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八章 潘又安南国娶佳偶
章节列表
第八十八章 潘又安南国娶佳偶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正要动手,那女将道:

“将军可否听我一劝?”

“怎讲?”小太监停下手里的活儿。

“我乃黄家小女,名叫黄秋蝉的便是。我的五位哥哥不谋正事,专做些欺天诳地、霸男害女的坏事恶事。我屡劝不改,还诬我是丧门星,胳膊肘儿朝外拐。我闻将军摆擂,今晨已伤了两个,适才又毙了一命。如此这样下去,尽管将军有盖世武功,但双拳难抵四手,猛虎斗不过群狼,最后吃亏的必是将军你无疑。即便将军如愿夺得魁首,最终还不是帮狗吃食、助桀为虐,坏了将军一世的英名,有甚好结果?将军若听我一言,不如就此罢了,我拚上一命护送将军出庄,速速逃命去吧!”

听了黄女一席话,小太监方信一娘生九子,个个不相同的道理。黄氏一门,恶贯满盈,偏偏就出了这么一位通情达理、端庄贤淑的美女子。小太监稍一思索,微微笑道:

“秋蝉姑娘,我非是来进香的,乃是来拆庙的。倘若我杀了你的五位哥哥,你不会要和我拚命吧?”

“将军差矣!小女虽深居偏野之地,大义灭亲之事还是晓得一二的。将军如杀了那五个狂徒,为地方除去一害,乃是万民幸事,我岂能记恨将军。如将军不弃,我愿持帚执箕,永远陪伴将军于左右。”

小太监大喜道:“一言为定!小姐但请退后一步,看我力杀群贼。”

秋蝉不放心,嘱咐道:“将军如不敌,可速退,我在门首接你出府。”

小太监道:“区区几个蟊贼,何足挂齿,我潘又安没有惊天的本事,也不敢入这虎狼窝。谅不妨事的,小姐但请宽心就是。”

未及三天,已经拖出去二十几具尸体,伤者数十。

此事早已惊动黄家五狼豺,这一日弟兄五个齐齐出场,想见识一下这个小太监是否是水货?

大哥黄皮虎坐镇中央台上,老二黄皮豹、老三黄皮狮负责压阵,武功最好的老四黄皮狼、老五黄皮豺俩人出场,双战小太监。弟兄几个事先早已经合计好了,这个北方佬武功不凡,将来以后收在帐下,必会有大用场。别说那二十几个废物,就是一百个也不换的。

黄皮狼嘻笑道:“北方佬,我们哥五个看你是个人才,有心提拔于你。今天我们哥俩先陪你玩玩,说好了不许来真的。”

小太监的目的终于达到,心中暗喜,面上却不丝毫不露,假意回道:

“久闻足下武功盖世,还望二位手下留情。”

“这是自然!”老五黄皮豺道,“刚才四哥说了,今天只是走些过场,做做样子让人看的。黄府的首席大将非你莫属,今后你就是咱家的看门狗了,吃喝花费断然少不了你的。不过话说回来,你手下可要留心了,如若伤及我哥俩的一根毫毛,定取你的顶上狗头!不信你四周瞧瞧,四百名刀斧手就埋伏在人群之中。”

小太监心中暗笑:将死之人还有这么多的唠叨?口里却搪塞说:

“岂敢岂敢,我小心就是。”

三人三马战在一处,未及半个时辰,仨人里有两个头上已经冷汗淋漓。想脱身又脱身不得,急得黄氏小兄弟张口大叫:

“二哥三哥快来帮忙,这个北方佬好生厉害!”

有道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老二老三见四五弟体力不支,渐渐处于下风,岂有不管不顾的道理?遂发声喊,一齐杀入阵中。此一举正中小太监下怀,先除了这四个剩下老大独身一人,孤掌难鸣就好处理了。这样想罢,小太监发神威,猛出枪,五个人中瞬间倒下一个。其余三个顿时慌了手脚,齐声骂道:

“狗北方佬,你不想活了?”

“老子活得自自在在,哪里就想死?”

小太监说罢,挥起一枪,又少了一个。剩下两个正待要喊大哥救命,话未出口,轰然从马上栽下。

老大黄皮虎坐在台子中央,眼见四个兄弟横尸演武场,心胆俱裂,刚要张嘴大叫武士动手,忽一箭飞来,正中咽喉,箭射其兄者正是黄女秋蝉。刹时之间,整个演武场乱成一团,埋伏在四周的武士们由于是群龙无首,正不知做何举动,观战的人群也是惊慌万状。小太监三步跨上高台,大喊一声:

“我是钦差,奉旨讨贼!”

胡三和王小五也从人丛中挤到台前,手中亮出金印、圣旨等,招示台下。

黄氏女也纵身跃到台上,大声喊道:“大家听清看清了,我的五位兄长,独霸一方,多行不义,残害百姓,搜刮民脂民膏,抢男霸女,致使众乡邻悲声载道苦不堪言,能有今日也是他们咎由自取。如今恶人已去,我是黄氏后人,理当由我善后。众武士愿走的,发给路费,不愿走的留下来继续帮我管理门户,但有一条再不能骚扰百姓。”

台下立时跪倒一片,纷纷说愿听小姐发配。

黄秋蝉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娇声道:“郎君,你果是钦差?”

小太监紧紧搂着新娘,玩笑说:“钦差难道也有假冒?不妨明日让胡三小五两人把金印和圣旨拿来,夫人再过目一回,验看验看,免得日后生疑?”

新娘举手加额道:“真是苍天有眼,善恶有报,亏得你来了,否则不知这一方百姓何时才是出头之日呢?”

小太监安抚说:“夫人乃是深明大义之女,如非你那一箭射得及时,埋伏在四周的武士一齐向我发难,怕这阵我早成了刀下之鬼了。回朝之后,我定要奏明皇上,授你风冠霞披,封你为一品护国夫人。”

黄氏女说:“才不希罕呢!我只要郎君日日在我身前,我和郎君举案齐眉,过寻常百姓家的日子,此生也就足了。”

小太监欣然道:“夫人所言极是,等捱过这一段时日,我把这一堆烂事搞利落了,就和夫人一起找个安静些的地方,度此一生。”

秋蝉还要说话,被小太监翻身上去,口掩口含混不清地言道:

“有话留待明日再说,先办我们的正事要紧。”

(以下删去一百二十九字------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