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三四章 潘又安放虎归山
章节列表
第一三四章 潘又安放虎归山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几个人商量妥了,回到屋里之后,太监头儿对赵小高说:

“兄弟,按说咱哥们前日无冤今日也无仇,我们不该害你性命。可是事赶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们死,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疙瘩,没办法,你就忍耐一下吧!我们也不会让死得你太难受痛苦,只不过是一刀了结的事。”

赵小高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眼圈儿一红,忍不住眼泪花儿簌簌往下淌,失魂落魄地大声哭叫道:

“各位大哥,饶过我这一次吧,我赵小高绝不会把今晚的事张扬出去,你们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大恩大德永世不忘,今后有我的富贵,决不会少了各位,大家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头儿叹口气说:“不是我们和你过不去,我们的难处你应该谅解,宫中混进一个带把儿的人进来,不是平常的人能办到的。因此现在我们也相信你决不是一般的来头了,可有什么办法呢,既然秘密已经泄露了,只有杀了你才有可能使我们弟兄们幸存下来。兄弟,你就多担待吧,反正我们也不是故意的。”

头儿说罢,不容赵小高再分辨,示意执刀的太监快动手。赵小高知道自己性命休矣,索性大吼一声,把眼一闭,单等着这一刀落下。

事有凑巧,小太监带着曹花枝他们紧赶慢赶,好不容易到第十天的头上才进京城。他把曹花枝交给朱林宗和黄仁去安排个地方稍稍休息休息,自己宫里的事不放心,一是怕有啥变故,他走了这几天别让王书贵老贼钻了什么空子。二是按规定每回出发他都是排在后宫这一方阵的,别让人引起怀疑,说他这么大的人物怎么单人独马进了演武场?小太监天将破晓才进宫,这时宫中仍是万赖俱寂,鸦雀无声,突然他从一所房间里传出有人声嘶力竭的哭叫声?小太监好奇心强,就想过来看个究竟,谁在这儿冒出这样的怪声?

小太监命人放下轿子,自己下了轿子径直去敲那扇门,里面顿时传来不耐烦的叱骂声:

“什么人,不想活了?天亮还早呢,喊什么喊?”

小太监耐着性子说:“我是潘又安,你们在里头闹什么?快把门开开让我进去看看!”

这一伙人顿时傻了眼,朝中就不说了,潘大将军英武盖世少年得志,潘又安的名字在后宫不次于太后皇后,表面上大家惧怕太后皇后,实际上最怕的还是这个潘又安潘公公。内宫里一千多名太监全归他管,他想让谁走谁就得走,他想让谁留谁就留,他杀一个人易如踩死一只蚂蚁,老虎不吃人名声在外,合宫里哪个不怕潘又安?

几个人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地方先把赵小高藏起来,大家正忙乎,惊动了闭眼等死的赵小高。赵小高刚才似乎在梦里听到有人喊叫开门,起初他还以为是阴曹地府鬼叫门呢!半晌醒过神来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岂能放过这千载难逢和好机会,于是就放开喉咙大喊大叫:

“快救命啊,这里有人要杀人了!”

小太监一脚把门踹开,刹时满屋子跪倒一地,柱子上绑着一个。柱子上绑的那个人见他进来如遇救星,看也没看准他是谁就高声叫道:

“爷爷救命,他们要杀我!”

小太监对地下趴着的人喝道:“起来起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有人搬过一把椅子,招呼小太监坐下,那位管事的头儿仍旧跪在地上回话,他哭丧着脸,不得不实说:

“王爷,小的们巡夜的时候抓了个奸细,正不知做如何处理时,逢巧你来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奸细?”小太监斜眼瞅了瞅柱子上绑的那个人,一进门他就认出那是谁了。

“他的腰里藏着……”

“藏着什么?”小太监打断头儿的话,问道。

“藏着一条鞭!”头儿终于把这句话吐了出来。

“不会吧!后宫里怎么会有那东西?”小太监站了起来,走到赵小高跟前,伸手拉开他的裤裆,吹毛求疵地瞅了瞅,说,“我怎么就没看见,你们看走眼了吧?”

当太监的大凡都是玲珑剔透,查颜观色,幸亏没有尾巴,否则那玩意也会派上用场的。头儿的监龄少说也在十年以上,虽然是在王府,级别上是差了一个档次,道理是一个道理。他能不懂潘又安的意思?没准他们是同党亦未可知呢!他听出了小太监的弦外之音,所以急忙就顺杆爬说:

“可能是没看仔细,屋里灯光太暗。”

“这就对了!”小太监教给他们验看的方法,说,“灯光下容易看花眼,要摸一摸,你们谁摸过了?”

“没没,我们谁也没摸过。”十数个太监头摇得跟拨郎鼓一般。

小太监点点头说:“我说的没错吧!你们都起来说话吧,有座的找个座坐下,咱们都是同行兄弟,以后用不着这么客气。当然了,”小太监换了话题说,“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们,你们每晚巡夜,工作也很辛苦,疏忽一次半次的情况也有。弟兄们是从反王府里过来的吧?不是有三十几人吗,其他的呢?”

太监们纷纷站了起来,但是没人敢坐,还是头儿代表大家回答说:

“是是,王爷你记性真好,按说这都是你的恩德呢!不是你我们也到不了皇宫。”头儿稍一顿,又解释说,“我们这些弟兄全是从反王府过来的,十人为一拨,其他人在别处,配合原先的老太监队伍负责宫内夜间治安。”

“他叫什么名字?”小太监扭头指了指柱子绑的人。

“他说他叫赵小高。”头儿回答。

“噢,对了,听说王皇后的宫里有个叫赵小高的太监。”小太监轻描淡写的说。

“他也说他是皇后宫里的人,因为我们不认识,所以才发生了这场误会。”头儿以为小太监是贵人多忘事,所以他也故意装起了糊涂,绝口不提赵小高曾是反王府里人那档子事。

“既然没事了,就把他解下来吧。”小太监命令道。

头儿亲自动手,几个弟兄相帮着迅速松开了赵小高的桎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