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四八章 小太监中蛊毒不治身亡
章节列表
第一四八章 小太监中蛊毒不治身亡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什么人用过,兄弟你快说呀,别卖关子了好不好?”王书贵手心里出汗了。

“武则天!”古董商人说出了三个字。

“什么什么?你该不是胡诌吧?一代女皇能用这样的破尿壶?”王书贵不是不信,而是不敢信。

“我家里也有一把这样的壶,有人出五万两银子我都没舍得出手。我想它们俩应该是姊妹壶,不信你看这儿。”古董商把壶底翻了过来,并小心翼翼地用手指甲刮去多年的锈蚀。

王书贵眼神尚可,只是稍有点花,他低头一瞅:天哪,果真被他的朋友言中,壶底依稀可见四个大字:大周御窑,中间一个圆圈,里面有个大大的“zhao”字,上头一个空,下面一个明,不是武则天的名讳是谁?

朋友走了之后,王丞相家这把尿壶自然就成了传世之宝,洗刷擦拭干净之后,悄悄放于密室之中,轻易不肯拿出来让人过目的。如果平常老百姓家有把价值五万两银子的尿壶,自然是发大财了,但出在宰相之家又当别论。王书贵不缺钱花,不可能打这把祖传尿壶的算盘,如今这阵到了节骨眼上,他才想家中还有件镇宅之宝。

王书贵令管家亲自带着邵万强等十个壮汉,去当铺里当尿壶。不多时管家派人回来稍话,店掌柜只出五千两,多一个子儿都不收。

王书贵咬咬牙,说:“妈妈的,猪肉当豆腐卖了。五千就五千吧,不是急等着用钱嘛!告诉店掌柜,不许变卖,三月之后拿钱去赎。”

凑够了五千还差五千,堂堂相国多少年来才是第一次捉襟见肘、囊空如洗,莫非还真要砸锅卖铁不成?王丞相开始骂娘,骂贪心不足、狮子大开口的郭半仙,骂为富不仁、乘人之危的典当铺掌柜,骂那个满肚子坏心眼的胡三,最终才骂到小太监头上。小太监将死之人,就放他一马,嘴里积些阴德不骂也罢。

钱不给足怕郭半仙不经心做事,把小太监搞个半死不活的,二天醒来东山再起,麻烦还不是在他头上。王丞相和别人借钱张不开口,最后才想起女儿。

王诗媚也有她的难处,宫中财宝无数,可那都是有账可查的,谁能想拿就拿走,皇家的东西是好拿的?王皇后万般无奈,最后把娘家陪嫁的一条钻石链子交给父亲,才算把这一关搪塞过去。

王书贵一家几乎是倾家荡产,郭半仙又使出平生所学之法力,小太监焉有不死之理?

郭道人这次用的这种蛊惑之术在玄学中也叫“勾魂摄魄大法”,不是俗常那些道人和尚、巫婆神汉等常常采用的装神弄鬼的雕虫小技。蛊惑术通常又分三类,一为只取其魂不取其命,叫作“断魂法”;二为摄其魄使其六神无主,称作“疯颠法”;第三种是直接取其性命,就是“勾魂摄魄大法”,郭道人这次就是采用的第三种,也是最狠最绝的一种。他是想一举而置小太监于死地,使其永不得翻身投胎,转世**。

按理说,郭疯子这一招也忒狠毒了些,小太监和他素来无怨无仇,俩人井水不犯河水,他何必要对人家下此黑手?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郭道人虽有仙人之称,却无仙人之体,一张口就要吃饭,一起床还要穿衣,手下有一大帮子人,还有一片规模宏大的洞府道观,哪样事不花钱?他一辈子能有几次碰上当朝宰相请他出山的差使?这次如能功成事就,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到手,下半辈子不出山也都差不多了。郭道成装傻又不是真傻,这点道理还搞不通?

再者,宫中乃是净地,混入一个不净之人,成何体统?小太监横行宫帷,遍行恶事,使皇室血统混杂,天子之气靡乱。如此下去,朝将不朝,国将不国,坏了法度,岂是小事?

郭道成如果把朝中败坏风化的恶人除了,即便是用的蛊惑邪术,也是为了整顿皇纲朝纪,为皇家尽一份力,不求有功罢了,何罪之有?

诸事准备齐全,静室里早已布置一新。墙壁正中间张贴着太上老君之神像,下首是各位列神列祖之神位,再其次才是各样时新果品供品,三牲之首等等。屋墙四周统统用黑布遮蔽,门缝窗棂皆是密不透风,唯一出气的风口便是那个临时安放的烟囱。

小太监的伪身是一个草扎的稻草人,纸衣纸裤,头上也有发辫儿,头顶别着一枚绣花针。脖子上挂着一个令牌,上写“潘又安”的名字及其生辰八字。胸口插三把利刃,刀上写得有字,即:勾魂刀、夺魄剑、断命刃。

郭道人每日作法三次,作法时端坐于蒲团之上,焚香祷告一番,便两目紧闭,凝神静气,气贯丹田,面红耳赤,手足乱舞,冷汗淋淋,手提三尺宝剑,口中念念有词,对方尚不知端地,自己先灵魂出壳了。

第一日天刚一亮,王丞相急忙打发人到后宫门口刺探消息。赵小高那边接住,两下都是约好了的,互相打个手势,对上暗号,赵小高塞一个纸团给对方。仆人扭身便走,神都不知,鬼岂能觉?王丞相中午下朝回到家中,有从人把纸团送上,老王看罢大喜,自语道:

“真乃天助我也,郭大仙名不虚传,小太监死期到了!”

小太监一夜未能成眠,先是焦躁不安,继而口渴难耐,再往后便是和衣而起,满房子乱钻乱窜。姹、紫、嫣、红等不敢怠慢,急急派人捎话给太后。太后匆匆赶来,小太监神智已不是很清楚了。太后大惊失色,不知安儿得了啥病,眼中流泪,口里念道:

“我的儿啊,你这是咋了?倘若你有个三长两短,为娘今后可要依赖谁呀?这一大摊子事要哪个去料理?”

太后边哭边令人速速去请太医,十数个医官轮流把脉,纷纷摇头不敢下药。太后骂道:

“养你们这些饭桶,莫非只是聋子的耳朵,当样子看的?王儿若是有些好歹,定取了你们这些人的狗命不可!”

御医们皆匍匐于地,磕头如捣蒜说:“太后息怒,非是我等不尽心为王爷看病,乃是此病来得蹊跷,脉相杂乱不堪,王爷像是得了癔症,又像是得了疯症。依我等之见,太后不如早想办法,迷信病就当迷信病来治吧!”

“你等胡言乱语,怕是推卸责任,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就疯了不成?”

话是这么说,太后还是暗地里着人,速速去附近庙堂里寻找一位得道的高僧前来瞧瞧,问问安儿得的到底是何症侯?

尚未捱到当天傍晚,小太监潘又安便口鼻喷火,大口吐血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