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 真太监冒充假太监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七章 真太监冒充假太监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作者注:本书只在17K首发,其它网站未经17K和作者本人允许一律为非法转载。盗版转载可耻!看盗版的朋友不知是何感想?亲爱的读友,如果你是我的忠实读者,请深思。我并不在乎那几分钱的毛票,我只希望你尊重我的劳动价值!)



福王升殿,命将那个捉到的贼人带上殿来。王小五被五花大绑地带上大殿,他睁眼一瞧:王座上坐着一个胖子,年约三十来岁,人长得福福态态,一副永远带笑的面容。这人生得:淡眉毛,南瓜脸,眼小鼻大口阔,颏下几根似有似无的黄胡须。腿粗胳膊短,人虽坐着,看样子至多不过四五尺,整个一肉墩子。旁边还设有七把椅子,落座的七位有丑有俊,有胖有瘦,高矮不等,这大概就是余下的七位王爷了。

王小五不跪,被几个兵士压趴下。福王摇手示意道:

“哎哟,脾气还不小!算啦算啦,不难为他了,让他起来站着和和孤王说话。”福王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蛤蟆叫,在空落落的大殿里显得格外剌耳。

王小五重又站了起来。

“你是太监吗?”蛤蟆问。

“我是太监!”王小五扬了扬脖子。

“这么说你就是那个什么潘又安了?”

王小五脑子里突然一激灵:他们原来是为了抓大哥呀!行,既然他们把咱认成大哥,咱就冒充一回钦差。心里想着,嘴里就说:

“我是潘又安。”

蛤蟆福王大喜,亮开嗓门大声喊道:“来呀,把这小子给孤拉下去验验,看他裆里有货没货?”

武士刚要把人带走,蛤蟆王又扯着嗓子喊道:

“来来来,带过来。怕你们小子看不真实,孤王哥几个亲自验了才放心。”

有武士把王小五重新拉到王爷们面前,福王笑道:

“老二你先摸摸。”

“大哥你来吧,你的眼神好。”老二宁王推辞说。

“把他的裤子扒拉下来。”福王命令武士。

武士解开王小五裤带,裤子往下抹了抹。

蛤蟆福王从座位上下来,手伸进王小五的裤裆里,胡乱地摸了摸,然后哈哈大笑说:

“没有没有,狗屁都没有,光屁拉胯的,一根毛都没长,看样子是个真家伙了!”

七王一齐说:“大哥看了千真万确,我们就不看了。”

福王摆摆手说:“不不不,弟兄们都看看,看了放心。”

七王无奈,挨个儿摸了摸。齐说:

“大哥,这是太监无疑,就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个姓潘的小子哩,别让这小子哄了我们。”

“肯定是他!”福王说,“头些日子黄府里来人说不是那太监伤了他们五位少爷的命吗?”

“要不叫见过的过来认认看是真是假?”七王里有人建议。

福王一拍脑门子,说:“对,认认也好,花钱买个放心,别到头来再搞成个赝品。”

不一会,黄府里人被找来上殿认人,此人上下一打量,一口咬定说:

“对对对,就是这小子杀了我家五位少爷!一张小白脸,两道竹叶眉,细皮嫩肉的,别看文文秀秀的,功夫厉害得很呢,烧成灰我也不会认错的。”

福王爷大喜,这才算一块石头真正落了地,潘又安到手,既无远虑也无近忧,万里江山指日可得。他决定立发勤王之师,先取王老贼的狗命,再逼傻皇上禅位。本是同根生嘛,命给他留下,也让他到这偏远地方当一个小王。福王这样想罢,走上前亲解王小五之缚。拍拍他的肩,脸上带着笑,口里安抚道:

“潘公公,这也怪不得孤王啊,我们也不是有意侮辱你的人格。潘又安的大名如雷贯耳,震得我们几位王爷天天脑门子疼。这下好了,你不为他们出力,那一伙子草鸡哪个是我们的对手?这样吧,你要跟我们干,我们保你有权有势,你不跟我们干,我们也不难为你,让你有吃有喝,天天过好日子。女人你当然不需要了,不过帮你洗脚揉背的总得有俩吧?你说呢,潘公公?”

