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四二章 宰相肚里能行船
章节列表
第一四二章 宰相肚里能行船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王三的神色比翠花还要慌张十分。

“我是说我肚子里有小孩了。”翠花又重复了一遍。

“你怎么知道的?”王三但愿这不是真的。

“女人连这都不知道了,还叫女人吗?”翠花苦笑笑说。

“哪怎么办呢?”王三没了主意。

“哥哥, 我们跑吧!”翠花征询王三的态度。

“侯门深似海,我们能跑得了?”王三毕竟来的久,相府里的关节知道得多些。

“那就死路一条了吗?我舍不下我肚里的娃呀!那可是我俩的骨血。”翠花焦急万分的说。

“有什么好办法?早知有这么一天,还不如……”王三佝偻下头,一筹莫展的样子。

“王三,你还像个男人吗?”翠花瞋目盻之,脸色好可怕。

“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王三睁大了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翠花。

“我要你去死,你敢吗?”翠花亮出了底牌。

“死,死了就完事了?让我去死可以,可我放心不下你。”王三语无论次的说。

“傻瓜,我能让你一人去死吗?要死我俩一块死,阳间里不能做夫妻,阴间里咱俩当两口子去。”翠花哀哀的说。

“行!你说怎么死吧,我听你的。”王三下了决心说。

“出路一条都没有,死的方法却很多,吃药、上吊、跳井,哪样不能要人命?”翠花已经存了想死的念头。

王三有心想说肚子里的娃娃只要翠花不开口,谁能知道是他王三下的种?可是他不愿让翠花一人背黑锅,再说这种话他也开不了口。

翠花仿佛看出了他的心事,说:“哥哥,不是我硬要拉你做我的垫背鬼,你想如果我莫名其妙的死了,老贼肯定会翻腾个热火朝天,不知还会冤死多少人哩!自己的P股自己擦,咱不连累别人。”

“能不能找相爷商量商量,我给他多磕几个头,多说些好话,让他把你嫁给我。”王三还是不想死。

“你做梦去吧!”翠花咬牙切齿的说,“老贼有那么好心眼?你把他的老婆搞大肚子,他能放过你?”

“你俩不是没拜堂成亲吗?”王三不解。

翠花说:“府里这么些丫环使女,哪个没遭过他的玷污?他又和哪个拜堂成亲了?我说了你不信,你自己去找王书贵,他要是允了你和我的婚事,我天天给他烧高香,求佛爷保佑他长命百岁。”

“我试试去吧。”王三说。

第二天王书贵早朝回来,有丫环使女例行公事地给丞相揑腿揉肩喂香茶。王三一进书房就“咕咚”匍匐于地,头碰得地板嘣嘣响。

“原来是仨啊,有事吗?你到府里有些年头了吧?听说你人老实,干活也不错,我正想瞅机会奖赏你哩!起来吧,有话慢慢说。谁欺负你了你给我说,相爷我为你做主。”王三赶了个好机会,王书贵这阵心情不错。

“我想求相爷一件事。”王三脑门儿挨着地板说。

“什么事啊,说出来我听听。”王书贵伸出右手捋了捋他那几根山羊胡。

“我想娶个媳妇。”王三嗫嚅道。

“娶媳妇,好事啊!”王书贵哈哈笑道,“有主了吗,看上谁家的姑娘了?”

“我想娶翠花。”王三的头皮仍旧没有离开地面。

“嗯------”王书贵拉长了脸,他知道王三说的是哪个翠花,大翠花他已经卖到**院去了,现在府里只有一个翠花。真是他妈的出了怪事了,一个臭奴才苦力竟盘算起他的小妾了!王书贵极力忍住不发作,问道,“你打算出多少银子娶翠花?”

“相爷每年给我开三两饷银,我一直没舍得花,十五年一共是四十五两,全给相爷您。”

“四十五两你就想娶翠花呀?实话对你说吧,翠花是我花五百两银子买来的。你啥时候凑够这个数,咱们再商量。”王书贵耐着性子说。

“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有那么些钱,我一辈了孝敬您老人家,给您当驴做马行吗,愿相爷开恩,我王三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王三苦苦哀求道。

“当驴做马?我又不缺骡子缺马,干嘛把你当驴使?既然你一辈子凑不够这个数,那你就一辈子打光棍去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臭苦力谋算我的贴身丫头,这真是天下少有的怪事。我警告你王三,从今以后从你嘴里再冒出翠花这两个字,当心我敲断你的狗腿。”王丞相终于忍无可忍,动了肝火。

“相爷,我……”王三从一进门,那个姿势就没变过,脸色看不清楚,脊背上的衣服可是已让汗水浸透了。

“滚!”王丞相大怒之下,几乎没把丫环给他喂水的杯子碰翻。

无望的王三又回到那棵大槐树下,然而这回翠花没来。他焦虑不安地等了一个又一个晚上,始终未能再见到翠花的面。这天他独自一人在花园里铲草,忽见翠花慌慌张张跑到他跟前,递给他一个药包,说:

“哥哥你把这包药吃了,咱俩在另一个世界见面。”

王三服了药的第二天早上,见门口有人打架,他既不是去帮谁,也不是去凑热闹。他不知提督是多大的官,他似乎有话要对那位新任提督说,可是他往前踉跄了没两步,便倒地吐血身亡。

翠花姑娘如期把另一半毒药呑下,奇怪的是她却没有死成。王三死了之后,王书贵立即就派人把她看管起来,她被锁在一间空屋子里,屋子里只有一张木板床,一把小凳子都没有,其它更是别无一物。翠花解下自己的腰带,站在木板床上,悬梁自尽。

王书贵和胡三正在书房里聊天,听人来报告说翠花姑娘上吊了。丞相心里有鬼,又不便明讲,不耐烦地摆摆手说:

“不就是死了个丫环嘛,多大的事?把家里人请来,多给些银子,尸首他们如要就要,不要你们找几个人拉出去埋了就是了。这些事也来找我说,不见我和胡大人正谈公事吗?”这边安排完,他又转身对胡三说,“这件事是我的府内小事,就不要惊动胡大人你了。”

胡三笑道:“既然让我赶上了,不妨去看看。”

王书贵暗暗叫苦不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