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几易其主的皇妃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二章 几易其主的皇妃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皇上既不爱江山也不爱美女,独宠他那一对爱犬。那只母犬肚子大了好久了,养狗的太监说生产也就在最近这一两日,傻皇上整天丢了魂似的,心思全在狗身上,他要亲眼目睹一下他的爱犬是如何生小狗的。所以那晚拜完花堂之后,他也没有扒在新娘的肚子上要豆豆吃,随便应酬了几句就赶紧瞅个空子,直接钻进了狗窝。他给他的狗盖了好大一间屋子,并请他的小太监兄弟题写了几个字“天犬之堂”,简称“天堂”。通过这段时间和狗的交往,他发现了许多问题,也增强了不少的聪明才智。他曾经设想过,等他的狗队伍发展壮大了,他再从中遴选几条勇猛强壮的恶犬带在身边,甚至上朝也带上,有些人无法处理的难题,狗就解决了,看谁再嚷嚷?

傻皇上常常突发奇想:为什么让他当皇上,还不如当个养狗太监呢?每天一大早就上朝,又没有多少事干,无非是闲磨牙,斗嘴聊天儿。如果每天不上朝,那该有多好呀!古来不愿上朝的帝王也不是他一个,殷纣、周幽、隋炀等等,可惜这些老兄都死了,要不找他们打听打听,讨些逃避上朝的良方。第二个令他烦恼的事儿就是拜堂,拜堂是好事啊?谁愿去谁去,他可是最烦这棕事了。他一个堂堂君王,被人拨弄来拨弄去,好像是傀儡一样,旁边站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过后还要陪她睡觉吃豆豆,真是无聊之极!有那会功夫,还不如和狗玩一会儿。

小太监受托去做新妃娘娘的“思想”工作。

小太监志存高远,他不愿把心思花在这些婆婆妈妈的事上,整天和一大帮子老娘们混在一起,有什么意思?他已经想好了,等这件事办完,他即刻启程去到各省府州县,王书贵的爪牙不除,国无宁日,他的项上人头也朝不保夕。

新妃娘娘叫春妮,年刚十八,是个妙龄女子,人又长得齐整,别说男人看见动心,就是女人见了也喜欢。有道是红颜薄命,薄命的红颜何止一人。

春妮生在农家,家道尚可。她和母亲相依为命,母女常年生活在一起。因为父亲在外经商,极少回家的。父亲的生意越做越红火,回家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她们母女也并不放在心上,以为是父亲在外忙生意,里外不能同时兼顾,也是常事。谁料想,最后父亲竟给她领来一位小娘。小娘比她大不过几岁,青丝高绾,模样如花,丁环玉佩,铃铃作响,说话时莺声燕语,甚是悦耳。后来有村人说出内情,父亲的小娘是花巨资从**院买回来的,如今还欠人家一大笔银子呢!

果然没过几天,**院来人催款。父亲似乎早就胸有成竹,一狠心让她去顶账了。**院的人不傻,一看这个丫头,强似那个数倍,怕她父亲变卦,连夜带人跑了。

后来她听人说母亲悬梁自尽,再后来,小娘受不了苦,也跑了,再后来,父亲疯了!

春妮遂决定以死相博,势不接客!

一天,她的房间进来一位老者,年约六旬,兹眉善目,说话极是和气。老者说:他在朝中为官,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不幸女儿因病故去,他和老伴悲伤欲绝,甚至都不想活了。从朋友处打听到花楼有这样一位烈性女子,遂动了心想赎了她的身子,带她回家收作义女,询问她可否同意。春妮开头不信,心想天下哪有这般好事,见老头说得认真,又一再央求,并落下几滴老泪。春妮心动,坐轿子到了老者家中。

老者家中很是阔气,门庭宏伟,庭院深深,房高屋大,富丽堂皇。家中人口颇多,有男有女,来往穿梭。春妮暗自庆幸,总算遇到个大户人家,以后的吃穿等项是不用发愁的了。春妮的大轿换成小轿一直抬到内院,下轿时有几位妇人搀扶,并口口声声称她为小姐。春妮受宠若惊,平生几时享受到如此待遇,不禁芳心乱跳,脸儿红红地进了自己闺房绣楼。

自此她足不出户,每日三餐,专有老成些的妇人送来,吃的皆是山珍海味,都是她见未所见、闻未所闻的。日间有丫环陪她聊天叙话,晚间睡觉也有女佣侍候,一连数日,天天如此。春妮有心拜见那位老者,亲亲热热叫他一声爹爹,也算是尽一份孝心。大概是爹爹忙于朝中大事,她一直未能晤面。

只到第七日头,有一妇人进来,满面春色,笑嘻嘻言道:

“恭喜小姐,大喜小姐!”

春妮诧异,问道:“何喜之有?”

“老身方才听到消息,我家丞相欲纳小姐为妾,这不是大喜之事吗?”

春妮心里一惊:纳妾?纳妾不是给人做小老婆吗?爹爹不是找了个小老婆才害得她们全家家破人亡的吗?春妮心中不悦,恨恨地说:

“我不做小!”

“小有什么不好啊?”老妇人劝道,“丞相宠的爱的还不是小的,以后这院里就是你说了算了。”

“谁愿意嫁谁嫁,反正我不干!”春妮说得斩金截铁。

紧接着又来了几位说客,春妮还是那名话,至死不嫁!如果谁来横的,她就血染丞相府。可是至到如今,丞相是谁她还没弄清呢!

这样又过了一些日子,说话的妇人又来了。她神神道道地告诉春妮,丞相改主意了,要把她过继给一位姓文的官员,以后她就是姓文的女儿而非干女儿了。并且还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她这次不去文家,而是去皇宫,嫁给皇上做妃子。她问妇人,皇上有几个老婆,妇人说,哪谁知道啊?你进宫就知道了。春妮又被交待了一番,说她的名字如今已经改成文春姬,不叫春妮了。而且以后有人问只能一口咬定就叫文春姬,一旦说漏了嘴那可是死罪一条,殃及九族的,别说父母亲戚,连邻居村人全都杀。春妮倒是不怕这些,她的亲人里头只剩下一个负心的父亲,亲戚也没有什么亲戚,邻人她也顾不了那许多了。

大婚的当天晚上她迫不及待地问皇上,皇上凑在她身旁一个劲地要豆豆吃,对她的话似乎没有多大反映。她又认真地问了一句,说:

“皇上,你结过婚吗,你有几个老婆?”

皇上笑了,说:“你问这个干嘛?朕的老婆从来就没有数过。”

“这么说,我不是第一个了?”

“第一个?第一百个都不止哩!”

春妮恼羞成怒,下了逐客令,厉声道:“你给我出去,从今后不准进我的房间!”

小皇上一骨碌从床上爬走来,笑嘻嘻地说:“不给豆豆吃就算了,干嘛这样厉害?你以为朕愿意吗,才不呢!算了,不理你了,朕和朕的狗狗睡觉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