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零二章 小太监财色双赢
章节列表
第一零二章 小太监财色双赢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带胡三胡知府王小五一干人等,分坐两乘大轿,一路直奔胡老汉家。

胡芬仙的老爹胡员外一见这么一支庞大的队伍朝他家开来,轿子里坐的,地上走的,骑马步行的,吹的打的,浩浩荡荡,熙熙攘攘,加上看热闹的人群,好一番阵势。胡员外匆忙跑进屋里说:

“看看怎么样,我估计的没错吧?提亲的队伍来了,共是三乘大轿,后一乘轿子我见过的,是那位知府大人,前面的没看清,估计是救芬仙的少年没错。你们快准备准备,到时看我的眼色行事。”

客人们刚一下轿,胡员外就要伏地磕头。胡三抢先说:

“老丈,这是我们的钦差大人,刚奉皇命兼任平叛大元帅,潘将军潘又安的便是。”

老汉别的没记住,只听得一个钦差,吓得心中一激灵:原来是钦差大人哪,一辈子啥时候见过这么大的官啊,立马又要跪地磕头,被小太监拦住,说:

“老丈快别这么多的礼数,一家人还这么外气?按理说你是长辈,我们给你磕头才对。”

瞧瞧这一番暖心窝子的话,胡员外听了心里乐滋滋的,人家都说一家人了,还说要给他磕头哩,看样子这婚事有八成了。

进了客厅,大家分宾主落座,小太监官职最高,坐了上首,再客气也不能乱了皇家法度。下面依次是胡三和王小五,对面坐着胡老汉。胡老太无座,站在胡员外一侧。

小太监是个直性子,向来不愿拐弯抹角,况且他对这家还有救命之恩。仗着这些面子,因而稍一思忖,开口便说:

“老丈,我们是借钱来的。”

老员外面沉似水,满腔的热情被小太监这一个“借”字涤荡得烟消云散。闹了半天是来借钱的呀,该不是刘皇叔借荆州吧?这些人拿着朝庭的俸禄,吃有吃,穿有穿,借钱做什么用?还不如明火执仗来抢呢!对人施点小恩小惠就图人家钱财,要钱不好张嘴就说借,为人不做官,做官都爱贪,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老者叹口气摇摇头说:

“没有。”

小太监本以为张口借钱易如反掌,没料到一开口就碰了个硬钉子,顿时满面通红,半日里作声不得。这一家门庭宏伟,房高屋大,使女仆从无数,不像个没钱的人家呀!原来是人越有钱越吝啬,一个小气鬼偏让他遇上了。不借就不借,算了,老子走人了,小太监即刻产生了起轿回府的念头。

不说小太监在客厅里发窘,单说小姐在内屋里叫苦,眼见好一桩美满姻缘活活让爹爹给搅散了。郎君在外做事,接触人广,皇家给的那一点薪水入不敷出,一分钱难倒一个英雄汉嘛。他借钱就借钱给他,要一千给他一万不撑死了,他还能要多少?老爹爹视钱如命,挣下的家业无数,别说三代,就是八辈子都花不完!

客厅的后墙,有一眼小门,小门开了个缝儿,外边看不见里头,小姐看外面却是清清楚楚。都说是嫁出去的姑娘才是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嫁的姑娘都半盆水不见了。小姐向着八字不见一撇的女婿,老爷子如何得知?

还是胡三,胡知府是个滑头,他一见眼前的尴尬场面,急忙打圆场说:

“老丈,我们今日亲临贵宝宅,本来是有两事相求。钦差大人是个直性子,急公忘私,先把公事放在前头说了。”

“还有私事,什么私事?”

老头也是个直性子,平素也喜欢直性子的人。他对自己刚才的莽撞一点都没后悔,他向来就厌恶花天酒地不知节俭的年轻人,而且不畏权贵,罡罡正气,那怕是天王老子都不怕。一听胡知府说还有私事,急忙问道。

“还是说公事吧!”小太监缓过这口气,插言道,“成就成,不成就拉倒,咱也没有赖着谁!”

小太监对这门亲事几乎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和这样吝啬的人家结亲,他想想都觉着别扭,所以说话语气就特别生硬。

老太婆不停地给老头挤眼睛,老头看见了也装作没看见,仍旧是横着脖子昂着脑袋,要钱没有,要命拿去的架势。

“要不咱把两件事一块儿说得了。”胡三脑子转得快,人又聪明,嘴口也利落,他说,“番王造反的事可能你们也听说了,皇上下旨任命潘大人为大元帅,同时就地征兵剿灭叛贼。因为路途远不是,皇粮一时半会到不了,就让潘元帅先找大户们筹措上一些。我们潘大人不是觉着和你们这一层熟识的关系吗,所先最先伸手给你们借。这是公事,私事呢……”

说到这儿胡三故意把话打住,两边瞅了瞅。

小太监佝着头不说话,气还没消呢!

胡员外这才听明白,原来他们是筹措军粮来的,不是敲诈勒索呀,他肚子里顿时就舒畅了许多。并为刚才的态度而汗顔,错怪人家孩子了。年轻人出门为皇家办事也不容易,找他借俩钱花,还是为公不为私,他怎能那样对待人家呢?这样想罢,老头就说:

“知府大人,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咱把私事放一旁,先谈公事,你说个数吧,我借。”

“数字我不能说,做主的是钦差大人,你问他吧。”胡三把球踢给小太监。

小太监也感到自己太唐突,不说明原委,张嘴就说借钱的事,放谁能放心得下?他是个识大体,不拘小节的人,也不看胡三的眼色,自己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说:

“老丈,我们想向你老人家借十万银子做军费,不知你手头宽余不宽余?打完仗后,原银奉还,利息翻倍。”

胡员外摆摆手说:“这是何话?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就十万两银子吗,条子也不用打了,我借给你们就是。”

小太监大喜,猛地俯倒在地,揖了一揖说:“多谢老丈,我代表皇上感谢你了。”

老头急忙扶起,脸上顔色突变,苍白焦黄,颤抖着声音说:“翻了天了,岂有钦差大人拜老百姓的道理?”

小太监笑道:“你是长辈,理当如此。”

胡三就要张口说私事,老员外挥手制止道:

“不说了,不说了,你们的意思我明白。平叛凯旋之后,你们来花轿抬人就是。这么好的女婿,哪里去找?我祖上积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