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三章 一夜偿还五年情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三章 一夜偿还五年情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被几位番女拖进浴室去洗澡,他的白袍已经染成红袍,不可再用,一进门便被番女们硬拽下来扔进了垃圾筐里。她们还要帮小太监脱内衣,小太监不允,说你们能否回避一下。不是说小太监没见过世面,没见过女人,他是觉着到了这么个生地方,被几个素未平生的番家女子扒光了衣服,赤身裸体地暴露在她们面前像什么样子?仅管他有东西不怕人看,但那也不是展览品,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这几位番女自己倒好,穿着虽不严肃,但是该遮掩的也都遮掩住了,只露出了胳膊和大腿,脚上不过没穿鞋而已。

正在他们几个争执不休,女王进来了。乌儿苏丹一见夫婿面红耳赤的尴尬样子,忍不住“噗哧”掩嘴一笑,斥道:

“这算什么?还怕羞,亏你还是大地方来的。”说罢,女王回头吩咐道,“丫头们,先给我脱了,再脱王爷的。”

小太监又当上了“王爷”。

乌儿苏丹被扒成了一条鱼!一条最美最美的美人鱼!

小太监看自己的老婆眼神就自然得多了,他见乌儿苏丹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但身材仍旧那么苗条、舒展、光洁而富有弹性。**都有共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就像是一本书,封面虽然很相似,内容却是大相径庭的。看着看着,他忍不住自己的下身也跟着蠢蠢欲动起来,这个时候更不能让一帮女人脱了裤子露了馅。还是乌儿苏丹善解人意,适时地对那几个番女说:

“算了,你们出去吧,我来侍候王爷洗浴。啥时候叫你们,你们再进来。”

乌儿苏丹小心翼翼地为丈夫宽衣解带,当她扒下内裤的时候,她瞥见了小太监的那样物事。乌儿苏丹隐忍不住,猛俯下身……(以下删去一百五十六字-----作者注)。

“潘君,以后那里也不去了,你当单于王,我就是你的王后。”乌儿苏丹依偎在小太监的怀里呢喃道。“你娶几个王妃我都不管,反正我为正就是。”

小太监不愿破坏了爱妻的兴致,紧紧搂着乌儿苏丹的腰身,随口搭话说:

“好吧,就依你。不过,我当了你们的王,底下的老百姓愿意吗,他们要造反怎么办?我可是外族人。”

“造反的人都让你杀了,还有谁敢滋事?”

“还是把这个王位留给我们的小巴图吧!”

“他还小啊!怎能管了这么大一块地方?”

“小不会往大里长嘛,还有你扶助他嘛!”

“那你呢?”

“先不说这些了,我饿了,要吃饭。”

乌儿苏丹这才想起潘郎一天没吃饭了,赶快说:“我让她们把饭送到这儿来。”

“这儿?这儿什么地方?”小太监惊讶道。

“浴盆里呀!支一张桌子。”乌儿苏丹嫣然一笑。

“这这样吃饭?”

“不行吗?”

“行!”小太监猛地抱住爱妻亲了一口,笑道,“亏你想得出来,不妨咱就换一种情趣,换一种风格,老子也换换花样。”

乌儿苏丹拍了拍巴掌,小太监急忙制止,说:

“你等我穿件衣裳呀!”

“穿什么?就这样好,他们都在背后议论说我找了个太监,索性让他们看看,我男人差了啥了?”

使女进来,乌儿苏丹用番语给她们一一做了安排。

浴盆很大,足有半间房子大小,水深约两尺五、六,中间放一张大圆桌,四周地方仍旧很宽余。为了舒适,还为两位食客各放置了一张带靠背的小木凳。不一会儿桌子上摆满了酒壶酒具和各样珍羞美馔,一盆热腾腾的手抓羊肉放在正中间。一个丫头管调节水温,一个丫头负责斟酒添菜。

小太监**着身子开头觉着很有些狼狈,时间一久也就习以为常了。他早已饥肠辘辘,也顾不得体面,先撕了块羊腿,大块朵頣起来。

乌儿苏丹提醒说:“王爷,水中餐且不可吃得太饱,等会还有正餐呢!”

小太监摇摇头说:“好久没吃过这么好的饭了,你能让我吃个半饱?”

乌儿苏丹劝不住,只好由他,笑道:“看你那吃相,也不像个中原大国来的高官,一点风雅都没有。”

“像什么?”小太监放下羊腿,又去端酒杯。

“像个屠夫。”

“你说对了,我刚才杀了十匹狼呢!”

“潘郎,刚在比武场上,你没吓死我。”

“你怕什么?”

“我怕他们杀了你。”

“他们杀不了我。”

“为啥?他们可是人多呀!”

“因为你在我的心里。”

“我有那么伟大?”

“你是我的世界呀!”

“好,等会把你的世界还给你。”

“早点安歇算了。”小太监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不行,”乌儿苏丹正色说,“你不知道我这几年拖着两个娃娃是怎么过来的,再不能干麻袋里卖猫的事了。”

“那就快点。”

“你我说了都不算。”

外面的鞭炮响了,他们俩才匆匆从水月轩(这是小太监为他的小饭堂临时起的名)里爬起来穿衣打扮、梳头照影。

番家的婚礼,大概是受了汉人的影响,基本上也是大同小异。单于女王招亲,自然别又是一番风光。中午布置下去,到晚上办事时一切均已就绪。无非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张灯结彩、粉饰一新。

小太监和乌儿苏丹早已是生米煮成的熟饭,这一次不过是补办手续而已。人们到此时方才知道巴图和乌兰的亲爹是南朝的边关大帅,那个叫小太监的人,怪不得这几年双方无战事,原来是他们头儿们早就串通一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