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王丞相遭遇板砖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八章 王丞相遭遇板砖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王书贵作梦也未料到小太监竟会化妆边关传递密件的老兵?他的人在城门四周已经做了周密的布署,一旦小太监进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剁了脑袋再说话。最后还是让他钻了空子,说归说,这一招也确非常人所料。枪换了,马换了,只有人没换。仅凭边关一纸文书,就让他单人独骑轻易地回到朝中,王书贵气了个半死,窝在床上躺了三天。

亦好亦坏的胡三步行到任(他倒是想走马,奈何无马),荣登大理寺正卿宝座。有道是乱世举酷吏,盛世用贤官。如今奸相当道,蒙蔽圣上,全国百姓除了应缴的那一份官税还要额外送一份给各地大小官员,七扣八扣,糠菜半年粮的日子都难以为济了。官逼民反,盗匪横行,加上天灾人祸,再如此下去,江河日下,大厦不倾在旦也要倾在夕了。

胡知县在太平县办了些坏事,也做了些好事,毁誉参半,算是五五开吧!胡三这人会算计,鬼精灵,朝堂上短短的一刻他就看出端倪,王丞相为一伙,小太监和皇上为一伙。各地州县只认丞相,不问皇上。他要投靠小太监也是要冒极大风险的,但是舍不得娃娃套不住狼,这个道理他懂。既然把他逼到小太监这条船上,他就要做好一个船伕的工作,否则船沉人亡大家都没好结果。胡知县决定死心塌地跟着小太监,他当即要做的事就是挖出那支隐藏在暗处的“捉监行署”。这些事头晚喝酒的时候小太监就和他做了交待,为头的人叫文世昌,是个书呆子,胆小怕事,抓起来一问,不用打,一吓唬,他爹干了些什么都交待得一清二楚了。

胡三这回进京没带家眷,时间久了身边没个女人长夜难熬,光靠自行处理,五个打一个总有些可惜不合算。他倒是想给他大哥小太监说说,如宫中有多余的好女子匀一个出来让他度过这段没老婆的日子,可是他没敢张口,想也是一瞬间的事。小太监手头女人再多,也不可能让他一个,世间让什么也没有让老婆的。

京城里有的是窑子店,胡三由于是初来乍到,不知哪家店好哪家店孬。干这种事又不能咨询部属,更无法找人打听,他只好独自一人摸到一家规模颇大的花楼。

婊子店的头儿老鸨看他像个人物,穿着又体面,知道是个舍得花钱的主,就笑嘻嘻地迎上来,说:

“公子啊,看样子就面熟,是老客吧?说说看,你想点哪一支花呀?”

“花谱拿来看看。”胡三伸手说。

“哪来的花谱呀,好花都在我脑子里记着哩!有梅、蓝、桃、梨、杏,还有菊、荷、芍药、牡丹,还有……”

“别还有啦!”胡三不耐烦的摆摆手,说,“拣主要的,说俩。”

“主要的就是春兰、夏荷、秋菊、冬梅。”

“行,就春兰吧!”

老鸨领胡三去春兰房间,正往前走,忽见俩丫头领一低头走路的老头从院里进来。胡三瞅着那老头眼熟,猛一想,对了,这不是王丞相吗?丞相也逛**院,这可是个希罕事。胡三私底下开过妓院,这方面他是行家,他知道但凡逛**院的有身份的人,都不愿暴露目标,看那老家伙勾头走路的样子,就知道他怕碰上熟人。老胡稍一琢磨,坏心眼子就出来了。

老婊子走了一截听着身后没动静,回头细一瞅时,那公子竟磨磨蹭蹭地跟在另一伙子的P股后头。她又折返回来,拍了胡三一巴掌,斥责道:

“你这个少年人,不办自己的正经事,跟在人家后面瞄什么?”

胡三急忙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放手里掂掂,怕有十两多重,咬咬牙递给老虔婆,往前指了指,说:

“那个老头是我爹,没料到老爷子也好这口,我得留下来照应照应,回去的路上天黑路滑,万一摔着碰着,医药费还不得从我口袋里出?这块银子妈妈你拿去做个茶钱吧!”

老鸨子双手接过银子,喜滋滋地说:“哪要这许多?哪要这许多?公子你请便就是。”

老胡猫在楼梯道里眼瞅着王丞相进了一间婊子屋,他前后四处瞅一瞅,他断定老王头身边带的没人,遂放心大胆地走到大门外,路边拣块半截砖头拎在手旦,找了个僻静处躲了起来。

过了大约不到一个时辰的样子,他见那间屋门打开了,里头走出个年轻丫头,丫头瞅了瞅没人,又往屋里挥挥手。王丞相别看有了些岁数,这阵却跟个兔子一样,出门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一溜小跑出了院门。

老胡在暗处候个正着,举起半截砖头迎头拍了过去。只听老丞相“啊呀”一声蹲在地下,胡三扔下砖头撒腿就跑。

过了一条半马路,老胡瞧见路边有一乘八抬大轿,除了轿夫,还有护兵,有人手里还提着大红灯笼,上写碗大的“王”字。不用猜测,他就知道这必是王府的差役没错。

胡三来了兴致,进到一家小酒馆,要了二两老白干,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碟酱牛肉,有滋有味地咂摸起来。

又过了大约多半个时辰,胡三才看见王书贵两手捂着头,步履蹒跚地走过来。家丁见状,急忙迎上去问是咋回事。老丞相摇摇头说:

“老眼昏花,碰墙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