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八章 小太监出手毙蟊贼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八章 小太监出手毙蟊贼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蟊贼大约是早就侦察好了的,所以对本院住宿人员的分布情况看来是十分熟悉。小太监只可惜了这样一个人才,这么好的轻功,飞檐走壁形似灵猴一般,却不用在正道上,专干些糟蹋良家女孩的勾当,实实让人不齿。幸亏是遇在小太监手里,否则这家女孩惨遭蹂*,必是寻死觅活,好端端的一个家庭瞬间遭霜遇雪,荒野地头添新坆的可能也不是没有。



  大胆蟊贼点亮灯火的目的是为了更真切的观察少女的娇好面容,不使熏香麻药之类的东西,直接动粗,执刀威胁,更显得此贼作案手段极端残忍露骨。



  少女开始还在奋力挣扎,怎经得花*力大,手中又拿了把明晃晃的尖刀,嘴也被*贼捂住,没多久便渐渐失去了抵抗的力气。狗*贼奸笑一声,恶狠狠地小声道:



  “如你从了我,我便饶你不死。倘若你侍候得大爷我高兴了,没准花轿抬回家做我的新娘也未可知哩?你若胆敢反抗叫喊,我定杀了你全家,临走放一把火将你家烧作白地,尸身也没得地方去寻。”



  少女不知是摇头还是点头此时已经没了声气,狗贼见状奸笑道:



  “这不就对了嘛,你不怕死,难道你的爹娘也不怕死吗?好好地配合老子,老子干完就走,你也缺不了啥,只不过供大爷受用片刻罢了。谁让你花容月貌,惹得大爷我寝食难安、坐卧不宁呢?”夜行贼见少女不反抗了,取下捂口的手说。



  少女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不禁一阵阵簌簌发抖说:“好汉好汉,请饶了我吧!明日让爹爹多赠于你些银两就是。”



  “嘻,老子从来不缺钱花,谁希罕那些破银子?妹子实话了吧,哥哥贪色不贪财,凭我的身手,哪家钱庄的大门不是朝我洞开的,钱对我来说狗屁不如!”



  说着话儿,狗贼的手一刻也没有闲着,他先把短刀放在旁边的茶几上,然后揭开被子撕扯少女的小衣。



  小太监虽也*色,但从来不屑于这种肮脏的勾当。男女之事,向来是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男人对女人是要负一定责任的。岂有动辙就以武力相逼,甚或取人家性命,这种恶行与猪狗何异?小太监见少女即将受辱,刻不容缓,不由分说,大喝一声:



  “花贼住手!”



  花贼直起身子,扭头朝窗外一望,冷笑道:“还真有不想活命的,竟敢坏大爷的好事?算你狗日的运气好拣个便宜,江湖规矩历来是见面分一半。这样吧,你在门外稍等片刻,我事情办完你再来,这个小妹妹**哩!”



  “狗贼你出来,我和你门外说话!”小太监敲敲窗户喊道。



  “半夜三更摸阎王爷的后脑勺儿,我看你是想死等不到天亮了!大爷从出世到现在,除了我爹还没人敢和我用这种口气说话呢。好吧,等我结果了你的狗命,再来和靓女温存不迟。”说罢,狗贼提上他那把刀子,“咣啷”一声开了门出来。



  小太监早已站在院子当中。*贼是个行家,朦胧中看小太监的站立姿势,就知他是身怀绝技之人。夜行贼不敢托大,也摆一个姿式,名曰“饿虎扑羊”之势,手执短刀恶狠狠朝小太监扑去。



  如前所说,论轻功小太监不是对手,凭擒拿格斗,花贼就要甘拜下风多了。



  此时院中已是灯火通明,少女的父母兄弟姐妹以及下人等尚蒙在鼓中,纷纷劝道:



  “两位好汉,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少女见狗贼被人引走,这才下地掩上屋门,低声恸哭。



  未及十个回合,*贼方知遇到高手了,再这样下去,非死于这人手下不可。光棍不吃眼前亏,好汉能高也能低,遂腆脸乞求道:



  “大爷,你我前日无仇,近日无冤,何苦要这样以死相博哩吗?”



  小太监斥道:“狗贼,你夜入民宅,**良家妇女,这是何罪?路不平众人修,事不平众人管,我岂能放得你过?”



  “大爷,小子知错了还不行吗,以后再也不敢了。”*贼用的是金蝉脱壳之计。



  “那好,我找条绳子把你绑了,明日咱官府说话。”小太监正色道。



  “官府里去不得的,我糟蹋民女无数,官府里遍寻我不着,我岂能自己送货上门?大爷你若放我这遭,我必有厚报,你要金山银山也可。”*贼苦苦哀求说。



  少女的父亲也在旁劝道:“好汉饶了他这回吧!”



