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三八章 美提督奉圣命游街夸官
章节列表
第一三八章 美提督奉圣命游街夸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王丞相绞尽脑汁要在新提督府里安插一个内线,到底是派男好还是派女好?如果新任九门提督果然是个女的,那么男人就根本到不了她身边。如果他是男人,给他派个年轻美貌的女仆从道理上又说不过去。思量来思量去,也没琢磨出个正点子。最终他想到皇上,什么事一旦经过皇上,不合理也成合理的了。让皇上赏这个新提督十名**,既可以做下人,又可以当老婆,怎么使用全在当事人自己处理了。后宫里又是女儿主事,**怎样鳞选,诗媚必有算计。

第二天早朝,王书贵有本启奏,言道:

“陛下,恭贺皇上又得一良将,九门提督曹安民曹将军武功盖世,打得擂主后宫太监赵小高屁滚尿流,满地乱爬,实属奇事。臣又闻新任九门提督乃是外乡人氏,乍来京师多有不便,生活自理也有一定的困难,莫如我皇发天地之宏恩,开人臣之福地,赏赐他十名**,以便照应提督大人的饮食起居。曹将军也必将感恩载德,铭记肺腑,忠心报效皇家。”

小皇上一听,心中就乐了,宫中那么多的女子,正愁没地方发落呢?索性给这位提督爱卿赏赐了,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他没事也天天晚上俯在这些女子身上讨要豆豆吃去。小皇上自己这样想着,奇怪的是母后那儿没拽绳儿,也没说允也没说不允,干脆自己就做一回主吧!十个丫头算不了什么大事,体恤大臣也是母后常教导的,于是就宣旨道:

“后宫速选十名**送九门提督府上,钦此!”

小太监站在三班之中,不由一阵低头沉思,想不出老贼这回耍得是什么鬼花招?按说,花枝本就是女儿身,身旁添十个女子也无碍大事。放在别人嘴里说出来本应是常理,可是经过王书贵的口,总让人提心吊胆,心存疑虑。小太监正犹豫哩,小皇上的圣旨已经下来了,他潘又安即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断难违了圣意,此事也就只好如此这般了。

王书贵心中暗喜,佟丫头这次没有从中作梗,大概是她根本就没有猜透他的良苦用心,也可能压根就没想到那个在校场上耀武扬威的小白脸是个赝品,如果一旦发现这个冒牌的九门提督是个巾帼,就有好戏看了!国朝大法,历来不许女流之辈入朝为官,她佟碧玉贵为皇太后,还不是羞羞答答地躲在幕后搞暗箱操作吗?

当日曹花枝跨马出了校场,早有胡三、王小五、张旦旦、张发存、华世雄、黄仁、朱林宗、毛兴旺、贺老五等一帮兄弟在场边接住,大家齐声赞道:

“嫂嫂好威武啊!”

曹花枝猛见到这一大群男人围住叫嫂嫂,顿时面红过耳,含羞笑道:

“我现在是男人,你们没见我一身武生打扮?不可称我嫂嫂,倘若被人听了去,又给潘郎舔麻烦。”

众人说:“这个请嫂嫂不须吩咐,我们和大哥都是过命的兄弟,这里说话旁人是听不到的。”

曹花枝这才打消了顾虑。

几人骑马的骑马,坐轿的坐轿,大家一起到了曹花枝住宿的那家旅店,要了间僻静的客房,有人扔给店小二一大锭银子说:

“不要啰嗦,好酒好肉只管上来。”

不多时,小太监也匆匆赶来。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齐声夸奖曹花枝的武功高强。

小太监说:“本来这是一场恶战,没想到会草草收场,主要让人给搅和了。”

众人不解,齐道:“哥哥怎会如此说?”

小太监把昨晚赵小高被太监们扣留并且几乎没杀了事说了一遍。

众人道:“这是哥哥你多管闲事,就把那狗日的杀了才好。”

“杀一个赵小高事小,王诗媚追究起来,不知要冤杀多少太监?”

大家想想也是,又说:“可惜今日嫂嫂也未能杀了那厮。”

曹花枝道:“我本想杀了此贼的,可是后来看他那个死皮癞脸的样子,竟无法下手了。”

小太监说:“赵小高这种恶人,口里说的好听,心中肯定不服,早晚还会寻出些事来,花枝必要早做防备才是。”

曹花枝说:“他在背后下手,我上哪里去防?”

小太监说:“算了,不去想那些了。总而言之,贤妻夺得一个提督回来,该要庆贺庆贺才对。”

不一会,酒菜上齐,众弟兄陪着曹花枝开怀畅饮。胡三提议,新嫂嫂初来乍到,大家要轮流请客接风。

朱林宗说:“好快活,明天我先请师娘。”

曹花枝听了诧异,道:“嫂嫂就嫂嫂,怎么又成师娘了?”

