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零一章 潘又安奉旨讨贼
章节列表
第一零一章 潘又安奉旨讨贼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乘八大王远攻麒麟关的机会,带领三万人马,一举拿下凤凰城。凤凰城是大城,诸王为安全起见,在出征前把自己的家小也迁到这里。凤凰城乃是八王之首福王的老巢,经十余年的修造翻盖,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如今面貌一新。福王的宫中加上诸王的妻妾,有美人无数,自然还有许多不健全的男人。小太监下令:凡是王妃王子郡主等,一个都不要放过,悉数解往京城,听候发落。其余一概不问不究,愿走的回家,不愿走的主要是那些太监,统统也到京城,充实帝王后宫。小太监清楚那里还缺数目不详的太监,别说这几名,再有几十名也能容得下。有了这些货真价实的太监作替补,就不用祸害人家民间小孩子了。小太监和胡三、刘建勋等正在王府大殿里议事,有兵丁来报说:

“王爷后宫有个太监也不走也不留,非要面见钦差大人,小的们不敢做主,特来请示大人。”

小太监说:“命他进来。”

那人一进大殿,纳头便拜,口里唏嘘道:

“差点见不到哥哥了。”

小太监急忙离座,双手搀起,安抚道:

“兄弟吃苦了。”

“苦倒没吃什么苦,主要是蒙受了些惊吓,哥哥知道我这点胆子。”王小五回答。

“不是兄弟冒充我,这阵反王们也许还不见动静哩!”

“哥哥这事也知道了?”王小五笑问。

“猜都猜个**十,那天王府的兵马围定饭庄,口口声声拿太监,我想可能是那个狗店主认出你了。我也想,你若一口咬定是我,这场戏就又看头了。根据八王草草出兵的动向,果不其然我就料定他们必是把你认成我,以为是再无对手了。”

“哥哥真是料事如神啊!”王小五感佩的说。

突然黄仁、张发存有事进殿,后面还带着一个反绑双手的汉子,此人哭丧着脸,小太监一瞧就认出是孙子旺那个狗店主。

“跪下!抬起你的狗眼看看这是谁?这是我们的钦差潘大人,也让你认识认识泰山真面目。”黄张二人喝道,两人的文化就这文化,张发存走过去踢了一脚。

孙子旺磕头如同鸡叨米般,嘴里唸唸叨叨:“大人饶命罢,小子以后再也不敢了,再说小人的老婆也让你们的兄弟给杀了!”

小太监从位子上下来,走近孙子旺,嘿嘿一笑说:“我说孙掌柜呀,你说你这个人,挣了那么大一个家业,吃穿不愁,嫖粉的钱也不缺吧,你说你还要什么?把我们卖了,你想干什么?”

“大老爷饶命,大老爷饶命!”孙子旺伏地求饶。

“饶命是不可能的,你说你想怎么死吧?这一点倒可以满足你。”小太监倒背着双手,在大殿里踱着方步说。

“我告的是太监,”孙子旺抬起头来指了指王小五,辨白说,“他不是也没死吗?”

“他是没死,他死不死和你无关。”小太监低头稍一沉思,他一生最反感有人用太监说事,稍一琢磨就想出个坏点子,因而补充说,“你的眼光没错,我这个兄弟就是太监。这样吧,我也让你当一回太监如何,以后你就不会再告太监了。”

“老爷老爷,青天大老爷,我不想当太监,我死也不当太监!”孙子旺趴在地上磕头说。

“你老婆不是死了吗,正好去当太监了,留下个东西也没用。”小太监还是那副口气,脸上笑嘻嘻的,一点没正样。

“大老爷,我不能当太监,我才四十岁。”孙子旺哀求说。

“当太监哪有什么年龄限制?我们这位大人,”小太监指了指王小五,说,“十岁那年就让人做成了太监。”

“不行不行,我如果成了太监,这辈子就算完了,我还没有儿子呢!”孙子旺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磕头求饶。

“想不想不由你!没有儿子早干什么去了?”小太监叱道。

小太监说罢将手一挥,立刻过来几个武士,将孙子旺拖猪一般架了出去。

做净身这事一般人不会,骟马骟驴的人不行,还要寻访专门专科的专家才行。孙子旺成了太监,又没有儿子,看来孙子是不可能旺的了。此乃是潘又安一时心血来潮,开了个玩笑。他捉弄了孙子旺,把人家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做了宫刑,以为是快事,没料到却促成了一场祸事,这是后话,暂且不表,后面自有交待。

诸事分拨停当,小太监命刘建勋整顿军马,准备迎接八王的反扑。等了几天不见动静,有探子来报,说是番王的部队非但未来凤凰城,反而向东向南走了,不日即将攻下羊城,还放出话来要坐南称孤道寡、自立为帝呢!

