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老醋装旧瓶 奉子才成婚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二章 老醋装旧瓶 奉子才成婚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按说,韩天仁日日在广袤的大草原上奔驰,骑马操练,又得高人授传,方练成盖世武功,技压群芳。而且又早有鸿鹄之志埋于胸,徐图大业才是他的本心,称霸北国大漠之意藏于怀,只是早晚罢了,温室中成长的小太监岂能与之相提并论?

然而,事情怕就怕在人不可有邪心恶念。韩天仁受老狼主搭救于逃难途中,把一个异族野种,视为亲生儿子一般,又是提携,又是请高人授艺,这是多大的恩德?韩天仁不思报效,先乘机谋害了老狼主的性命,后又为其女儿之事因妒成仇,反心日炽,定要夺剑称王。这样的恶人,人人得而诛之还嫌晚,恩将仇报、天怒人怨的一个败类,能成得了什么气候?

小太监潘又安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十年深宫,十年磨厉,他深知做人的艰辛,更知做太监的苦衷。他并未因自己侥幸没被阄割而沾沾自喜,盐从哪儿咸,糖从哪儿甜他心知肚明。皇太后的恩德他没齿不忘,他绝非是忘恩负义的势力小人。王丞相虎视眈眈,鹰瞵鹗视,他岂能不知?他在宫中,从未敢有半点的懈怠,和宫女嫔妃们T情,他只当是一项义务,一门工作,一种奉献,他并未认得太真,一百个女人当一个用好了。只有傻瓜才会死在女人的肚子上,一年的干粮一天吃完了,岂有不撑死的道理?他知道要成就一番事业,必须要有一副强健的体魄,正如师父所言,他的武功经他的刻苦磨炼,已日臻成熟,几近炉火纯青。再加上自己堂堂正正做人,不走歪门邪道,哪会怕了奸佞小人?

十数个回合之后,小太监的额上已渗出缕缕热汗,此时他方知世有高人。韩天仁那一支枪,比他快、比他猛、比他强,倘若再继续这样按招式出手,你来我去,他支持不了多久,定然会坏在姓韩的手下。为自己也为乌儿苏丹更为回朝复命剿灭王书贵一党,他不能死!他还有曹花枝、鲜爱莲、上官雪、薛涛姑娘等,如果他就此毙命,那几个可怜的丫头可就成了望门寡了。

小太监发起神威,忽然想起一招,这不是师父教的,也非是那本书上看来的,而是他自己悟出来的,叫作“回头望月”。这样想罢,小太监打马便走,韩天仁不舍,知道小太监已成强弩之末,谅他至多不过是黔驴之技,程咬金的三斧头,遂放心大胆地打马追去。

主宾席上就座的乌儿苏丹,此时已经无望地闭上眼睛。论武功她不及场上的这二位,论招招式式,她可不是外行,她早已看出潘郎不济,功夫虽然两人有得一比,但潘郎的体力不行。她不知道,小太监晓行夜宿,这两月多来,饮食不周,体力上自然会打些折扣。她想制止,传令罢战,但知道这样一是坏了武场上的规矩,二是两人正在酣战之中,一时如何制止得了?突见潘又安突然回身撤出,她立即预感到情况不妙,韩天仁一枪出去,潘郎后背上岂不着个大窟窿?乌儿苏丹不敢直视,但又不得不看,她以为这是看到她的潘郎最后一眼了。

跑着跑着,小太监突然勒马往旁边一闪,那马儿和小太监亦是有多年的交往,主人的心思它也是心领神会。人马一体,说停就停,猛地杀住,草地上竟蹬出四个深深的草窝儿。韩天仁未料到有这一手,再停马已是不及,竟唿溜溜从小太监侧身而过。小太监岂能放过这天赐良机,他的神枪早已守株待兔多时。小太监让过韩天仁的马头,照准他的脖子狠命剌去。韩天仁下意识地往旁一闪,小太监的枪尖走空。这一枪由于用力过猛,小太监几乎没有跌下马去,然而他是有备而来。待枪尖回收的时候,韩天仁就无回天之力了。小太监的枪头上镶有三根鱼勾,一旦挂住,休想挣脱。小太监猛用力往回一收,韩天仁的肩膀上就被“呲啦”勾下一大块肉来。肩膀连着脖子,喉咙带着气管,韩天仁喘气的家什没了,还能活命?他扑通从马上掉下来,仰面躺倒在地,两只眼睛还不住地直勾勾朝小太监翻白眼,满肚子不服气的样子,意思像是说:“这招不算,有种的再来!”可惜他起不来了。

其余八将,早就是韩天仁预先布置好了的,根本就没按规则办事,说好了看看不行就一齐出动,一鼓而击杀小太监。韩将军开局不错,小太监几无还手之力,没料到形式急转直下,只一瞬间,小太监就将韩将军斩于马下。本想以为韩将军会体体面面杀了小太监,大家风风光光地统统做个开国元老,这下傻了了眼!他们稍一合计,便一窝蜂地拥了上来。

八匹马,八员将,三十二条马腿,八般兵器十六只手,把个小太监团团围拢在垓心。

乌儿苏丹急了眼,忙命人鸣锣收兵罢战,大锣小锣敲坏了几个,校场上仍旧人喊马嘶,理都没人理会。乌儿苏丹想,这下完了,不是那八员将完了,而是她的夫婿小太监,一人再猛,如何斗得那许多人过?

等她再睁眼往校场里看时,“扑嗵”倒下一个,乌儿苏丹心里跟着“扑嗵”一声,又仔细一瞅,不是。“扑嗵”又是一个,乌儿苏丹再看还不是,她的心下稍安,总算少了两个。等数到第八个的时候,她也顾不得女王的身份和体面,腾身而起,直奔校场。小太监已经杀成血人,白袍变成了红袍。乌儿苏丹飞身一跃,跨上小太监的马背,紧紧和她的丈夫依偎在一起,两人合骑在一匹马上,绕场狂奔,欢呼雀跃。

这时候人们才如梦方醒,原来是女王请来了高手能人,帮她平息了一场叛乱。

乌儿苏丹当场宣布:全国放假三天,庆贺这场历史性的大胜利。

小太监回身笑道:“今晚还让我回馆驿去住吗?”

乌儿苏丹笑嗔道:“说什么话呀?今晚是咱俩的好日子,难道你不想入洞房?我这就派人去布置。”

小太监故意取笑说:“原来才是老醋装旧瓶,奉子才成婚呀!”

乌儿苏丹从小太监手里夺过马鞭,威胁道:“奉子,奉谁家之子?不要脸,亏你还说得出口?再耍贫嘴我可要用鞭子抽了。”

小太监夸张地双手抱头,乞求道:“不敢了娘子,再说又被关进羊圈里去了!”

乌儿苏丹格格笑着跳下马,又回转身把她的如意郎君扶下马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