王小五这会还手脚发麻着呢!他稍一活动活动身子,便奶声奶气地笑道:

“王爷,你看我手无缚鸡之力,胸无点墨文章。既然承蒙诸王爷如此看得起我潘某,理当效劳才是。只是我刚从皇宫出来,皇上给了我一个钦差的官衔,我也没正事办,听说你们这儿风景好看,带几个随从搞旅游的,不想就让你们抓了。现如今掉转枪头就打回去,这个弯儿太大,你能否给我一点回旋余地,让我考虑考虑再说。”

蛤蟆王爷拍手道:“好一个节义太监郎!好,全依你,就按你的意见办!你现在就去王府里歇息,去了那儿你也安心,我们也放心,那儿娘们再多你也干瞅着。有一点孤王可以保证,决不比你原先的条件差,那儿人多热闹,你也就不想家了。”

王小五被用轿子抬到了王府,找了地方住下。

福王打发走了王小五之后,哥几个坐下来重新商量用兵之事,老二宁王说:

“大哥,事不宜迟,依我之见不如即刻出兵,打他个措手不及。小太监今在我们手里,这真是天赐良机,朝中还有几个会打仗的?佟振山已告老还乡,他的俩儿子皆是草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大哥!”

老三熙王道:“大哥,还是二哥的意见正确,我们几个下去准备准备,立马出兵攻城掠地。要不了仨月时间,父皇的江山如数即到我等手中了。”

老四陵王也说:“我也早想进京,京城的小吃比这儿要丰富多了,还有那星罗棋布的窑子店,想想都让人流口水。”

不消多时,哥几位取得了一致意见,最后由福王拍板:明日校场点兵派将,三日后出兵先攻打最近的几处州城。

小太监几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丢了一个王小五不说,还差一点没让人家瓮中捉鳖一次。大家沮丧,小太监却笑道:

“要是王小五承认是我就好了,他本身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不怕他们检查,保证能哄信那一帮混张王爷。”

“大人,你的意思是……”众人不解。

“我的意思是王小五如若被抓,就说他是太监潘又安。八王得知潘又安被捉,必定放松警惕,我就有机可乘了。”小太监解释说。

众人除了华世雄多少悟出点意思其他人仍是不明究里,但也不便再问,只好打住。小太监又说:

“别样事好办,就是我那匹马,可是宝马良驹,跟随我多少年了,和八王开兵打仗,临阵换马可是兵家之大忌,不知哪位可有办法帮我取来?”

黄仁和张发存二人应声道:“大人尽管放心,我俩今晚爬墙入城,明日一早定将那匹宝马送还大人。”

小太监大喜,说:“如此就太好了,辛苦二位跑一趟,日后的功劳薄上是少不了你们的。”

小太监他们几位找了家小店住下,要了些酒饭。华世雄因是寸功未立,有些郁郁寡欢,小太监突然灵机一动,说:

“老华,有一件天大的功劳,你敢不敢去?”

华世雄拍拍胸脯说:“大人有话尽管讲,小生能办到的当尽力而为,即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小太监俯在华世雄的耳边,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遍。华世雄点头言道:

“大人静候佳音就是。”

送走了三人,小太监一人独坐在小店的客房里,甚觉烦闷,他是个热闹惯了的,耐不住寂寞,遂想出去走走。此时天色一晚,街头行人寥寥,忽见身边一个人影一闪,瞬间踪影皆无。小太监暗赞一声“好身手”,不由多了个心思,想探个究竟。小太监低身四望,猛见那人影翻上墙头,穿房越脊,如履平地一般。小太监练得是万马丛中取上将首级之功,马上地下,博击格斗,无人能敌。论轻功武术,却是稀松不常。那人在墙上飞,他在地上跑,还要时不时离开墙头屋宇,看看那人的走向。这样过了几家院墙之后,那人刹时不见。小太监暗忖:必是这家主人的仇人到了!他也攀上墙头,躲在暗处,看一场杀人寻仇的大戏。看看谁是谁非,必要时该出手相助时再出手不迟,这样想着才知道自己并无武器带得在身边,回去取又怕误事,叹口气才想起还有那把小皇上赐的短刀匕首在靴筒里藏着,他弯腰抽了出来,执在手中,以防不测。

这家房高屋大,看来是个有钱的大户人家,主人大概都已入睡,各个房间均是熄灯灭火,四周悄然无声。

小太监跟踪那人到了后院,只见他蹑手蹑脚,踏地无声,飞身一跃,上了二楼。小太监不敢跟得太近,看看那人轻轻一撬房门,便潜身入内。紧接着忽然传出一声少女的惊呼,刹时又无声息。小太监不敢怠慢,纵身也上到楼上,房间里突然亮起灯火,他俯在窗口捅开窗户纸往里一瞧,只见刚才那人手执一把牛耳尖刀,嘿嘿笑着,威逼一位美貌少女就范。

“原来是个花贼!”小太监暗中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