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四六章 王丞相请出疯道人
章节列表
第一四六章 王丞相请出疯道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放出去的人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回来,均是摇头摆手地说找不到这样的世外高人。王书贵把办事的人统统臭骂一顿之后,也照样是束手无策。冷静下来设身处地地想想也是,大凡高人,不是隐居在深山古刹之中就是藏逸在莽莽人海里面,这些人皆是神龙见首而不得见尾,可遇而不可求,大张旗鼓地到哪里去找?

王丞相为此事着急发愁,因而日日不思饮食,夜夜不得安眠。勾栏院里不说,就是那一帮俏丽的小丫头们也让他完全失去了兴趣。在这般情况下,王丞相仍旧回到他的正室夫人身旁。老夫人见他整天一副哀声叹气、愁眉苦脸的样子,很是关切,遂问道:

“老爷有何心事,说出来不妨让老妻听听。”

王丞相不屑道:“你一个妇道人家,说给你听等于是对牛弹琴,不如不说。”

老夫人道:“放屁大小总有点风,妇道人家咋了?没准还会替你出个高招呢!看你那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别人心里就不烦吗?”

王书贵回身瞅瞅和他生活了多半世的老妻,心有不忍。夫人生于官宦之家,当年人家也算是个花枝招展的千金小姐哩!嫁了他之后,温厚贤德,事事随他,百依百顺,从未和他红过一回脸。夫妻本是百年交,同享福贵共患难。这样想罢之后,他才把自己心中的难心事儿倒了出来。

未料夫人听了之后却哈哈大笑不止。

王丞相不解,问夫人为何发笑?

夫人道:“老爷,你也是位极人臣,身为百官之首,总揽朝中大事,也算是人中枭龙了,焉何因这点小事而一筹莫展?”

王书贵顿时喜笑颜开,道:“莫非夫人成竹于胸?”

“我一妇道人家,有甚见解?”夫人反倒摆起了架子。

王书贵屈尊敬贤,忙施一礼道:“夫人,你我本是一体,何必要拿我一手?不知我这里已是火上房了的吗?”

夫人不慌不忙道:“夫君,当年为咱看风水的那位郭半仙,我看他就是位得道的高手。”

王书贵恍然大悟,拍手顿足道:“都怪我一时糊涂,怎么把他老人家给忘了?只是不知此人尚在世否?”

“怎么能不在世了?那时他不过五旬上下,十年之后也就是六十的人,不会不在世的。”夫人坦然道。

“这个人云游四方,整日疯疯傻傻的,不知哪儿去寻?”王丞相作难道。

“找他家呀?”夫人提醒道。

“这种人哪能有家?出家人无家嘛!”王书贵叹道。

“文世昌和他不是朋友吗?”夫人说。

“也只是个一般的朋友,不过可以找老文试。”王丞相想碰碰运气。

下人请来文世昌,王书贵说了想找郭半仙的话,文世昌摇摇头说:

“恩相,此人我怕是也有五六年没见了,不知所终。”

“他有家没家?”王书贵不甘心的问。

“他哪里会有家呀!不过听说他和冯金刚熟,好像有点狗屁亲戚关系。”文世昌道。

“你是那把壶不开提那把,老冯已是死了的人了,你提他还有什么用?”王书贵嗔道。

文世昌说解释说:“老冯死了,可他家里有人啊!”

王书贵不禁叹道:“老冯死了之后,他家里人提出要一万两银子的抚恤金,我没答应。他死在小太监的手下,又不是亡于王事,不算为国捐躯,朝庭自然不会出钱,莫非还要我替他掏腰包不成?”

文世昌低头沉思了一下之后,说:“恩相,如此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之计。”

王书贵责备道:“说呀,在我面前还要摆样子。”

“令相府里的人去到冯金刚家,就说是杀害老冯的人打听清楚了,就是后宫太监潘又安。现在要为老冯报仇,势必请出高人郭半仙,问问他们知不知晓郭半仙的下落?顺便给他家带去一千两银子,以解他家无米之炊。”

“一千两银子,你让我哪里去找?你知道一个翠花案把我闹的,小太监挟嫌报复,后妈打儿子暗中使劲,几乎没让倾家荡产,现在哪里还有那么多银子?一百两吧!”