“太妙了!”小太监拍手叫道,“这一笔肯定又是老华的杰作。如果八王真要回身急攻凤凰城,我们这一点人马如何抵敌?兵不在多,但起码也得有个像样的数字。拿三万人去对抗十数万人,恐怕当年的诸葛武侯在世也不敢出此险招,莫非再唱一回空城计不成?”

众人不解,遂问小太监,说:“大人,你当时是如何知道华世雄一去便受到重用的呢?”

小太监笑道:“这也不能算是我的什么高明之处,碰碰运气罢了。不过我想,八王初举大事,必定求贤若渴,华世雄读书无数,又有一张三寸不烂之舌,馒头里混卷子也能混得过去,没料想还真让我猜着了。”

众人道:“将军料事如神,非常人可及,我等佩服至致。”

小太监慌忙说:“大家都是兄弟,你们也不必这么客气。这儿除了老刘,我比你们年长几天,也算是你们的哥吧!”

刘建勋一躬到地说:“我也要认将军为兄长,大人的胸襟、志向、人品等,实实让小弟仰慕已久。”

小太监也不客气,高兴地说:“即如此,你就做咱们的老四吧!以后再有兄弟加入,不问年龄,只分先后,按顺序排列下去。”

刘建勋大喜,先拜了大哥小太监,然后又拜二哥胡三、三哥王小五等。

小太监吩咐下去,说:“摆一场佳肴,庆贺刘将军入了我们兄弟伙。”

哥几个正在饮酒,忽听门外有人喊:“潘又安接旨!”

小太监吃了一惊,不知宫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急忙出来一看,见颁旨的竟是太监张旦旦,遂笑道:

“原来是张公公啊,先坐下吃饭,喝口水再宣旨不迟呀。”

张旦旦急忙摇手说:“不行不行,咱不能先私而后公,潘大人先跪下接旨吧,等你接了旨,我再给你磕头请安。”

小太监有心不跪,但当着这些人的面,不好做大,只好半跪下一条腿。胡三他们依例匍匐于地,等候圣命。

张旦旦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有八王造反,欺天灭世,行不臣之举,实乃罪大恶极,必欲铲除以安民心,不留后患,复我中华之大统为宜。因此特命钦差大臣潘又安兼任平叛大元帅,上马为将,下马为臣,即日起发兵剿灭叛贼,钦此。”

“完了?”小太监站起来拍拍手说。

“不完又怎样,莫非咱家敢贪污,少念了几句不成?”张旦旦笑道,随即双手把圣旨递给小太监,又说,“不信你自己看嘛,我一字都未少的。”

小太监把圣旨扔到桌子上,揶揄道:“一个兵没有,一个子儿不给,这仗如何打?皇上不发圣旨还好,发了才气人,这不是明明欺负人吗?”

张旦旦笑道:“哥哥此言差也,不发一兵一卒,不给一分一文,这才说明咱圣上英明,知人善任,知道哥哥决能破敌于鼓掌之间。”

刘建勋插言说:“大哥,趁反王攻打远地之际,咱们人马可以到各州府募集,只是这钱粮上不好说话。”

小太监说:“还差多少银子?”

胡三回答:“至少还有十万两的缺口。”

“借!”小太监拍拍脑门子说。

“找谁去借,咱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的,知道谁家有钱?”胡三问道。

“就找那个胡老头,我看他家有钱。”小太监胸有成竹的说。

“高啊!”胡三拍手说,“还是大哥计高一筹,不过你这可叫自投罗网。”

“怎叫自投罗网?”小太监不解。

“你若答应人家一件事,别说十万,二十万也是有的。若不答应,怕是一两也拿不到手。”胡三诡秘的笑说。

小太监恍然大悟,骂道:“二弟,你这个鬼家伙,也来捉弄我?行,为了王事,我就再娶一回老婆。”

众人皆蒙在鼓里,不知他俩搞的什么鬼把戏,刘建勋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大哥是太监,太监也能娶老婆?

张旦旦瞅着满桌珍差美味,故意调侃说:“今天是啥日子,搞得这么排场?快比上皇宫里的御宴了。”

王小五好不容易有了说话的机会,介绍说:“张公公有所不知,今日是我们收了个新兄弟刘将军,大家结拜庆贺哩!”

“潘元帅,能不能算我一个?”张旦旦乞求道。

“你来可就是老五了。”小太监说。

“行,老五就老五,只要大哥肯认我这个兄弟就成!”张旦旦一口咬定。

这就是史上有名的凤凰城结义五兄弟,其中三个太监(一个是赝品),在此表过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