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五三章 郭老道越狱逃走
章节列表
第一五三章 郭老道越狱逃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有道是县官不如现官,小太监说要改善郭道人的居住环境,胡三就那么听他的话?

胡三用的办法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身的老法,小太监中惑毒整整七天七夜水米没沾牙,胡三也饿了郭半仙七天的肚子。郭老道饿的头昏脑转,眼前直冒金星,肚子开头还咕噜噜乱叫几声,这两天了也叫不动了。他实在忍无可忍,扒在牢房门口哀求对狱卒说:

“大人,发发善心,给口水喝吧!”

狱卒道:“想要喝水,我这里还有泡尿哩你喝不喝?”

“行行,我喝我喝。”郭半仙喉中生火,此时哪里顾得了许多。

“那你张开嘴,我往你嘴里呲。”狱卒说的是玩笑话。

“行,我张开嘴你呲吧!实在是渴死了。”郭半仙当了真。

“算了,还是牢靠点吧,咱才不干那种**上挂镰刀的悬事呢!你想想你都饿成那样子了,我这好歹也是块肉,不小心让你咬一口谁能受得了?我还没娶媳妇哩!不过这事千万不要给我们胡大人说,说了我的饭碗就砸了。”

“不说不说,你真是个大好人,这一辈子报答不了你,下一辈子也不会忘了你。”老道谄媚说。

“球!”狱卒骂道,“谁让你记着倒八辈子楣了。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恶老道,出家人偏爱管凡间事,你算卦算的那么准,怎么算不出自己这回落了这么个好下场?”

“贫道失算了。”郭半仙惭愧道。

“你是神仙,墙上挖个洞,跑了去球啊!”狱卒戏弄说。

“贫道没学过穿墙术,贫道也决非神仙,再说贫道也是个奉公守法的人,不想跑。”郭道人老老实实的说。

“你看你那副寒酸样子,说你是神仙,你以为你真是神仙呀!”狱卒冲一只破碗里撒了泡尿,递了进去,斥道,“喝吧,实话告诉你,我这可不是童便,老子昨夜刚逛了回窑子店。”

郭老道此时也不能讲究,双手接过,一饮而尽。抹抹嘴,感激涕零地说:

“谢谢大人!我还有一事劳驾大人。”

“你怎么这么啰嗦?有什么事你说吧!”狱卒抢白道。

“请你转告胡大人一声,反正我早晚也是个死,就请他发个善心,把我早点解决了算了,这样的罪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狱卒不屑地骂道:“你这个得寸进尺的臭老道,我们胡大人是什么人物,岂是我等随便见的?你不是能掐会算吗,你算算,这回你是怎么死,啥时候死?看你算得准不准,也让老子开一回眼。”

“贫道算不出来,再说这儿也没有签,怎么算?”郭半仙嗫嚅道。

“这样吧,我给你几根稻草棍,你算算如何?”狱卒好奇的道。

“稻草棍太短太细,上面不能写字,算不成,有竹片儿最好。”郭半仙摇头说。

“我上哪儿给你找竹片儿去?算了,不和你这个鬼老道磨牙了。”狱卒骂了一声,不耐烦的转身而去。

林如贵、齐光元两人高高兴兴地把十万两银子运上山,当天就摆酒庆贺。正喝酒中间,突然想起牢子里还关着七个人呢!齐光元说:

“哥哥,一堆儿杀了算了,留着还要管饭。”

林如贵说:“都杀了不可,怕林宗兄弟还要寻人。”

齐光元说:“你也是过河摸卵子小心过渡,林宗兄弟三年两年还不定到这儿来呢!咱也网开一面,四个小老道放了,仨保镖杀了,你看如何?”林如贵摇摇头说:“不可,不如咱粗人也干一回细活,审问审问那几个人,看看他们都是啥来头?”

齐光元点头说:“还是哥哥有远见,说干就干,咱马上就审。问明白了,该杀的就杀,该放的就放,省得呆在这儿吃闲饭。”

不一会,七个人被分别押到。齐光元翻翻白眼仁儿问仨保镖:

“说,你们为什么替老道保镖?”

“大王,你老人家就把我们悉数杀了吧!反正回去横竖是死,还不如死在爷爷你们手下。我们镖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镖在人在,镖失人亡。现在银子丢了,我们回去还不是死。”

押镖人被带下去之后,又问四个道童,一道童说:

“大王爷爷饶命,银子归你们了,放我们下山去吧!回去之后天天为你们诵经念道,愿苍天保佑你们。”

“球!做贼的还信那玩意?说,银子是哪来的,说实话就饶了你们。”

“是京城一家大户捐的。”小道童自然不敢说真话。

“我们那位兄弟为何又捉了你们的头儿去?”林如贵多了个心眼。

“说实话也是我们师父的不是,昨天晚上因为住店的事和那位好汉发生了口角,两家都要争着住上房,那位好汉不让,是我们师父多出了一百两银子,才强住了上屋,就是因此事才惹怒了那位好汉。”

齐光元听罢笑道:“朱兄弟也太小心眼了,为这么大点屁事。”

两人低头一合计,说:“统统放了吧,历来山规,要钱不要命的。”

七个人各领了五两银钱的路费,然后抱头鼠蹿,飞奔下山。

只因林、齐二人放了这七人,又生出事非,此是后话,后文自有交待。

这一日,狱卒端了碗汤,里面好歹有几根面条,打开门递进去说:

“吃吧吃吧,我们胡大人怕你饿死,让我给你端碗饭吃。”

屋里的味道实在是臭气熏天,直呛鼻子,狱卒急忙回身掩上门,躲鬼似地逃了出去。

狱卒刚一出门就有人右手提了一瓶酒,左手拎着一包下酒物走了过来说:

“兄弟,今晚没事,咱哥俩喝一壶吧!”

狱卒朝身后瞅了瞅,说:“喝就喝,反正这个半死的老道也跑不了。”

不一会外面传出了如雷鸣般的鼾声,郭半仙吃了碗面条,多少有了点精神,爬起来往外一瞅,原来是两个酒鬼已经烂醉如泥了。他拉了一下牢门,门居然没锁!郭半仙突然才料到他命不该绝,此时不走还待何时?他轻轻拉开门,扒下其中一个狱卒的衣服胡乱套在自己身上,一颠一颠地往外就走。好不容易摸到大门口,门房的人已经睡了,里面传出声音说: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有事啊?”

郭半仙压着嗓子说:“胡大人要我去给他办点事,一会就回来。”

“那好,你把门掩上就行,省得我又开门又关门的。”

郭半仙出了大理寺,又走出半里多路,估计不会有啥危险了,这才摸摸自己的头颅,念了声“无量天尊”,举手加额道:

“这条命总算又拣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