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五一章 朱林宗活捉郭半仙
章节列表
第一五一章 朱林宗活捉郭半仙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郭半仙傍晚离开丞相府,他没敢走远,也怕夜里走道不安全,还没有走出京城便在一家客店住了下来。离道成想得也很周全,他知道丞相府已成了是非险恶之地,小太监虽然已被他置于死地,但他手下肯定有人。他用的这种蛊惑之术,骗得了别人,骗不过碧云寺的禅僧法师,禅僧法师和皇宫中的关系他也听说过一二。小太监得了邪病必定请太医来治,御医治不了,不会不去劳动那个叫禅僧的老和尚。老和尚一旦出山,自然又会把小太监得的是什么病透露给皇太后等人,小太监的人自然也会想到丞相这儿。因此,郭半仙半个时辰都不敢耽误,事情一办利落,他就立马走人,等小太监的人醒悟过来时他早已出城而去了。

第二天天尚未明,郭道成便催促手下童儿和邵万强等早早动身出发。十万两银子按老称十六两为一斤算,折合下来也有六千多斤,不是小数目。王丞相为他雇了五匹骡子五匹马十二头驴,其中一头是叫驴,每一头牲口背上的负荷都在两三百斤上说话。他自己带了四个童儿,加上邵万强的保镖队伍,共是一十五人。郭道成骑在那头叫驴上,邵万强手里拎着一把板斧护卫,自然要骑马,其余则是步行走路。

出了京城之后,郭道成就再也不敢走夜路了。每日昼行夜宿,由于是负荷太重,这支队伍再快能快到哪里去?郭道成暗想:按照这个走法,到崆峒山少说也得两三个月。与其这样糟蹋时间还不如豁出千十两银子,再雇些马匹车辆,大叫驴留下,小毛驴速度太慢就淘汰了。当时王丞相说过给他换成银票带上方便,他认死理,怕银票有假,就一口咬定要现钱,这下好,堆集如山的银子反成了他的累赘。

大家紧赶慢赶,到了第六日傍晚才来到一个集镇,赶集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驻足观瞧这支奇怪的马帮,说他们是官人吧,打扮得却又花哩胡哨,说他们是生意人吧,又不知是做何买卖。这一大队人马自然要住大店,馆驿最好,多花点解银子保安全嘛!小店不行,别说住人了,马匹骡子都无法安置。

吃过晚饭之后,郭道人令童儿请出店掌柜到小房里叙话。道人问:

“店家,往西直走,这一路可安全?”

店掌柜也不是个爽快人,生意人大凡都是认钱不认人的。头前进店时这一伙人尤其是这个戴道帽的老头就跟他攀价钱,说他们住一宿只付十两银子,再要多了就换店了。店主人眼瞅瞅这十五个大人加上几十匹骡马驴头,折算下来一夜的花费用度至少也在七八两以上。他有心不允,可人家那立马要走的架势,逼得他不得不应承下来,一夜赚一二两也是一二两,房子闲着还不是闲着,遂咬咬牙,做成了这笔买卖。生意是成了,但他对这伙人的吝啬、强狠还一直在耿耿于怀,如今找来要问话,一分问路费又不付,还是白搭话。店家使了个坏心眼,说:

“客官只管放心大胆地往前走,如今太平盛世,这里离京师又甚远,哪里就有强贼?东南北三个方向不好说,唯有往西则是一马平川,好走得很哩!不过说是说,小偷小摸的还是要防着些呢。”

“多谢施主指教,”郭道人说,“这是我们师徒几人花了好几年募捐来的善银,打算回山去修缮庙宇的,房子破得无法住人了。不瞒施主你说,少说有好几千两呢!为防不测,我们还请了家信誉很好的镖师护送。那位使斧的邵姓镖师,武功盖世,有万夫不挡之勇哩!一般的蟊贼我们也不放在眼里。”

“这就好,这就好,客官你休息,我还有点小事。”店主人欲要起身告退。

郭半仙从袖筒里摸出一钱银子,说:“身上没有带得多少,这一钱银子施主拿去喝杯茶吧!”

店家不屑,有心不要,转念一想不要白不要,苍蝇也是肉,一钱银子还能买俩烧饼哩!遂接过来揑在手心里,也不言谢,一转身走了。

郭道成听店家说前头甚险要去处,也就放下心来。再说,听王相说了,他的家丁邵万强武功高强,不是等闲人物,即便有成百上千贼匪强徒拦路抢劫,恐怕也不是邵将军的对手。这样想罢,老道疑虑顿消,也不打坐,纳头便睡,直到天明方醒。

马队正行之间,突见前方有座山峰,地势极其险恶,郭道人和丞相府派来的保镖人等皆是外乡旅客,不知此山为何山。再说大家赶路要紧,也无心思观赏名山美景,管它叫啥名字,只管过去便了。

