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 清风店得遇西施美女
章节列表
第九十章 清风店得遇西施美女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风店老板娘花容月貌,外号人称“胖西施”,人好看嘴巴又巧,是十分逗人喜爱的一个女人。

她的店里一口气来了三位俊美的男人,而且又都是一路的,害得她也是一宿没睡好觉。

小太监三个刚刚穿上衣服,胖西施门缝里瞧见一般,热水也送来了,洗脸的香胰子,刷牙的盐水,干净的热毛巾,统统都递上手里。而且还一口一个大兄弟,叫得那个亲热劲,真好比是宾至如归,进家了。然而也是,刚刚丢了要命的东西,除了小太监和老板娘依旧是打情骂俏,无事人一般,其他那两位兄弟就像霜打的茄子,全无了昔日的精神和风采。尤其是像胡三,见了漂亮女人就流口水的,这次竟也无动于衷。

小太监想,好事不能一人独占,胡三兄弟救过他的命不说,自从跟他以后也是忠心耿耿,如果这个西施妹尚未嫁人,索性就花些钱撺弄她跟了老胡去。王小五本是正宗太监,谅他也不会提出任何异义。兄弟胡三贵为大理寺正卿,全国最高一级的执法部门首脑,这位胖西施如能嫁了他,也是一辈子的福气。主意打定,就和老板娘套起近乎。老板娘见多识广,又瞅着这仨人的模样好看,又惦着他们口袋里银子多少,一边招呼茶水,一边探听他们的来路。

“大兄弟呀,你们是做何生意的?”胖西施问小太监。

“你看我们是做何生意的?”小太监故意调侃。

“生意人不像生意人,读书人也不像读书人,说官家吧又没那么排场,说公子哥儿吧又是一团和气,不好猜。”老板娘扳着手指头念道。

“猜不出就别猜了,说出来吓你一大跳,我们可不是一般的官员呢!”小太监想借机先长长自家的威风。

“羞,官凭印授虎凭威,拿出你们的官印也让小女子开开眼。”胖西施不是不信,她也想结识一下这几位俏哥儿,到底是什么道儿,别碰上赝品。

小太监愣住了,脸儿红了一红,又要张口解释。胡三在旁插嘴道:

“大姐,这事不怪我们大哥,都是我不小心把官印弄丢了。”胡三心里想得也是,丢都丢了,还保什么密?

“官印丢了,这是多大的事,看你们还笑嘻嘻的?”胖西施把惊诧的目光转向小太监。

小太监仍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诘说:“哭能哭出来?”

老板娘突然拍手说:“对了,我这兄弟才是大人大才,遇事不慌,能沉住气。兄弟你们都是多大的官呀,比县太爷如何?”

“县太爷是我孙子?”小太监不屑的说。

“吹牛吹牛,不信不信!”老板娘头摇得货郎鼓一般,讥笑中又多少含有些羡慕的成分,“我这店里没来过比县太爷更大的官。”

小太监说:“老板娘,我们肚子饿了,快给我们上早餐吧,要不你和我们一桌?”

“一桌就一桌。”胖西施快人快语,“姐姐知道你们是北方人,特意准备了些北方面点,有油条、豆浆、炸鸡蛋,怎么样?”

“你把我们一口一个兄弟,你多大呀?”小太监喝了口豆浆说。

“我十九岁了,你们呢?”胖西施很优雅的为三人盛饭。

“我们最小的都二十了,让你沾了半天的便宜。”小太监说。

“啥便宜不便宜,如果你们是官家,我还得把你们统称为老爷哩!算了,我看这样,不论大小,官印找到之前,你们都是我的兄弟,这样好吗?”小老板娘大言不惭的说。

小太监本也是伶牙利齿,但在小老板娘面前丝毫也讨不到便宜。他本想把他的二弟胡三介绍给这位美丽的女娘,总是找不到藉口。人不同于动物,公母见了只要在适当的条件下就可以交配。人则不行,还要有一段过程,过程则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可缩短、可延长。小太监几次想说:“老板娘,嫁给我兄弟吧,他可是朝中大官呢,你足可以讨皇上封个二品夫人,这辈子吃穿不愁了,强似你在这儿开小店。”但他始终未能开口,他觉着那话太浅薄,太俗气,闹不好会惹人耻笑的。不过有一点好处是,胖西施的出现倒是缓解了他们丢圣旨金印的烦恼,大家一说话,似乎把那么重要的事给忘却了。

“你们都有家口了吗?”这回是胖西施自己找上门来。

“你看呢?”小太监不失时机地把话递过去,他冲着胡三两个挤挤眼,笑说,“至今我这俩兄弟还再打光棍哩!”

“你呢?”老板娘却把矛头对准他。

“我不行,我的老婆无数。”小太监堵死了这个门。

“你养活得起呀?”

“我的官大呀!”

“他呢?”胖西施眼光又转向王小五。

“他也不行,他不适宜找老婆。”

小太监说这话的时候,王小五的脸涨得通红。

“就剩了一个没人要的了。”老板娘瞅着胡三揶揄道。

“我这兄弟,要人才有人才,要文才有文才,你可不敢小看了他。老板娘手头有好姑娘,麻烦给物色一个。”

“行,这事我记下了。”胖西施快人快语,话题一转,说:“先找你们的东西,东西找着了再说相亲的事。”

胡三面无表情地摇摇头,他的心事一直在金印和圣旨上,他的心可没有小太监的心大。

说着话儿,饭吃完了,老板娘令小二把碗筷收拾了去。胖西施又让小二重新沏了一壶茶,四人边喝茶边聊天儿。小太监问:

“老板娘,你们这儿出名的盗匪有几个?”

胖西施笑道:“哪有什么名气呀,尽是几个蟊贼。”

“总有个名儿吧?”小太监欲擒故纵。

“我知道的无非就是卷毛猴、赛时迁、夜里鬼、张发存等。”

“你等等,”小太监从容不迫的说,“老板娘你能把这几个人找来吗?”

正在这时,小二哥匆匆进屋,望小太监他们身上瞅一眼,又急忙移开,慌里慌张地喊道:

“掌柜的,大清早门口就跪着个人,哭丧着脸,声言要见钦差大人。”

胖西施忽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惊慌失措地叫道:

“什么什么,我们小店里住得有钦差?你该不是大白天说梦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