已不辩轨迹的小路,蹄声得得,马儿欢快地奔驰在渺无人迹的大草原上。

突然,小太监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团暮蔼,凭直觉那不是天色的变化和云团的凝聚,那里必定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过去打仗的时候常常有这样的情形。小太监不假思索,准备过去看个究竟。他不是好奇,也不是为了图热闹,在这荒无人烟的浩瀚草滩上能遇到个同类不管他是好人坏人,总比一个人迷了路,天黑前走不到有人家的地方,喂了野兽要好许多。

小太监马快,他的马这阵因为主人没有着急赶路也使它偷机取巧轻摇碎步养足了精神。因此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小太监就已到了出事地点。小太监抬眼一瞧,立时便惊呆了:一群狼正在袭击一群羊。牧羊人为了保护他的畜群,正在和群狼血战在一起。小太监约摸数了数,狼大概有七八只,牧羊人则是单人独马,还有两只高大的牧羊狗,羊的只数虽然数不胜数,但它们充其量只是任狼撕咬的食品,可移动的植物,算不得数的。面对这血腥场面,大群的羊只为了怕耽搁吃草的功夫,它们看都懒得看一眼,仿佛主人和狼其实都是刽子手,一个现杀一个晚杀,用不着为他们的胜负操那份闲心,有那功夫还不如多啃几口青草。

小太监迅速地对眼前格局做了一番简单的判断:这群狼的首选目标当然是羊,因为它们已经咬伤了一只,与此同时,牧羊人的箭矢也射向狼群,一只狼中箭倒地,两只狗围着这匹受伤的狼正在狗假人威地狂吠不止。按道理说这两只凶猛的大狗应该协助它们的主人御敌,可是最终它们却选择了去对付这匹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伤狼。大概它们是想攻击敌人的薄弱环节,取得突破之后再去看看主人那边的战况发展。

狗主人已经是双拳难抵四手(爪),狼群已经舍下它们的伤兵于不顾,留待那两只蠢猪般的笨狗去耀武扬威,而它们自己则集中优势兵力,合力向牧羊人发出致命的攻击。

牧羊人左手执弓,右手拿一把短刀,疯狂地双手胡乱舞蹈着。两只狼正面佯攻,以便吸引牧羊人的视线,两只狼伏在地上大口喘气,大概是想做短暂的休整。一只狼钻进马肚子下面妄图咬住马的那物,寻找了半天没找着,原来是匹骒马。一只狼蹿上马背,正当就要咬住牧羊人的脖颈之时。小太监“嗖”的发出一箭,不偏不倚,正中那只狼的耳朵。

恶狼怪叫一声,从马背上一头栽了下来,狼群立刻大乱。小太监大吼一声,勾魂枪神出鬼没,一只狼的肠子刹时便被勾了出来。两狗一见,顿时来了精神,舍下那只伤狼,远远帮着小太监往外拉狼肠子。

七只狼留下两副尸首,一个伤员,其余的落荒而逃。

牧羊人从马背上跳下来,当头跪倒在小太监脚下,泣谢道:

“多谢壮士救命之恩,小子无以为报,你从羊群里挑一只羊去吧!”

小太监亦下马扶起牧羊人,笑道:“不过举手之劳,何以言谢?我倒是有个问题请教,狼要吃羊,随它吃几只去,你为何舍命相博?”

牧羊人道:“壮士有所不知,真要像你说的那样,七只狼有两只羊足可填饱肚子。但是狼心贪婪,怕是有一百只也不够它们祸害哩!”

“它们能吃了那许多?”小太监不解。

“哪里是吃啊?”牧羊人解释说,“它们见了这么容易得到的猎物,就不吃了。”

“不吃干嘛?”小太监越发纳闷。

“喝血!它们是见一个放倒吸干了血再去放第二只,只到喝饱为止。大哥你想想,一个狼少说不喝它十来只狼的血吗?”

小太监笑骂道:“这群贪得无厌的家伙!它们每天都来找你的麻烦吗?”

“每天都来还得了?今天不知怎么了,这群狼好像受了猎人的攻击,跟疯了一般,大概是好多天没功夫狩猎找到食物了。”

“猎人?你们这儿有猎人吗?”小太监问。

“我们这儿的牧民一般不打猎,打猎的多半是单于府上的人。”

“单于,这么说这儿是北国了?你们的单于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我们的单于是个女人,叫乌儿苏丹。”牧羊人说。

“乌儿苏丹?”小太监惊呼。

“你认识我们的女单于王?”牧羊人讶异。

“认识一点。”小太监说,“你能帮我找到你们的女单于吗?”

牧羊人摇摇头,说:“王府里我进不去,不过我可以你领到王府门口。到时你可别说是我领你去的,你也别说狼伤了羊的事。”

“狼咬死了羊,为什么不敢说?这不是你家的羊吗?”

“不是,这全是王府里的羊。”

小太监没有再吱声。

牧羊人又说:“路还远着哩,今夜你在我的放牧点先住一宿,明天我找人替我一天,我带你去单于府。”

小太监和牧羊人把三只死狼搭在马背上,正赶着羊群往回走哩,忽然迎面来了一支队伍,人人荷枪执弓,马鞍桥上还挂了不少猎物。为头一个女的,她一眼就认出了小太监,还未等小太监反映过来,只听那女头儿指着他厉声喝道:

“赶快替我拿下那个狗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