“一百两拿不出手,怎么说人家也是位总兵将军,虽然死得不明不白,你我清楚那也是没于公事,至少五百两。”文世昌强辩道。

“这样吧,老文,”王书贵想了想,说,“按说老冯之死也与你指挥不当有关,你也脱不了干系。我出二百两,你再凑上一百两,打发了老冯的家人,如何?”

文世昌叫苦道:“不瞒恩相您, 我实是没有那么多,一大家子人,要吃要喝的,我的四品官职已是十年没升迁了,皇粮老是那么几担,人口却是不断增加,您说我哪里有钱?”

“算啦算啦,”王书贵摆摆手说,“我还是二百两,你拿五十两,凑个二百五的数,这该成了吧?”

文世昌叹口气说:“二百五不吉利,我出四十八两吧!就这样回去张口,还不知道你弟媳妇怎样数落我呢?不断我三天伙食还怪!”

王书贵不耐烦地说:“去吧去吧,等我以后有了银子,再替你补上,算我借你的行吧?”

因为是事情紧迫,王书贵和文世昌急忙着人提着银子去说话。冯金刚家人听说是为老冯报仇的,也没计较钱多钱少,二百四十八就二百四十八,有一两总比没一两的好,遂收下银子,而后就如实道出了郭半仙的下落:崆峒山出家为道。

郭半仙和冯金刚是表亲,当初冯金刚出头去杀小太监的时候,老冯曾经找过郭半仙,郭半仙掐指一算说:

“表弟,此事不妥,那个小太监罡气正旺,东西南北有四驾财神护佑,怕你不是他的对手。”

冯金刚立功心切,不以为然道:“哥哥,有丞相大人做我的后台,一个阄人又能奈我何?”

“阄人虽是阄人,恐怕是个赝品。表弟听为兄一句话,自家生命要紧,还是辞了这份差使吧!”

冯金刚嗤笑表哥郭半仙胡言乱语,不听自去,后果然丢了性命。

崆峒山远在甘肃平凉,来往路程至少也在五千里上说话。

郭半仙在山中修道,偶尔也到四处走走,这一日正在洞中打坐,忽听小童前来报说:

“山下来了三位施主,为首的叫邵万强,说是当朝太宰王丞相派来的使者,要和师父您说话,见还是不见?不见我就打发他们走了。”

郭半仙低头沉吟片刻,知道这都是前生劫数,这回不出山也由不了他,因而便说:

“童儿,请他们三人进洞,为师要和他们说话。”

郭半仙原名叫郭道成,自幼去崆峒山白云观出家学道,师父看他仪表不凡,道行极深,是个不可多得的道学好苗,因而对他格外器重,授于他五术玄学大法,以及老子的《道德真经》等。师父临升天弥留之际,曾一再暗嘱于他,有一王姓之朝中重臣,切莫与他为敌,否则将后患无穷,坏了自己一世英名。

这位王姓之人,郭道成一直未能悟出是哪个。说是王相,姓虽暗合,但似乎又不尽相同。师父又没有说出具体名字,朝中姓王的大臣少说也有十数位,到底哪个是呢?既是重臣,必定是举足轻重的股肱之臣,当今在朝中数得着的除了王丞相,其次就算潘又安了。然而潘又安姓潘又不姓王,肯定与此无关。由此看来,道行再深的高人,也只能是知其一不知其二,潘又安的出身来历,一个得道高人竟不能测出。

郭半仙也叫疯道人,其实他即不疯也不傻,装疯卖傻是他的一种手段。到了关键时刻,有些话不便明说或是压根就不想说或是说不出来时,便装疯或是装傻,忽悠东家过关。大凡世外高人,都有这样手法。郭半仙平时也不装傻,只是到作法之际才会装傻。此时更显得他道法高深,嘘得世人皆以为他是真成神了。

不日即到相府,王书贵大开府门,亲自出门相迎。接到书房落座,有童儿送上香茗。王书贵细细观睹这位半仙之体,已是年阶六旬之人,但仍是面清气爽,唇红齿白,发如墨染,双目炯炯。一身道袍道服,头戴道冠,步履矫健,身板挺直。因为也算是故交了,稍一客套,便直言相告,道出了自己的心腹之事,说:

“……郭大法师,您想想,一个假太监祸乱内宫,我做为众臣之首者岂能有一日安宁?”

郭道成听罢暗忖,不出所料,果如其预测。王丞相所算计的那人正是他在崆峒山白云观中就算中之事。遂掐指一数,道:

“丞相不必担忧,待我用蛊惑之术击他,不出三日,定然要了那个假太监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