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番邦女欲杀小太监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八章 番邦女欲杀小太监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莫名其妙地被七八个人上来五花大绑、蒙上眼睛,架到马上带走。他起初想反抗,因是事出突然,二是他以为到了番区王书贵的人手断不会深入到这么远,所以压根就丧失了警惕。另外那个女子黑纱遮住的半边面孔他没十分看清楚声音却极像乌儿苏丹,但又不是很肯定。不过他想,既然已到番地,他的乌儿苏丹又当了单于王,他更没必要担心了。到时候一报乌儿苏丹的大名,哪位爷不老老实实地把他送到王府。

他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他也不知抓他的是什么人。到了驻地之后,有人把他从马上拉下来,又架到一间屋子里,这才取掉蒙布松开绑绳。

小太监睁眼一看,牧羊人怎么也在跟前?他嘿嘿一笑说:

“伙计,这是哪儿啊?”

牧羊人苦丧着脸说:“你还说你认识我们的女单于呢,叫人抓你的人正是她。我也跟着你受连累,也让捆来了,看样子是活不成了。”

乌儿苏丹!乌儿苏丹为何要杀他?小太监百思不得其解。莫非是嫌他来晚了?这不可能。或者打听到他在外面找了不少老婆,因而醋意大发,牵怒于他,也不像。小太监找了不少乌儿苏丹抓他杀他的原理由,一个一个提出,又一个一个被自己否定,他真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的感觉。小太监甚至后悔来这一趟,他一路辛苦忍饥挨饿不说,还几次三番遭遇王丞相的暗算,差点丢了性命。那时就是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找到乌儿苏丹,回到他最亲近的人身边,把这五年的思恋好好倾诉一遍,没料到最终落到这种结局。

“你们单于王成亲了吗?”小太监问牧羊人。

“你这个问题问的怪,我也很难回答你。她是哪一天大婚的我确实不知道,但是她身边有无数的男人我清楚,至于哪一个是她男人我倒是没见过。可是她有一男一女俩小娃儿这是部落里的人都知道的,你认为她成婚了没呢?”牧羊人回答。

小太监这才恍然大悟,他终于找出原因:乌儿苏丹另嫁人了!如不然,生一个娃娃倒有可能,那么第二个呢?此时的小太监已经认定自己必死无疑,都说红颜薄命,原来红颜也要命啊!

牧羊人见他半天没吭声,又过来悄声问道:“兄弟,你想不想活命?”

小太监灵机一动,说:“鬼才不想活命哩?”

“你往那儿瞅,”牧羊人指给他看一个地方,接着又说,“那是一个风洞。这原来是一处羊圈,我在这儿圈过羊的,后来改成仓库,那个风洞封死了。你力气大,你先把我驮起来,我上去把那个洞捅开。我爬出去之后,再把你拉上去。”

小太监喜出望外,慌忙说:“好好,就这么办。”

牧羊人费了好大劲才小心翼翼地把那个洞口打开,小太监又一使劲,牧羊人站到他的肩上,两手用力扳住洞口,借着小太监在下面的托力,噌地翻了出去。

小太监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小声在下面喊道:“大哥,你快拉我上去呀!”

过了很长时间,屋项上再也没有一丝声息。小太监怒声骂道:

“原来才是个猪狗不如忘恩负义的畜牲,早知是这等货色,还不如早让喂了狼去!”

小太监试着往上蹿了几蹿,每回总差那么几寸。越跳越没力气,距离也越差越多,他只好放弃了从那个洞里钻出去的念头。他回过头来再仔细端详这间屋的“陈设”,除了一堆干草,别无它物。一阵阵膻臭味扑鼻而来,他为才想起这里曾经是圈羊的地方。通常牧人修羊舍,并不会考虑羊只会扒墙逃出,主要是防备吃羊的野物从外面破墙扒门而入,所以羊舍的坚固程度甚至超过人的住屋。小太监叹了口气,心想这个番婆女够狠毒的,置人于死地也就罢了,却还要把关进这样一样关羊的圈舍,臭也把人臭死了。

圈门咣啷一响,进来两个番兵,一人提着一桶热水,一人双手托着些洗涮用具。番兵斥道:

“喂,你这小子,我家单于吩咐,你自己洗涮干净了,回头送些吃食过来,吃饱喝足了,明天一早送你回家!”

“回家?”小太监心中一喜,暗忖:莫不是放我回去?看来这番女多少还记得些前情,她嫁她的男人做她的单于,我回去做我的太监,自此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是了。又一想不对,既是要让我回家,干嘛带个“送”字,我又不是不会走路?哦,对了,可能是要送我回西天老家吧!

小太监不及多想,有现成的热水先洗两把手脸再说,还有多余的水,索性脚也洗了。不多时饭菜上来,小太监也着实饿了,有肉有酒,他先来了个开怀畅饮。心里话,该死的娃娃X朝上,已经是已经了。没听人说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最终他还是死在花下,死在一个女人手里。小太监吃饱喝足,又给番兵要了一壶茶,往干草堆里一躺,竟睡着了。

刚睡下没多久,忽听门响,紧接着是那个叫乌儿苏丹的女人的说话声:

“去吧,你们都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小太监从草堆里爬起来,睁眼一瞧:羊舍里点亮了油灯,灯光下乌儿苏丹领着穿番装的两个小娃娃,看梳妆打扮俩娃娃是一男一女,年龄也就在四五岁之间,一个个头稍高些,一个个头稍矮些,模样倒极相仿。乌儿苏丹好半天呆呆地注视着他,左手领一个,右手领一个,和小娃娃一起他们仨人齐排排地站立在他面前。

小太监看乌儿苏身那副表情,不由冷笑一声,道:“要杀便杀,进来还怎地,莫非要演一出猫哭老鼠的戏不成?”

乌儿苏丹凄然道:“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小太监不以为然地说:“杀便杀了,知道也是死,不知道也是死,不如做个糊涂鬼的好。”

“不!”乌儿苏丹突然珠泪涟涟,哀声道,“我和这两个娃娃今夜陪你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