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四一章 自古侯门深似海
章节列表
第一四一章 自古侯门深似海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王三是个苦命的孩子,自幼父母双亡,亲戚族人把他卖进相府为奴,一晃就是十好几年。王三为人本分老实,整天只知埋头干活,别样闲事从来找不到他。府里人数不多不少,怕也有几百口子吧,王三既无好名声也无坏名声,仿佛是有他也五八,没他也四十。光阴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眼间王三已是三十岁的人了,娶媳妇的年龄早过了,没人痛没人爱的一个下苦人,又没多大本事,谁能想起为他说一门媳妇?王三自己的难处自己知,牙打落了咽肚里,头碰破了帽子盖,他不找别人的麻烦,别人无事自然也不会寻他的开心。

宰相府后花园的边角上有棵大槐树,七月槐花正茂盛的时候,王三每天干完活后都会到树下稍坐片刻。他无心欣赏花园中姹紫嫣红的美景,也不敢偷窥前来赏花摘花的府中女子,只是独自一人静静地在那儿坐一小会儿。记得很小的时候,他们老家院里也有这么一棵槐树,那时爹娘都在,夏天的傍晚,大家围坐在大槐树下吃饭,那个情景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饭食虽然不好,粗茶淡饭,有时还会吃糠咽菜,但他觉着很惬意、很幸福,那才是他金色的童年。每当想到这些的时候,他有时还会忍不住暗自垂泪。

这天,王三干了一天的活计,吃完饭已经很晚了。别人都已上床就寝,而他还牵挂着那棵树,还想回味一下幼时的甜蜜。天虽然已经完全黑了,但王三路很熟,他没有费多大功夫就到了那棵树下,正要找地方蹲一会儿的时候,他突然抬头看见树上吊着一个人!

王三的胆子本来就小,一个死人足可以把他吓个半死。可是这时候不知为什么他的脑子反而清醒了:如要回去喊人,来往这么远,倘若他还活着呢?救人一命不是说胜造七级浮屠吗?七级浮屠到底是啥样物事至今他也没搞明白,反正是好事没错。

事不宜迟,他立马站起来抱起那人的身子往上托,再一用力就够着上吊的绳儿了。绳子是够着了,但是一只手无法解开绳扣,他就用指甲撕,好不容易撕开了几股,再猛一扽,绳断了。

把人款款地放在地下之后,王三才发现是个女的。他有心扔下不管,又怕引出事非,有心要管又不知如何插手?正当王三犹豫不决之际,大概是悬挂的时间不长的缘故吧,那女娃儿竟然醒了,只见她嘤咛一声,竟突然地坐了起来。

王三挓煞着双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呆头呆脑地站立在一旁。

“这是什么地方?”女孩儿说话了。

“相府后花园啊!”见问,王三不能不答。

女孩触到了地下的绳子,又问:“是你救了我?你是谁?”

“我叫王三,一向在府里干活,我看你吊在树上,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王三仍旧垂手而立,规规矩矩的站着。

“王三哥,”女孩说,“你不该救我。”

王三这一辈子是第一次有人喊他为哥,他顿时心里乐滋滋的,救人的感觉真好!

“活着吧,活着总比死了好。”王三劝人也不会劝。

“我是死了比活着好。”女孩忧怨的说,“王三哥你不该救我啊!”

“为什么?”王三半辈子也没和一个陌生女人一次说过这么多的话。

“我让老贼玷污了,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女孩说话倒也直爽。

“老贼,哪个老贼?”王三不知老贼是谁。

“这个院里还有几个老贼?”女孩以为王三知道。

王三细数了一遍府中的长者,最后才想到王书贵,但他不敢肯定,惊讶道:

“你是说相……”

“除了他,还有谁?”女孩咬牙切齿道。

“算了,咱斗不过人家,不和他计较,咱活咱的人,妹子。”王三自己都奇怪起来,竟把女孩喊了声妹子。

“王三哥,我知道你,你在府里是个好人。”女孩说。

王三还是平生第一次有人说他是好人,而且还是出在一个妙龄女子之口,他心里顿时热乎乎的,随口问道:

“妹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翠花。”女孩回答说。

“府里好像还有个叫翠花的,我偶尔见过几回,你的声音好生,肯定不是那个翠花。”

“我是新来的,进府还不到仨月。听姐妹们说,老贼不是好人,我时时防着他,最终还是没逃过他的毒手。”翠花恨恨的说。

“咱们还不是跟东家买来的牲口一样,打骂宰杀由人家说了算。我在府里久了,看的多了,所以也就习以为常了。”王三感到自己的兴致特好,说话口齿也伶俐多了。

“王三哥,你常到这儿来吗?”翠花不经意的问。

“是的,我几乎每天都到这儿坐一小会儿。”王三老老实实的回答。

“你明天还来这儿吗?”翠花又问。

“来的。”王三不知翠花是什么意思。

“明晚我在这儿等你,有话和你说。”翠花认真的说。

王三宛如天上掉下个金元宝,高兴地不知说什么好,男女之间有什么话说,无非就是那个。他慌忙回答说:

“行行。”

翠花说:“王三哥, 谢谢你救了我。我要走了,时候久了,老贼一旦发现我不在屋内,必然命人来找。如若让他发现什么,打死我倒也罢了,可是我怕连累到你。”

“你能行吗?要不让我送送你。”王三弯腰去扶翠花。

翠花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说:“不碍事,王三哥,你再坐一会,我先走了。”

王三目睹翠花姑娘的身影掩没在夜色中,他的心里痒痒的,他巴不得天赶快亮起来,日头再赶快落下去。

一来二去,大槐树下倒成了他俩幽会的胜地。大树的后面,绿草掩隐中,有块青石板,他俩常在那儿悄悄说话。

突然有一天,翠花惊慌失措地说:“哥哥,我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