  小太监不理,仍是步步紧逼,一把短刀舞在手中,如同风驰电掣一般。夜行贼浑身冷汗淋漓,见有好人帮他说话,又去对老者说:



  “老丈你说句好话吧,小子没齿不忘的。”



  老者刚要开口,小太监稍一分神,*贼“哧溜”一声蹿出一丈开外,再一纵,跃上墙头。说时迟,那时快,小太监的短刀已经出手,不偏不倚,正中*贼裆下。小太监的刀快,加上力道十足,说话间*贼的那物事被齐唰唰地连根剁下,又一个正品太监临世了。夜行贼惨叫一声,一头栽向墙外。



  有家丁飞奔出院外看究竟,回来说:“人已经死了。P股底下流了一大摊血,裤裆撕破,有样东西祼露在外面,齐根儿掉了。我们去时,正碰上有条野狗叨去吃了”



  小太监拍拍手,笑道:“痛快痛快!”



  说罢,小太监就要转身离去,被老者从背后拦腰抱住,叫道:



  “好汉你不能走,你在我家杀死人命,明日必须见官,说清了再走不迟。”



  小太监脱身不得,一言半句又说不清楚,正纠缠不清时,适间那个少女披头散发地从屋里出来,泣声喊道:



  “不要为难这位恩公,不是他,女儿这阵怕是遭人蹂*多时了。”



  家人这才明白事情的根脉,众人以老者为首,全家齐排排跪在院子当中,老者发话道:



  “恩公,大恩不言谢,请到屋内叙话。”



  小太监洗洗手脸,有家人送上茶水。老者命人连夜置办酒席,款待贵客。少女梳妆整齐,小太监看时,果然是亮丽无比,俨然一位国色天香倾城倾国的大美人,怪不得惹得*贼觊觎小人惦念?小姐重新拜过恩人。小太监扶起,笑道:



  “区区小事,何必这样认真?小生受之不起啊!姑娘快快起来。”



  小姐的父亲坐在椅上和小太监闲话聊天,小姐则和母亲侧立一旁。



  老者问:“壮士听口音是外乡人氏,到此何干?”



  “我是个蒗荡书生,四海为家,闲逛至此。”小太监胡乱应付道。



  老者又道:“壮士既为读书之人,又有这么好的身手,为何不谋个出身,屈了大才不是?”



  “闲散之人,不喜受人约束,还是自由自在的好。”小太监大口喝了一口香茶说。



  “壮士家中尚有何人?”



  “父母过世已久,小生独身一人。”小太监只是随便敷衍,不想说得太多。



  “既如此,我倒有一事相求……”老者猛觉仓促,要说的话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未几,酒宴备办整齐,四人围坐一桌。小太监和小姐坐一侧,老两口对坐相陪。老夫人看看对面二人,又回头瞅瞅老者,两人会意,不禁掩口而笑。



  一顿饭吃到天光大亮,小太监让老者派家丁去县衙鸣冤。不一时门外喧哗,小太监等出门去看,官轿里走出一人,这人见了小太监先是大吃了一惊,然后倒头便拜,口中言道:



  “大哥焉何到此?”说话的正是胡三胡知府。



  “兄弟不在知府衙门做事,跑这儿做什么来了。”



  胡三说:“哥哥有所不知,自你们走后我放心不下,借故巡视,才到了此地,想是离大哥近些,倘若有事也好做个接应。今日一早,我正想再往前走走时,忽然有人跪地拦轿,说有命案在此。我匆匆赶来,不想得遇大哥,莫非天意不成?”



  小姐一家,纷纷慌作一团,知府大人都要下拜磕头的,这人是个多大的官啊,还说是闲散之人哩!难道说是皇天有眼,让他们一家得遇贵人了?



  小太监说:“昨夜我在街上闲逛,碰到一个夜行贼人,我看此人可疑,遂跟踪过来,原来是个采*贼。他正要对这家小姐欲行不轨之事,被我赶到喝出。花贼不服,与我决斗,被我杀了。其它事项等我们回到馆驿,再慢慢叙说不迟。”



  胡三见说,抬头一瞅,果见门口依着一个花枝少女,心下暗想,不如如此如此,替哥哥还个人情。



  小太监要走,老者一家苦留不住,胡三说:



  “丈丈但请留步,我还有事向你求教,不日还要来的。”



  老者一家这才罢了。



  小太监乘轿,胡三步行,一行人鸣锣开道,浩浩荡荡走了。小太监无意间掀开轿帘往后一瞅:那位少女正翘首相望他这边,两眼含情脉脉,小太监心里一动,不禁伸出手来,朝后摆了一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