小太监把这段往事又叙说了一遍。

胡三说:“不行不行,你最小,还轮不到你说话,这地方除了大哥就是我,明天该我先请。”

朱林宗好说话,说:“你请就你请,不过就是掏俩钱的事。这里除了大哥,你的官职最大,你说了算。”

曹花枝道:“兄弟们都在朝中做什么官呀,说出来也让嫂嫂听听。”

小太监笑道:“在座的可都是朝庭大员呢!胡三兄弟主管大理寺,旦旦和小五兄弟都是尚书,老华是御史,其余兄弟皆是将军。”

曹花枝道:“满朝文武,这里来了小一半,花枝我算开眼了。”

众人都说:“吃水不忘掘井人,不是大哥,我们何曾有今天?统统做梦去吧!”

大家说说笑笑,好不快活,这一席酒只吃到天晚方散。众人先告辞了,以便留点时间让他们夫妻俩说说话儿。曹花枝柔情绵绵地瞅了小太监一眼,埋怨说:

“郎君,你就这样走了,撇下我一人住在这陌生的屋子里?”

小太监苦笑笑说:“有什么办法,官身不由己,端上人家的饭碗,就得听人家指点呀!”

“贫嘴,还给我耍官腔?”曹花枝笑嗔道。

“不是我耍官腔,我P股后头那一大堆事,不管能成?”小太监皱了皱眉头说。

“郎君,今晚陪我住一宿,明天再说明天,行吗?”曹花枝哀求道。

曹花枝小鸟依人的样子,全无了午间演武场上威风凛凛的大将风度。小太监心里一动,不忍心拂了爱妻的留恋之情,他发了发狠,说:

“行,天塌下来也不管了,今晚就住下。”

曹花枝立刻转忧为喜,欢天喜地地说:“郎君,我给你打水洗脚。”

小太监道:“叫小二把水送来就行,干嘛要劳你动手?”

曹花枝执拗地说:“不嘛,我今晚就是要亲自侍候你,也尽尽我为妻的责任。”

小太监心里一热,动情地说:“枝儿,我以后永远都不欺负你。”

“傻瓜,”曹花枝往小太监的脑门上轻轻戳了一指头,笑颜说,“你真是个傻瓜,别发呆了,快洗了上床睡觉。”

是日,皇上发下圣旨,差太监尚书张旦旦带人送来大红锦绣河山袍服一套,四品官帽一项,金丝玉带一条,黄金五百两,白银五千两,绫罗绸缎二十匹,**十名,择吉日迁往提督府。并命新任提督自即日起,骑高头骏马,由朝中派员带路,全京城夸官游街三日。

京城的百姓扶老携幼,摩肩接踵,汇聚在道路两旁,观看新任九门提督官。看到的说“新提督长得真好看呀”,没见的人说“新提督是天帝派来的星君,看了给人添福气的,怎么也要看一眼才是”。满城热闹非凡,尤如过大年一般。

游行队伍正行之间,忽有开路的小卒来报:前面正是丞相府邸,府邸门竖有“相府重地,文官下轿,武将下马,黎民百姓磕头打拱而过”的招牌,问提督大人如何处置?

当日开路的朝庭官员正是猛将朱林宗,未等曹提督开口,小朱便大声喝道:

“管他什么相府不相府,锣鼓敲起来,喇叭吹起来,径直过去就是!”

曹花枝一听这就是那个老贼王书贵的府邸,气也不打一处来,有心要折折那老贼的威风,朝下吩咐说:

“不可径直过去,府门前绕三圈再赶路。”

朱林宗听着高兴,不由竖起大拇指赞道:“提督大人英明!”

宰相府当值的门官王福,听门外熙熙攘攘,命人打开大门往外一瞧,府门场地上竟有人胆大,当街跳起了锅庄舞。王福大摇大摆地出来,手指曹花枝恶声骂道:

“狗官,你是个什么东西?丞相府前不下马,还要在这儿转圈儿?这是皇上亲发的圣命,难道你敢违旨,不想要命了?”

曹花枝不屑说:“本提督奉圣命夸官游街,没有说要在哪儿下马。你狗仗人势,乱吠吠什么?”

王福啥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跳起来骂道:“你一个小小的四品芝蔴小官,也敢在丞相府前逞威,来呀,把他给我从马背上拽下来!”

王福这一嗓子,突然“唿啦啦”从门房里蹿出来十几个壮汉,不由分说就扑向曹花枝。曹花枝尚未动手,只见朱林宗抢先一步,大吼一声,便挥拳扫腿,打得那几个门丁东倒西歪,满地找牙。

突然有人喊:“哎呀不得了了,王三被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