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风云小际会 图穷匕首见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一章 风云小际会 图穷匕首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乌突星和乌突盖乃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弟,他们和老单于本都是一个家族。兄弟乌突星见哥哥被杀,顿时眼中流血,肝胆生烟,舞动一对铜铸的大锤催马就要冲了上去。

正当此时,忽有一将马出阵前,众人举目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英武大将军,汉人韩天仁是也。

韩天仁起头并未入场,他只是远远地站在围栏外观察场内战况,战到五合之后他已断定乌突盖远非小太监的对手,正当他要进场解围出手相助之际,一转身马不见了。他四处寻找,原来自己的坐骑不知啥时候挣脱缰绳,独自跑到草坪吃草去了。他拢住马匹,整顿好武器再入场时,乌突盖的肠子已被拖了一地。他心想,如果乌突盖战太监不过,怕是番营中再无他的对手了。与其让小太监尽杀其余八将不如他及早出手,先除去这根眼中钉肉中剌,然后再打别的算盘。否则,八将一旦有失,他成了光杆司令,靠谁去争地盘?

韩将军祖籍河间府人氏,幼时便失去父母,他四处流浪,辗转到了北地。后被老狼主发现,见他眉清目秀,身材又强健,遂收为义子,请高人授他文武二艺。小韩在北地时间久了,逐渐发现番人重物轻人。老狼主在军中并无太高的威望,能力也不济,大家拥他为王只是因为他手中有把祖传的金刚宝剑,老老狼主生前曾经说过,得此剑者便得天下,不管他是番人汉人男人女人。

老狼主看他一身本事,模样也体面,有心招赘他为婿。奈何女儿不允,说是韩哥哥看人眼神不对,眼邪的人心术不正。小韩遭辞婚之羞,一怒之下,决定杀了老狼主,得到那把金刚宝剑,篡权谋位。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未料到天赐良机,老狼主被南军小太监射了一箭,最后又被乱马踏伤。韩天仁买通了王府御医,伤口上做了手脚,箭头上抹了毒药。

乌儿苏丹怀孕生子,瞒过了别人岂能瞒得了他韩天仁?他决意先杀小太监,之后再杀乌儿苏丹。杀小太监谈何容易?他身居大国深宫,别说派高手行剌,就是他这样的本事也入不了宫。后来他想,既是乌儿苏丹和那个太监有染,有道是吃惯的嘴,跑惯的腿,乌儿苏丹是天下难觅的美女子,小太监又是个好色之徒,他岂能会沾了便宜不再来?

韩天仁熬星星盼月亮,总算让他磨道里等来了驴。

狩猎队里就有韩天仁,乌儿苏丹喝叫拿下狗太监,他知道那是做样子的,他断定乌儿苏丹决不会杀了小太监。因而他派人撺弄那个放羊的人,让他鼓动小太监逃跑。然后他在羊舍周围密布伏兵,一旦有人出了那间屋子立即放箭,不留活口。放羊人刚从房顶一露头便被他的伏兵射杀,等到去验尸时,才知道是驴当马杀了。他懊悔莫及,大骂他的手下办事唐突,好米煮成夹生饭了。他本来还要派第二拨队伍去行剌小太监的,未料想那个发情的骡子乌儿苏丹和一对小杂种竟陪了那个野男人假太监整整一夜。

校场比武杀太监本是他的妙着,他想要当着乌儿苏丹的面干掉小太监,让这个婆娘亲眼看看她男人是如何惨死在他枪下的。之后他就立即发动兵变,攫取政权。谁料不知高低的乌突盖被女王的迷魂药欺骗,为了平分天下,他竟第一个跳出来喊叫去杀小太监。真是个傻B,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小太监那么好杀早死了八回了!乌突盖破坏了他的好计,让乌儿苏丹钻了空子,把他排到最后一名。

马挣脱缰绳的事,一辈子能有几回?偏偏这回就让他碰上了,而且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韩天仁打马进场,正是乌突盖落马、乌突星出手之际。韩天仁高叫道:

“乌突二将军稍息片刻,看我杀了这个狗贼,为乌突大将军报仇!”

小太监勒住马缰,举目观瞧来将,虽是番人打扮,面相却是汉人的面相,不用猜便知来者何人了。只见这将,面红耳赤,眉黑眼黛,鼻直口圆,方方正正一张国字脸,下颏少有几根胡须,看像貌也算是个美男子。小太监笑问:

“来者莫非韩将军乎?”

韩天仁用的也是一杆钢枪,将枪一抖,怒叱道:

“少废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拿了你的人头先去祭拜老王爷,然后再和找我家女王讨要她的半壁河山!”

小太监“呸”了一口,然后骂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汉人投番也非不可取,然而你谋了人家的女儿还要谋人家的江山,世人似你这般不要脸的,实属罕见。你的狗头长得稳不稳尚且难说,哪有闲功夫还来谋划我的人头?”

韩天仁大怒,骂道:“花言巧语只能博得女人欢心,战场上历来是凭功夫说话而不是靠嘴吃饭,这里不是你卖嘴的地方。有本事咱俩大战三百合,你若是怕了也可,滚下马来,给老子磕仨响头,叫我声爷爷,我便饶你不死,不过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阎王殿里找你鬼爷爷谈条件去吧!”小太监不屑道。

“我的条件就是让你脱了裤子叫众人瞧瞧,你裤裆里到底有货没货?若是无货时咱念你是个残疾人,理当饶你不死。若是有货,嗨,就别怪你爷爷这杆神枪了!”韩天仁讥笑道。

小太监笑回道:“这个简单,回家看你爷爷去,你爷爷有我就有,你爷爷没有我就没有。”

韩天仁大怒,道:“好一个油嘴滑舌的小太监,和你多说无益,看枪!”

小太监一枪拦住,嘻嘻笑说:“韩将军且息怒,有肉的包子不在揑的褶儿好看否,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阎王爷那儿又不缺你的位子,你慌什么?乌儿苏丹早已是我的老婆,你有本事也抢了去?”

小太监一席话,正敲在韩天仁的心痒处,不禁令他七窍生烟、两眼喷火,几乎没气个半死。他在北国,不算老大也是老二,老王爷在世时都让他三分,女单于更是畏他如虎,没成想让一个乳毛未干的假太监奚落得体无完肤?他一辈子看中的唯一女人就是乌儿苏丹,他发誓得不到女人就得江山。韩天仁本就是个急性子,此时更加怒发冲冠,气同斗牛,挥动他的丈八神枪,觑定小太监的紧要部位,分心便剌。小太监不敢怠慢,两个人战在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