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丢了一个真太监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六章 丢了一个真太监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作者注:本书只在17K首发,其它网站未经17K和作者本人允许一律为非法转载。盗版转载可耻!看盗版的朋友不知是何感想?亲爱的读友,如果你是我的忠实读者,请深思。我倒并不在乎那几分钱的毛票,我只希望你尊重作者的劳动价值!)

八大王爷,各有封号和封地,在他们各自的领地里,自行收税收租。他们不向朝庭交纳税银,朝庭也不管他们的王纲王纪。其实是他们自己在经营着各自的地盘,每一块领地,就是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按说,在这儿当家的老少爷们,吃不愁、穿不愁,夏天不怕热,冬天不怕冷,干活的有男人下地,睡觉的有女人上床,该满足了。不,人心都是无止境,狗肚子皆是无底洞,小王要当大王,大王还想当皇上。八王里以福王为首,纠集起附近的七王,号称八大王,他们提出的口号是:排排坐,吃果果,今天是你明天是我,同父异母一家亲,老子的江山轮流坐。

他们打听清楚了,当时他们老爹先皇爷驾崩之后,负责选储的就是那个老奸巨滑的王书贵。尤其是令他们哥几个愤愤不平的是,这个老贼选谁不好,偏偏选了个傻瓜当皇上?居心叵测,昭然若揭。因而他们要在王书贵篡权之前下手,夺回属于他们的那一份权力。弟兄八个早有分工,每家养两万人的部队,合起来就是一十六万,少是少了点,然而对付王书贵之流还是绰绰有余的。

按理说,五年前他们就该下手了,突然听到消息说,朝中出了个叫潘又安的小太监领兵边关出征,一举击破番兵,致使边庭数年相安无事。自此之后,这个小太监潘又安又成了他们的心腹大患。几次出兵,都是因为惧怕小太监潘又安率军拒敌,所以迟迟未敢动手。他们也想在他们的弟兄伙里,或者是各自的部属里头寻找一个可以和小太监相媲美的大将做统帅,总是将星未现,不是这长就是那短,所以一直未能如愿。

八大王聚集在一起商量了好几次,最后才想出了一个老生长谈的老主意,打擂比武。通过几次擂台赛,武将倒是***几个,功夫也是十分了得。然而脑袋瓜儿不灵泛,四肢倒是挺发达,奈何头脑太简单,冲锋陷阵行,运筹帷幄差,他们要选一个文武双全的。取了武将考文官,八王确实费尽周折,最终也未有什么好结果。

小太监一行进了王城之后,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既然他们是买卖人,就应该做出一番商人的模样,他们一不进货,二不出货,整天几个人东游西逛,要么就是闲坐聊天,顿顿有酒有肉,山珍海味齐备,大把的花钱,公子哥儿一般,逐渐引起了店主的怀疑。

这位店主姓孙,名叫孙子旺,也是个不安本份的主儿。早年曾在内地做些无本生意,因同伙分赃不均,他执刀误伤了人命,逃往法外之地,开了家小店。也是孙子旺时来运转,不上几年工夫,小店变成了大店,在王城里也算是数得着的几家大店之一。孙子旺的老婆是本地人,是他发迹之后才娶的,人模样倒是不错,就是脾气太大,外号人称“半条街”,意思是指她吵架骂人的声音半条街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孙子旺发现这些人不是正当生意人之后,开头并不太往心里去。后来他看到其中一位与众不同的客人,更是引起他的怀疑,这人生得细皮嫩肉,长得光光鲜鲜,说男不男,说女不说,说话嗲声嗲气,开口一副娘娘腔。王府里常有些太监到他这家酒店订饭或是就餐,久而就之,他就掌握了太监与常人的区别和不同之处。而眼前这位,分明就是太监无疑,却说成是什么生意人。社会上是不可能有太监出来做生意的,他把这个疑团告诉老婆,老婆不屑地斥道:

“骆驼的脖子再长,还能吃上隔山的草?是男是女、太监不太监碍你什么屁事,要你管人家那么多?”

孙子旺一边示意老婆低声,一边压着嗓门说:

“娘子有所不知,上回几位王爷来我家饭店就餐,他们的话我无意中搂了几句。他们说,当今最怕的就是朝中一个叫潘又安的太监,若能把这个人除了,就大功告成了一多半。”

“你怎么就知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姓潘的太监呢?”“半条街”反问道。

“猜也能猜个八成!”孙子旺沾沾自喜的说,“我这几天一直左眼皮跳,左眼跳钱右眼跳岩嘛!保定我时来运转发大财的机会到了,没准还有个一官半职等着我呢!你想嘛,一般的太监都是待在宫中侍候公主王孙,皇后皇妃的,只有掌大权的太监才会出来谋事,你啥时候见到有太监天南海北地四处闲逛?如果真是那个太监,福王爷不偿我们一车金子?到那时我们也不必开饭店了,后半辈子你就跟着我享清福吧!”