简短截说,此山正是蒗荡山。林如贵、齐光元俩人自从小姐曹花枝跟太监妹夫去了京城之后,他哥俩就成了没尾巴的驴。一般情况下,他们知道自己的本事,能吃几碗干饭,所以也轻易不下山劫掠,无非是打探好了,有了十成把握之后才敢动手。头天晚上就有喽啰兵上山来报,有一支马队夜宿山下的镇里,模样打扮好似是出家人的样子,牵骡子骑马,驴驮车拉的,带有大批银两,周围还跟着十数个貌似保镖的大汉。

林、齐二人一合计,到底是劫还是不劫?照理说,出家人挣点钱也不容易,东家化缘一文,西家施舍半分,东拉西凑的能有多少,劫来也属不义之财。按齐光元的意思就算了,放他们立马走人,僧道之人还是躲远些的好,没料到林如贵说:

“哥哥,莫如这样,明天我们下山走一遭,若是只有三五百两小银,我们就网开一面,放他们走了。若是果有千两万两的大银,就要问问他的来路,缘何有这许多银子?莫非是诈骗来的也未可知。他有钱修庙,我们弟兄们在这儿饿肚子,横竖都是一样,他是捐来的,咋不捐咱兄弟一些。”

齐光元是浑人,凡是都听林如贵的指教,见他这样一说似乎也有道理。太监妹夫临走时曾说把他们这支队伍划为官军一部,每月按时有皇粮送来,说是这么说,到如今一两皇粮也没见,谁弟兄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就说:

“兄弟,依你之言,明日咱就下山一回。”

郭道人观看了半个时辰,没见有何动静,遂催促下面人说:

“打马赶车,脚底下放利落,速速走过此山。”

还没走出几步,突然“呛啷”一声梆子响,山上蹿出一路人马。为首两位头领,一黑一黄,黑的亚赛锅底,黄的酷似**。黑脸汉手执双锤,黄脸汉仍旧是那根打狗棍儿。黑大个骑的是一匹漆黑骡子,黄瘦子则乘一头瓦灰色的叫驴。按老规矩,大老黑往后一闪,瘦黄脸出面搭话:

“老道,有话和你商量。”小个子黄脸汉叫道,“看你也是个聪明人,咱就实话实说了。如今山头物资紧缺,入不敷出,吃饭的人多,挣钱的人少。看我俩,身为一、二寨主,也都是有头有脸的角色,如今坐骑连匹像样的马都没有。这样吧,我们也不为难你们,留下你们驮子的一半,不管里面装的是石头瓦块,抑或是废铜烂铁,算做买路钱,你走你们的人,我们上我们的山,如何?”

郭道成猛见从山上下来这么一伙子人,先就吃了一大惊,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看对方人多,又不摸邵万强的虚实。遂单掌举于胸前,叫了一声:“无量天尊”,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说:

“大王实不相瞒,其实驮子里装的并非银钱,只是一些不明一文的道家传世宝典,一些书籍而已,此物对你们俗家来说不值分文,可是我们道家却视为镇观之宝,若要丢失一件,必是庙破人亡,道观也不复存在。既是大王要钱,贫道这里化得有几两散碎银子,着人打造成块,共是一百两,请大王拿去给弟兄们买碗酒喝。”

齐光元在后面听得早就不耐烦了,亮开大嗓门吼道:

“YY个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哪有功夫和你这个破老道聊闲天?只说一句,要命还是要钱?”

郭道成还要说话,邵万强抡起板斧冲了过来,朝着齐光元厉声喊道:

“大胆山贼,拿命来,老子和你大战三百合!”

齐光元是胆大功夫差,嘴硬P股软,两柄铁锤看样子似有四五百斤其实不足二三十斤。

不出十个来回,齐光元力怯,渐渐不支,急得他大呼小叫:

“风紧风紧,哥哥快撤!”

邵万强一把开山钺轮起来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看看齐光元要走,岂能放得他过。大斧耍开来,上劈头顶下砍身,又打骡子又伤人。齐光元冷汗淋淋,呼呼喘气如牛,知道今天是遇上硬手了,急忙又脱身不得,只是一个劲地哇哇怪叫。

正在这时,突然一小队人马如飞赶到,为首一人也是手使双锺,齐光元一见大喜,叫声“兄弟快来救我”,打骡子扭头便走。邵万强也曾打过照面,大家都是熟人,朝来将怒道:

“朱将军不要多管闲事,莫非你与山贼是一家?”

朱林宗怒火填胸,也不搭话,左手锤起,邵万强本能地一挡,开山钺飞出八丈远。右手锤又到,连人带马砸了下去,马还伸了伸腿,人连翻白眼的功夫都没有了。

朱林宗嫌不过瘾,抡锤又朝老道打来。郭半仙吓得屁滚尿流,扑嗵从叫驴上栽了下来,磕头如捣蒜说:

“好汉爷爷饶命,十万两银子都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