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狗眼看人低
章节列表
第七十九章 狗眼看人低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胡三心里高兴,吃罢喝罢,抹抹嘴就要抬腿走路。店小二走过来,笑嘻嘻说:

“客官,你的酒钱?”

胡三摸遍全身,才知道就那一块银子,全撂到窑子店老鸨那儿了。他早算过,狎一回妓按他们太平县的市价,至多不过五两银子,当前行情这可是一头猪的价钱。这是京城,翻一倍两头猪钱足够了吧!因此他没带得许多,到那种地方,钱带多了总是不安全。不巧,为了对付仇人(他认为小太监的仇人也是他的仇人),把那么大一块银子丢到窑子店了,当时事急顾不得多想,更没功夫让老婊子找零,这下好了!胡三想了想,说:

“兄弟,要不这样,我刚才出门急忘了带钱,麻烦你跟我取一趟如何?”

小二不悦,揶揄道:“一钱银子还不到,几吊钱你让我去取,黑更半夜的,你这不是折腾人吗?”

“我给你加倍如何?路也不是很远,就在大理寺院里。”

“噢,弄半天你是衙门中人呀,吃官饭的更不能欺侮我们老百姓了!”小二的口气越来越硬,丝毫没有通融的余地。

“要不我给你打个条,明日一准送来。”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聪明的胡三也无计可施了。

“不行不行,我们又不认识你,谁知你是干啥的?”店小二鼓起嘴说。

店主听说这儿起了纠纷,匆匆从后堂赶了过来。

“什么事?”店主问。

“外地来的乡巴佬,吃饭不给钱。”小二问题回答的很简洁,不过话说得也清楚。

店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一对牛卵子眼,满脸络腮胡。头顶挽起个纂,中间插了一枚五寸多长的铁钉子。敞胸露怀,满脸横肉,样子很是凶恶。店主转过头来瞪着两只牛眼对胡三说:

“客官,吃饭拿钱,天经地义,这没什么商量。没钱就别来,我们这儿不兴吃白食。”

胡三堆起一张尴尬的笑脸,说:“我确实忘了带钱,要不派个兄弟给我去取也行。”

“取,几个屌钱值得跑一趟,没功夫!”店主翻起白眼仁子。

“哪咋办?”胡三总是觉着自己理短,说话也格外小心。

“看看你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拿一件出来,先放这儿,明天拿钱来赎。”

胡三原本有几样东西,因去那种地方怕有闪失,临时取下来搁屋里了。他只好说:

“店家,我实没有带得……”

“那好,身上的衣服脱一件,或是鞋子脱一只,这不算为难你吧?”店主的眼神里露出一丝奸笑。

“我是读书人,这成何体统?”胡三摇头说。

“呸!”店主一口浓痰啐到胡三脸上,骂道,“像你这种骗吃骗喝的猪狗,也配叫读书人?半夜三更出来闲逛的,除了偷盗就是嫖妓,没有一个是好货!你要脸我要钱,放下银子你走人,我犯不着和你争高论低!”

胡三抹了把脸,还要说话,被店主当胸一把拽住,厉声喝道:

“你脱还是我脱?”

胡三光棍不吃眼前亏,忙不迭地说:“我脱,我脱。”

“脱衣裳还是脱鞋?”

“脱了鞋子不好走路,还是脱衣裳吧!”

胡三只好光着脊背回衙门。幸亏这是在夜里,街面上人少,就这他已经颜面丧尽,堂堂一位四品大员竟被人扒光了衣裳赤身裸体地在京城大街上穿巷过市,读书人的文雅风度从何谈起?胡三边走边想,好在这不是太平县,他初来乍到熟人不多,先混过这一段路再说,回到衙里快把衣服换了,千万不要让下面的人看到。

眼看着就到了大理寺门口,路上虽是遇到几个过往行人,见他这般狼狈,先是驻足发笑,再其次无非指指点点,甚或疑他神经方面出了问题。胡三想大家都是萍水陌人,谁也不认识谁,不值得大惊小怪,所以也并不十分在意。他在不远处踌躇了半会,本可以叫开大门直接进院的,但是又怕门首的衙役们多嘴,最后决定还是逾墙而入。

胡三围着大理寺的院墙转悠了好几个周遭,实在是选不出个合适的地点攀登。后墙角上有一棵老槐树,爬到树上再往下跳,可能要方便许多。胡三无奈之下,只好登树。胡三的文章虽然算不得极品,但也可勉强凑数。至于说到攀爬树木,翻墙越脊的功夫,他连末流都算不上。胡三费尽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爬上那棵大槐树,正要往墙头上跳。忽见过来一路人马,大约十数人,大都拿得兵器在手。有一人打马直到树下,朝后喊道:

“文大人,有一人俯在树上,必是欲谋进院偷盗的窃贼。”

被称作文大人的看来是个头儿,他挥挥手,轻呼一声,说:“拿下!带回去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