“半条街”听着也高兴,喜眉笑眼地催促道:“要去你快去,可别耽误了工夫让他们听到风声跑了,我们岂不成了鸡飞蛋打两头空了!”

孙子旺说:“你真是我的好娘子,小事不清楚,大事不糊涂。好,好,我这就去,事不宜迟,我这就去。我估计他们这阵不会出去,你好茶好水地先稳住他们,我去了啊!”

“放你娘的狗屁!我什么时候不清楚了?这个家还不是由我一手操持,支望你,三棒子打不出个屁来,你能干啥……”“半条街”挑出了字眼,恶声骂男人。

“好好,我错了行不?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事情办妥了,你骂我三天都成。”孙子旺陪着小心说。

“快去吧,快去啊!”“半条街”揑着嗓子吼道。

小太监见了个漂亮女人就犯贱,一辈子改不了的毛病。老板娘子模样又俊身材又好,他的那一双色眼老是不停地跟着人家。说来也怪,这老板娘怎么这阵突然变殷勤或是看上他们的啥了,又是提水,又是续茶,叠被子铺床,忙前忙后的,头上的汗珠子都下来了。小太监不忍,劝道:

“大嫂,坐下歇一会儿吧,看把你累的。”

“半条街”莞尔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两眼妩媚,粉脸如花朵绽开一般,几乎没把小太监的魂勾走。一个半老的小徐娘,风韵犹存不说,仍旧跟个黄绢幼妇一般,不招蜂惹蝶还怪?老板娘说:

“你们是贵客,倘若招待不周,怕你们下次不来了。”

“这些活,让小二干得了,还用你亲自动手啊?”小太监笑说。

“他们粗手大脚的,口又笨舌又拙,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干点粗活还行,还能陪客人聊天?”老板娘果是好口才,燕语莺声一般。

“那大嫂就坐下和我们聊会儿天吧,这阵正寂寞着呢!”小太监不失时机的说道。

“半条街”借机找个小杌儿坐下,左右一瞅,问道:

“客官,你们谁是掌柜的啊?”

“他。”小太监的手指向王小五。

“哎哟,这位大兄弟长得跟个妹子一样,细皮嫩肉的,保养得多好,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人。”老板娘夸人的一张嘴说的也很好听。

王小五红了脸正要纠正,突听有人在外边喊她。“半条街”出门之后,回身又掩上门,声音传进来说:

“外面有风我给你们把门关上。”

张发存由于工作性质不同,早年练就了一对顺风耳,猛地他从小凳子上站起来,变脸变色地叫道:

“大人不好,我听到有大批的人马向我们这里奔来!”

“你开什么玩笑?”小太监很从容地走到窗口,抬眼往外一瞧,立时傻眼了。

这是一幢二层小楼,一面临街。临街的一面有窗户,其它三面除了一扇门,其余是墙壁。小太监从窗户里看到大街上人喊马嘶,无数的军队团团包围了这家客店。小太监发一声喊:

“收拾东西,走!”

黄仁匆忙去拉门,拽了几下没拽开,门在外面锁上了。小太监骂了一声:

“这个恶婆娘!”骂完小太监回身吩咐说,“张发存背华世雄,黄仁背王小五,等我把窗户打开,大家一起往下跳。跳下去跟着我一直往东,趁他们关城门之前出城。”

“骡子驴马呢?”张发存是个财迷。

“不要了!”小太监说罢抽出金刚宝剑劈窗。

有窗户的这面墙,全是一色的木制品。小太监那把金刚剑,削铁如泥的,更别说这几块破木板子。几下就劈出一个大豁口,小太监头前开路,五个人纵身鱼贯而下。

王府军队的注意力全在门口,没料到窗口里飞下五个人来,遂大呼小叫着,又往这儿围攻。

小太监何样的人物?虽然不在马上,他的勾魂长枪也不在身边,但有宝剑在手,杀几个王府小兵已是绰绰有余了。只见他剑影舞起时,如飞蝗落地,剑锋所指处,人头滚滚,血肉横飞。

看看杀到城门,城门官正喝令小卒关城门。小太监手快刀快,几步上去,挥剑断索,城门复又洞开。

跑出城外半里多路,小太监回头一数:怎么少了一个,王小五没了!

(本书只在17K首发,其它转载一并视为盗版,请各网站自律自爱,不要窃取他人的劳动成果。各位亲爱的读者也不要助纣为虐,自觉抵制盗版。------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