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王皇后讨了便宜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七章 王皇后讨了便宜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按惯例今天不早朝,皇家也实行大礼拜。大家都是人,人又不是机器,累病了找谁说去?况且都是日理万机的领袖级或者是举足轻重的股肱级人物,才要劳逸结合,更不能积劳成疾,否则伤了国家元气一时半会难以弥补的呀!小太监好不容易逮住机会睡会儿懒觉,没料想让王诗媚这个臭婆娘给堵到被窝里。小太监极不情愿地摸索着穿衣服,像他这个级别的官员一般是不需自己穿衣打扮的,但他不喜欢劳动别人,所以向来都是以自力更生为主。

王诗媚不等说请自己就进来了,看见小太监正在穿衣服,便嘻嘻笑道:

“公公大人,何必这么着急起来,莫非是我打扰了你的美梦不成?算了,索性我陪你再睡一会得了,反正今天也不上朝。”

王皇后说罢,竟和衣上床,和小太监并排躺在一起。

小太监真有些哭笑不得。一方面他觉得王诗媚这个女人恶心,一方面又觉着这个女人可怜。事情也怪他,当时为了取悦于这个女人,把自己当作礼品送给了她。真真确确地说,他和王诗媚总共没有超过三次那样的关系,一次比一次让他乏味,一次比一次让他感到无趣。可是这个女人却是欲壑难平,总想一门心思一个人独占了他。小太监才不会上她的当呢,如果那样,他不就成了百分百的工具了。小太监昼行夜出,从未有固定的行动模式,王诗媚综然有的是时间,也难以套住他。她虽贵为皇后,也不敢敲锣打鼓地满后宫喊叫着找太监呀!

今天好,他刚从外地回来,夜里有心事又没休息好,碰上个周末,正想好好睡一觉,这回让这个**人如愿以偿了。说老实话,王诗媚是否他的亲姑姑直到如今小太监也如在雾里。他爹去世时只是笼统地一说,他爷爷在朝中为官,至于官有多大,叫什么名字,或是爹爹没说,或是说了他没记住。这件事只有他和王书贵当面对质,他说出爹爹王敬堂的名字,看王书贵认不认识,只有这条唯一的出路,否则上哪里打听去?怀疑只管怀疑,没根没卯的事谁也说不准。

小太监见王诗媚赖在他的床上不起来,他能不知她的用意?不过这阵他没心情。他的软榻又很大,两个人并没占去多大地方,他往旁边一闪,让出一块地方,王诗媚高兴就让她独自一人躺着去。

见小太监半天不理她,皇后不悦,斥道:“太监头儿,干嘛不理哀家了?”

小太监反唇相讥道:“我这回出去,你爹爹有好多次几乎没要了我的命,叫我如何说你?”

王皇后这才明白小太监对她不热情的原因,肚子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遂安慰道:

“潘公公,我和爹爹已交待过数次,说你已是我的人了,他这个人怎么这样死脑筋,一直到如今还咬住死理不放?今日我把他再次召进宫来,好好安顿他一番就是了,保证以后再没事了。”

小太监心里一动,有心再把自己作为工具一次,这个念头刚一闪过,他的眼前立马出现了乌儿苏丹等人。他的那样事刚刚有点起色,随着他的情绪波坳,即刻飞快地缩了回去。

小太监想了想,说:“皇后娘娘,你还是回吧,这是大白天,没准哪个人撞进来,碰上又是事非。”

“敢,”王皇后横眉立眼道,“谁进来我就杀了他,不管他是你的人还是我的人。”

小太监暗暗叫苦:今天让这个女人给缠住了。她现在还有权势,她爹王书贵大权在握,她本人也掌着后宫的一半,好赖人家还是皇后。他即便能得罪得起,眼下也不是得罪人的时机。这样一想,他决定遂她一次。心里虽是允了,思想上仍旧结着疙瘩,仍旧不阴不阳的样子,冷讽热嘲说:

“你那样口气和我说话,叫我如何提起精神?男人不像女人,随时可以进入战斗状态的。”小太监把责任一骨脑儿推卸给王诗媚。

“好好,怪我,怪我还不行吗?”王皇后怒得快也喜得快,一时三刻又换了一副妩媚的笑脸。

这时候的王诗媚,俨然又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子,喜眉笑眼,花枝儿乱抖。在她脸上丝毫也看不到邪恶的痕迹,有的倒是给人一种即便是罂粟毒药也要亲尝一口的感觉,吃了那怕立刻去死!小太监此时已经完全无法按捺住胸中的**,他的*已经毫不保留地*****子,小太监说:

“以后不要叫我太监头儿好吗?”小太监在皇后面前说话,总觉着底气不足,似乎像矮了半截身子。

“你明明就是,还让我不叫,那我叫你什么?我倒想叫你皇上来者,可惜你没那福份!”

王皇后又恢复了頣指气使的尊者面目,似是开玩笑又非是开玩笑,脸上虽挂着几许笑容,语气中却充满了居高凌下的威严。

小太监这阵多么希望傻皇上或是太后娘娘此时露面把他解救出苦海,另一种声音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这两个人都不会来的。一个已经来过了,另一个最近迷上了一对发了情的外国洋狗。

王皇后见小太监情绪不佳,才又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口气硬了点,她换了副容颜,笑嘻嘻地说:

“别逗了,来,办咱俩的正事。”

说完,王诗媚把手伸向小太监的那个去处。小太监刚才只套了件外套,里面的衣服尚穿得不是很利落,被王皇后一把抓了个结实,娘娘的脸色立刻陡变,叫道:

“怎么,真太监了不成?”

“刚才已经到了临战状态了,又让你给吵回去了。我说了男人不像女人,你不信。”小太监嗫嚅道。

王皇后这才急忙撂下架子,先脱了自己的衣服,俯在小太监的身旁,又是****,又是****,好半天才。

小太监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激情,不是这个女人不美,也不是他哪儿出了毛病,他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但是他深深懂得,与其那样还不如不来,剁了**献神、出力不讨好的事他才不能做呢!不多半会,小太监被王皇后妖娆妩媚的身姿打动,禁不住精神亢奋,热火上升。他翻身起来,(以下删去一百八十三字---作者)。

王皇后没出府门就大呼小叫她的随从:“备辇,打道回宫了!”

小太监沮丧地窝在他的被窝筒里,他懊悔得真想自己掴自己俩耳瓜子,王诗媚得意地起走了,他却像是被人**了一般。他也喊叫来人,把刚刚使用过的被褥统统拿去给换了,他受不了皇后遗下的那种腥臊夹杂着各种花卉浸泡的味道。然后,他又捂上新换的被子,呼呼大睡了整整一个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