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 又是一员俏丽女将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七章 又是一员俏丽女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回到住处,对胡三两人说了一下进黄家的情况,并把摆擂的事也说了一遍。胡三惊问:

“大哥你一人对付那么多人,行吗?”

小太监笑而不语,王小五替他说:

“王爷在宫中日日习武,从不荒废,加上又有高人指点,武功已是炉火纯青。一对一的打法,怕是无人能敌。”

小太监责备道:“我说小五兄弟,我说过非止一次,不到万不得一,不可称我为王爷,你总是不听。”

王小五伴个鬼脸,嘻笑说:“王爷叫了十年,一时半刻改不过口来。”

胡三说:“莫如我三人一同结拜了兄弟,大家日后也可互相有个照应。”

小太监点头说“好”,王小五巴不得认小太监为干爹才好哩,自然不会推诿。三人即刻焚香设祭,祷告天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芸芸。不论年庚,只按顺序,小太监为长,胡三次之,王小五排在第三,此为史上颇有些名气的“莲塘三结义”。所以史书上没有记载则是因为其中有两位是太监,在史学家的眼中,太监不男不女,不伦不类,是不屑为太监著书立传的。小子今日涉一回险,就为太监立一个小传看。

简短截说,小太监催马摇枪,直奔黄府家后院演武场,还未进门就看到些影影绰绰的人群往场子里头赶。他猜想这必是那位管帐先生做了安排,没说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他那块玉放到市面上少说也值千把两银子的。小太监不管那些,进到武场抬眼一瞧,果然见两根木桩上挂了一面大鼓,小太监抽出鼓槌儿,狠命地一顿猛打乱敲。

不大会儿,随着看热闹的人不断增加,管帐先生陪着老总管也进了场。老总管打量了小太监一下,叹道:

“还是个娃娃呀!少年人,看你细皮嫩肉的,哪能经得这虎狼之争?前程固然重要,生命更值钱啊,你不要命了?”

小太监“嘿嘿”一笑,说:“大叔,我不怕死!”

“不怕死不等于就不死,好了,不和你啰索了,按我们这儿的规矩,一旦摆擂的鼓声一响,就要见血收场,至于说死几个人就不好说了,年轻人你好自为之吧!”

按黄府的规定,摆擂者要坚守场子,直到被打死或是无人应战为止。攻擂者则不同,打得过升为擂主,武士等级加升一级,打不过可以跑,叫撤擂。管帐先生说小太监也可以跑,其实规则上是不容许的,而且他也不可能跑得了。说话间,武场大门陆续又进来不少人,门口已有兵丁把守,防得就是怕擂主跑了。

小太监正踌躇间,忽有一人一骑进来,也不问张三李四,举起手中家什就往小太监的头砸去。小太监早有准备,只见他轻轻一磕,那人的兵器竟被震飞。小太监也不追赶,任由他撒马溜了。

紧接着又进来一员猛将,进场就吼声如雷,大喝道:“哪里来的野鸟,跑到此处逞强?来来来,先让你认认爷爷的本事!”

小太监见此人声如巨雷,面似锅底,獠牙外露,是个丑鬼。他手举一杆狼牙棒,张牙舞爪地朝小太监冲来。小太监看此人无理,又面露凶恶,有心捉弄一下这个莽汉。

未及三合,黑脸丑鬼“扑嗵”一声从马上跌下,狼牙棒摔出八丈开外。丑鬼从地下爬起来时,恰恰没了两颗獠牙,面容较前从容了许多,不似开头那样狰狞了。

全场响起一片欢声雷动,有赞小太监武功高强的,有骂丑鬼不知天高地厚的。有人离座,纷纷喊道:

“杀了他,杀了他!”

看看快到正午,老总管喊道:

“年轻人,先就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能随便自由出入了,府中有专人负责你的吃住,伙食自然不会亏待你的,马匹也有人照料。你好好准备一下,上午预演,下午才是正赛,没准五位公子也来一两个。”

下午再战。先出场的是位壮汉,只见此人身高约在九尺(老尺)以上,虎背熊腰,着盔贯甲,发纂高挽,头顶插个红缨,面如当年吕温侯一般,骑赤兔马,使的也是方天画戟。

那人笑道:“小子,谅你也非我吕小布的对手,不如这样,咱俩免打算了?”

“有何说教?”小太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说。

“你叫我三声爷爷,下了马冲我磕三个响头,我饶你不死!”叫吕小布的那人冷言笑道。

“反过来说吧!”小太监不愿和他纠缠。

“怎讲?”吕小布不解。

“我给你打折,你叫我一声爷爷,磕一个头,我就免你不死。”

吕小布大怒,挥开方天画戟,直冲小太监的头顶剌来。小太监不慌不忙,挺枪接招。十合之后,小太监方知世有高人,这位吕小布真不辱他的老祖宗,身高力猛,武艺精熟,招招都是狠招,欲置小太监于死地而后快。小太监也是,本经过战场无数,和什么人都交过手,遇猛将他用柔劲,逢弱敌他凭力气,因此实战经验异常丰富。

又战了约十个回合,吕小布怒道:

“呔,无能小儿,你焉何不还手,莫非等死不成?”

小太监也不搭话,乘吕小布说话的当儿,飞起一枪,直中吕小布的头顶,枪勾儿勾住吕小布的发纂,顺势一扯,直听“剌啦”一声,半个头顶,连带头皮,还有那颗红缨,从半边脸上上扯下,吕温侯顿时成了吕瘟神了。

吕小布从马上跌下,死于非命。

未待全场响起欢呼,一员女将怒吼一声,冲了进来。小太监抬眼看这巾帼,银盔银甲,骑一匹雪白战马,背携长弓,手举银枪,粉面如花,声似银铃,如非时间地点有错,而且又是南国异地,还疑是天波府里出来的浑呀浑天侯---穆氏桂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