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内宫一件蹊跷事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一章 内宫一件蹊跷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此时大街上已聚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胡三故意放大嗓门训斥道:“并非我有意为难于你,你开一家小饭馆起早睡晚操心操肺养家糊口也非易事。可当初我已经给你说了许多好话,一壶酒两样菜也折不了你多少本钱。如果我是骗你吃喝,我仗的什么?手无缚鸡之力,身后又无带的有人。买卖人讲的是和气生财,像你这样的霸道,能发财吗?”

店主一口一个“是”,头磕得地板咚咚响。

“你扒了我的衣服,我几乎丢了一条命你知道不?要不我还不会为这点鸡毛蒜皮子的小事来找你哩!”

“是是是。”店家这阵的舌头好歹算是顺过来了。

“是什么?你知道个球哇?老子还有大事要办哩,你要是让我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你知道会耽误多大的事?好了,我也不和你一般见识,我也不动你一根指头,你自赏十个耳光,并保证以后不再做恶事不扒人家的衣裳咱就算两清了。”

店里的小二哥端了把椅子恭恭敬敬放到胡三的P股底下。

未等胡三把话说完,那位店主立刻在自己的脸上开始扇耳瓜子,一口气扇了二三十个,胡三喊停了几次,他都没有住手。胡三站起来踹了他一脚,说:

“算了兄弟,省点力气吧。老子今天是来付账的,顺便教训你两句做人的本份,不和你说了。算算多少钱,给老子结清,免得说我赖你钱。”

“小人不敢,就算小人孝敬大人了。”店主佝偻着头说。

“谁要你孝敬?吃饭讨钱,天经地义,这是你说的。那天你若对老子客气点,老子一高兴,赏你几个字挂到墙上,够你小子吃喝一辈子的了。得了,钱你收下,把老子那件衣裳拿来,老子有事走人了。”

胡三的轿子走出好远,店主才从在地上爬起来,他红着脸捡起扔在地上的五吊钱,嘴里嘟囔了几句什么,随后尴尴尬尬地进了店。



平常老百姓娶老婆是为了生儿育女,居家过日子,皇上家娶亲,决非如此。

傻皇后虽然无能,老婆倒是娶了不少。除了皇后、皇妃,又册封了几个嫔妃、昭仪、婕妤,还有修仪、修容、容华、充华等等,不算美人,仅拜过堂的就不下百十人。傻皇上视拜天地为厌事,每到那天他必哭丧着脸,央求母后尽量缩短和减少许多不必要的礼仪。

儿子不喜欢女人也不需要女人,然而为了程序,为了面子和皇宫里的制度,母亲还是把一个又一个美若天仙的世间俏人儿送入到他的洞房。而不争气的儿子在每次拜完天地之后,总要悄悄地溜出去,或是躲到狗窝里,和他心爱的狗们搂抱着睡一晚。新郎倌跑了,宫女们却传出一个满宫皆惊的暴炸性消息:新娘要自杀!

知道内情的人当然会暗自嘲笑皇上的无用,不明底细的人还以为是皇上不知怎样了那个女人。

皇太后首先想到她的皇姐------让那位一直留在深宫的丽妃出面,帮她解决这道难题。

丽妃去了又回来,摇摇头对佟碧玉说:“皇妹,问题怕是比你我想象得要严重。”

佟碧玉说:“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丽妃说:“那丫头不说话,只是哭。”

“那也不能让她死在宫里呀!”太后说。

“不死在宫里还能死在何处?不管怎样也要等她死了以后才能抬出去呀,多少辈子留下的老规矩,活王妃是不能出深宫的。”丽妃回答。

“不行就让小安子去试试。”皇太后使出了她的杀手锏。

“这事和那事不是一回事。”丽妃鬼精灵,岂能悟不透太后的意思。

“小安子办法多,什么样的事能难住他?”佟碧玉相信自己的这张王牌。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丽妃摊摊手,突然想起什么,又说,“妹妹不是我说你,你对那小鬼头也太放纵了,你就不怕他有朝一日也谋划你的江山吗?”

“那是日后的事。”佟后苦笑笑说,“我以我心托明月,明月反而照沟渠,那我又能奈其何?姐姐你想,我们傻儿寡母,身单力薄,你说让我仰仗何人?朝中大臣倒是不少,个个皆是王阁老亲手扶持提拔的,我敢用哪个?小安子十岁那年进宫,我一直把他当作亲儿子一般待承,还不是为日后有个倚靠,他如再怀叵测之心,这世上就难有好人了?”

丽妃啜口香茗,轻叹一声,道:“说得也是,小安子人倒是精明,对你们母子也算是忠心可嘉。不说了,我是外人,说多了你又说我多嘴多舌,离间你们母子关系。”

“姐姐说哪里话?”佟后微嗔道,“你我之间,非止一日的关系,谁又不是不知谁的半斤八两,你还和我作假?我也是走投无路了不是,因此才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到这个小娃儿身上,倘若他日后造反,我们母子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儿。”

丽妃劝道:“既是如此,为何不早作打算?”

佟后笑道:“姐姐聪明一世,也难免糊涂一时。你不想,如不是小安子力挽狂澜,今日在此和你说话的早换成别人了。”

丽妃惊诧,道:“有那么严重?你们母子掌管天下,权倾四海,哪个不怕死的敢在老虎嘴上拔毛?”

佟后摇摇手,说:“姐姐久居深宫,对外面的世事知之甚少。姐姐有所不知,我虽为太后,儿也是九五之尊,但也不是说想杀谁就能杀谁。让你做几天太后,你啥都明白了。”

丽妃站起来说:“我的天,我可不想当什么太后。妹妹,今天的话,就算我没说,你知道我这张破嘴,没遮没拦的,你也别往心里去,走了。”

佟后把丽妃一直送到大门之外,瞅着她的轿子没影儿了,这才转回身。派一个大男人去处理新娘子寻死的事,她不是没顾虑,可是合宫中几千口子人,除了太监全是女人,她又能支望哪一个呢?佟后沉思片刻,最终还是让人把小太监请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