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小太监化妆回朝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五章 小太监化妆回朝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傻皇上每天最讨厌的就是临朝议事,天不亮文武百官就早早站立两旁。小皇上但愿不要有事,他例行公事地刚要说“有事启奏无事散朝”时,突有黄门太监报告说,午朝门外有两人要求晋见,一个是太平县知县胡三,提有小太监潘又安的人头和御赐的匕首一把,请圣上过目。另一位是边关元帅孟浪派了一名老兵密报边关目前的态势。

皇帝一听说皇弟死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俩人是一块从小玩大的。这回他自己做了主,看都不往他母后那儿看一眼,就直接说“宣那个杀了朕弟的胡知县入朝受死。”

胡知县拎着那颗太监头和匕首一起进了朝堂,皇上的模样还没看清楚就匍匐在地,连呼万岁。

有执事太监递上那把小刀,皇上不看犹可,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这正是他赐于太监兄弟的那把宝刀。如今刀在人亡,叫他如何不伤心欲绝?

“大胆刁官,你因何杀了朕的太监兄弟?”皇上问。

王书贵开始还暗暗高兴,一听说太监让人杀了而且还带回那把刀子,顿时一块石头落了地。可一转眼的功夫,怎么这个傻皇上又问起小太监因何被杀。王丞相怕问出真相,急忙出班启奏道:

“我皇万岁,陛下日理万机,哪有功夫问这些绳头小事,不如把这狗官先押回大理寺审问,看他是因何杀了当朝大臣潘又安潘将军的?”

傻皇上半晌拿不定主意,背后的绳子更是拽得他心慌意乱。往常都是一条绳子拽一次,母后今天怎么啦,两条一块拽,他不乱了章法还怪。

胡知县抬头往上一瞅,忍不住就偷笑了,皇上莫非身上长虱子,怎么又摇又晃的?他知道一旦送到大理寺,他的小命也就一笔勾销了。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喊大叫道:

“皇上,我是奉旨办案,捉拿小太监的公文贴得到处都是,我这儿撕了一张,不信你看。”

正在这时,傻皇上背后的绳子又发力了。这回小皇上感觉很清楚,是两下,他不再犹豫,高声宣道:

“第二个、下一个。”

执事太监直着公鸭嗓子喊:“传边关来的信使入朝。”

边关老兵并不直接去见皇上,而是步履蹒跚地摇晃到王丞相的面前,摸摸王丞相的脸蛋拽拽他的胡须问道:

“老哥,今年多大了,你大还是我大?”

王书贵正要发作,忽听小皇上坐在台子上喊道:

“那个边关来的老头,有话快说,朕还要回宫着太监们给朕遛狗去哩!最近有人从外国搞了两条洋犬,挺逗的,那条公犬净他妈舔母狗的P股眼。人他妈吃豆豆就能生小孩,这狗比人费事,还要舔P股,还要P股对着P股,还要……”

边关老兵狠狠拽下一撮王书贵的胡子,小声恶骂道:“知道我是谁吗?你这个老贼,当心我要了你的狗命!”

王丞相立即夸张地歇斯底里大叫大嚷道:“鬼附魂了,鬼附魂了!小太监的鬼魂附到这个老兵身上了!”

傻皇上一听有这等奇事,甚觉希罕,朝堂礼仪也不顾了,遂解开绑在胳膊上的两条绳儿,擅自就下了龙椅。

众大臣一见皇上亲自走下龙位,甚是惊慌,纷纷跪倒在地。傻皇上不理,径直走到边关老兵面前问端详。边关老兵却坐在王书贵的背上,嘻嘻笑道:

“骑马久了,过一回骑驴的瘾。”

全朝上下,王书贵的人手居多,看着那个边关老头姿意欺凌老恩相,个个均是横眉冷目,奈何有皇上在那儿掌握局势,哪个敢上去多嘴多舌?

傻皇上不解,问那个老兵,说:“有鬼附魂是怎么回事?”

老兵起来,把脸上的胡须扯掉,摘下帽子擦擦眼睛,“扑嗵”跪倒在地,呼道:

“吾皇万岁,臣潘又安叩见皇上。”

小皇上大喜,道:“哎呀,朕的皇弟呀,皇兄想死你了。刚才那个王八蛋说是把你杀了,朕就想也杀了他为你出气。王丞相不让,非要搞到大理寺去。”

“就让他去大理寺吧!”小太监说。

“怎么,你也同意他去大理寺,原来你和王丞相是穿一条裤子啊!”

小太监不想解释,就说:“让他到大理寺,给他个官做。”

“什么官?”小皇上搂着小太监的脖子。

“当个正卿吧!”小太监早就给人家答应好的。

“行行,皇兄哥哥这就办。你俩认识呀,他杀了你,你还推荐他官做?”小皇上有小太监陪着在朝堂上也不寂寞、也不急于散朝了。

小太监知道皇哥哥的那些本事,说得太明白他反而更糊涂。所以就敷衍道:

“他本来是要杀我的,可是不小心杀错了。”

“这个人倒挺好玩,问问他敢不敢杀朕?他要敢杀朕,朕就让他做皇上。”小皇上拍拍胸脯说。

小皇上刚要着人拟旨,王书贵出班奏曰:

“不可。”

小皇上两条胳膊上没拴绳儿,没了主见,只好拿眼睛去瞅小太监。在他的心目中,满朝文武只有小太监是他们家里人,其他都是外人。小太监说:

“皇兄,别理他,你说了算。”

小皇上这才没再犹豫,真正做了一回主,刷了道圣旨令胡三去大理寺当了头儿。

当晚,胡三请客,小太监赴宴。胡三说:

“大哥,有你做靠山,我以后就官运亨通了。”

小太监说:“也别说,我头上的这个吃饭家什也不是很结实,稍不小心就有瓜熟蒂落的危险。这回你救了我一命,我保你做大官,但要从长远考虑,我保不了你永远,以后的路还得靠你自己去走。不过有一条,凡是我给你送来的人,你得多照应点。”

胡三是多聪明的人,一听就说:“大哥,我事事依你。”

小太监和胡三喝了半宿酒,故意磨蹭到很晚才回到后宫他的潘公(公)府里。有门官告曰:“府里有许多贴子请王爷,说是有什么重要事体要和你连夜处置。”

小太监不屑地说:“明天吧!打探一下,看太后那儿休息了没,如没安歇,我去给她老人家请个安。”

“安儿啊,你如今架子大了,出趟远门回来,还得我来看你。”

小太监回头一看,是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