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 后宫风云乍起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六章 后宫风云乍起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就要俯地磕头,太后拦住说:

“你这孩子,说了几回了,咱娘俩就免了那些繁文缛节,不在大众场合,不兴磕头,你总是不听。”

小太监说:“仨月没见娘了,见了娘磕个头也算尽尽孝心。”

太后扶起小太监,帮他打打身上的土(其实没有土),埋怨道:

“早间在朝堂上就看你又黑又瘦,出门在外不知道好好保养自己的身子,看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娘,”小太监说,“不出门不知道,一出门吓一跳。咱皇家的江山如不及早收拾,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改弦易辙了。”

“安儿又听到什么了?”皇太后坐在软墩上,一只手托着小太监的右手,另一只在他手心里轻轻摩挲着。似乎像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实是在用心听着哩。

小太监从怀里掏出一张揉皱的皇家公文纸,那上面有通辑他的文字和图像,上面注明是钦犯潘又安。

“知道是谁干的吗?”皇太后问道。

“娘明明知道,还要问我。”小太监俯在太后的膝上。

“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太后又问。

“我要钦差各地,把他的党羽一扫而光。”

“刚回来又要出门?又要让娘担心受怕一阵子?”

“长疼不如短疼,小不治会酿成大疾。”

“行,娘依你。你这次回来准备住多久?”

“三五天吧,过三五天,娘给皇兄安顿好,命我到各地巡抚督查,名义上是体察民情,实则是铲除乱党。”

“这回要多带些人去,免得发生不测,跟前一个帮手都没有。”

“不要,人多了是累赘。我就一把剑、一杆枪、一匹马。不过这回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啥样东西?”

“专门给我铸制一枚皇命钦差印。”

“这个好办。”皇太后不舍,叹口气说,“我就是为你的安全扰心,你倘若有个三长两短,安儿你都看见了,江山社稷改名换姓不说,我和你皇兄的头颅也早已搬家多时了。我老是想,要这一大片版图有啥用,谁愿意就拿去,谁希罕呀?可是不行,自古以来,没有一个禅位的帝宙得善终。逼到老虎背上,不骑都不由你,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说完,皇太监竟落下几滴热泪。泪水滴到小太监的头上,脸上,他的心里不由升腾起一股豪气。他从小没了爹娘,太后对他恩重如山,他若不报此恩,与禽兽何异?韩天仁那样的败类世上有几个?

太后说:“安儿,时候不早了,你也早早安歇罢!你走后宫里又出了不少乱事,不是娘没本事处理,而是根本就无从下手,你是宫里唯一的男人,有好些事等你料理哩,娘把这份权力赐于你,你便宜行事吧!”

小太监执意道:“娘,今夜就宿在儿的宫中吧,让儿好好侍候娘一晚。”

太后笑嗔道:“儿啊,自此之后咱俩只保持母子情份,其他一切皆无。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事,娘不耽误你了。”

小太监一直把太后扶到凤辇里坐下,直到大轿去了碧霞宫好久,他才折返身。

把一个男人变成太监,是一种制度。小太监的觉悟尚未那么高,由于受到时代的局限,他不可能会把这个问题提到人性和人权的高度来认识。他只知道是皇太后保住了他的男人本来就有的特性,否则他将会变成另外一种没有思想、没有志趣、活如行尸走肉的阴阳人。他要报答太后,即便是搭上自己的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潘公府里一大沓子贴子等待他去阅览批复或者回文,姹、紫、嫣、红四个丫头无权也不敢翻阅他的私人信件,这些事必须他自己亲自处理。

信件里无非是表达对他的思念和恋情,他走后的这一段时间,偌大一座皇宫又成了一个最典型的女儿国。那些女人无处发泄对男人的渴求,只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假太监的身上。小太监暗暗揣测,这种状况如果继续延续下去,后宫必乱。有些东西可以用杀头来制止,有些则不行。他不知在哪儿听到一个传说,说是有一个地方按乡规民俗实行凡男女犯通奸之事,一律绑到梯子上坠深渊。族长以为如此这般一定会民风一新,人心向善,男盗女娼之事定然绝迹,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长梯坠河之事年年都有发生……

小太监不是救世主,更不可能有通天的本领把这些可怜的女人统统带入极乐世界。而他现在却有负罪的感觉,他原先在这些女人身上的一切作为,仿佛都是亵渎,因而他想改邪归正,不再重复那些污秽的工作,他的心里只有乌儿苏丹、曹花枝、鲜爱莲、上官雪和薛涛。他要对得起这些可亲可爱的人,就要从今之后洁身自好。那这些如饥似渴的女人又怎么办?太后让他便宜行事,他莫非还要一一趴到她们的身上?把自己当作工具来供她们使用?这样一想他就恶心。他并未觉得自己沾了多大便宜,反而认为自己玷污了自己。人毕竟不同于四条腿行走的动物,自己把自己当配种的种马,能高尚到哪儿去?

一个念头在他内心里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皇宫不是他的家,等到事情办捋顺之后,他将义无返顾地离开这儿。

小太监辗转反侧,通霄达旦,突然他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招聘一批人、一批男人、一批未婚的男人,在后宫里做事。民间里可以有男女在一起干活,皇宫里为什么就不可以?宫女们有许多银子花不出去,直到老死宫中,那些银子还紧紧地攥在她们的手心里。即便是和她们一起陪葬于地下,阎王爷那儿也是不收银子的。

小太监刚刚把自己放倒在软榻上,突听为他服务的太监进来报告:皇后娘娘前来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