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三一章 曹花枝女扮男装出山攻擂
章节列表
第一三一章 曹花枝女扮男装出山攻擂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每当这个时候,小太监的坏劲就出来了,就连自己的老婆也要捉弄一番,这就是他惯有的秉性。事情急的本来是他,这时反而调过来了,他一看花枝女着急发闷的样子,心中不由暗笑:古书上说的好啊,真是劝将不如激将。他不慌不忙,刚要张口偏偏故意把头又扭了过去。

曹花枝俯下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噘起嘴撒娇说:“你要什么我都依你了,一句话呑呑吐吐,再这样就不理你了。擂我也不打了,你爱找谁找谁去!”

小太监怕把事情弄僵,急忙回身把媳妇扳倒在床上躺好了,这才一本正经地说:

“意见我还没有考虑成熟,正酝酿哩,你又说我磨磨蹭蹭不开口。”

“你说嘛!意见好坏咱俩商量吗,又不是皇上说话,一张口就是圣旨。”曹花枝催促道。

小太监郑重其事地说:“我想让你这次出山,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你敢吗?”

曹花枝问道:“我土匪都敢当,杀人越货的事都敢干,这世界上还有我怕的什么?你先说我干得了干不了吧?”

小太监点点头说:“你肯定能干得了,你一定干得了,而且是有史以来你是第一个做这事的女子。”

曹花枝疑疑惑惑地说:“你越说我越糊涂了,到底是让我去做什么呀?别看我是土匪头儿,让我去做贼我可不干!”

“哪里让你去做贼,我是想让你去做官,做一个大官!”

“羞,满天下都是你们男人的世界,哪有女人抛头露面出去做官的道理?”

“正是这样,我才让你冒充男人去做官。”

“你冒充太监,我再冒充男人,以后咱俩可是赝品夫妻了?”曹花枝玩笑道。

“赝品就赝品,不一定真品都是好的。”

“你说我假扮男人,像吗?怕是连你都糊弄不过去。”曹花枝故意挑逗说。

“你当然不用糊弄我,我要你去糊弄天下人。男人女人又不在脸上说话,有什么像不像的,谁没事敢脱了你的裤子认真假?古代两个大**,一文一武,武的叫花木兰,文的叫冯素珍,一个身经百战做了将军,一个考取状元当了驸马,不是她们自己说破,哪个认出来了,你难道就不如她们?”

曹花枝被小太监说的心活了,也有点心痒难耐、跃跃欲试的感觉,但又不知小太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于是追问道:

“你说了半天还没到正题,你究竟让我做什么呀?”

“我让你去讨一个九门提督的差使干干。”小太监不以为然的说。

“天哪!让我去做禁军统帅?那可是皇上身边的卫队头儿,你不会是开玩笑吧?”曹花枝惊愕的说。

“大老远的跑来,我和你开什么玩笑?起初,我没想到,现在我改主意了。我就是想让你女装男扮去夺下那个九门提督,这样你报仇雪恨的事就为时不远了。”小太监满有把握的说。

“行,我干!你说说怎么干吧?”曹花枝咬咬牙说。

“不要费什么工夫,只要你打败了那个叫赵小高的假太监,这个九门提督就顺理成章地就成为你的囊中之物了。”

“有那么简单,这皇上不成了傻子了?”

“皇上傻子不傻子不说,起码不能算作聪明人,如果皇上是个机灵鬼,我也犯不着替他操这许多闲心了。”小太监接着又补充说,“不过皇上终究还是个好人,就是智力方面差些罢了。”

“我的这支队伍咋办?总不能扔下他们不管吧?”曹花枝想起了当上九首提督以后的事。

“仍旧归你管辖呀,不过可就是皇家的军队了,以后按月拨给他们一些粮草,让他们每日训练,老弱病残发给足够的盘缠打发回家就是了,以后也不用骚扰过路客商和附近百姓了,当土匪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小太监轻描淡写的说。

“什么话在你嘴里出来都显得微不足道,天下就没有难住你的事吗,夫君?”曹花枝钦佩丈夫的所作所为,更钦佩他那聪明健全的头脑。

“没有,至少到目前我还没有遇见过。”小太监大言不惭的回答。

“叫你这样一说,仿佛一个九门提督已经到手了,我要是打不过那个假太监呢?还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吗?说了半天等于白说。”曹花枝心有顾忌的说。

“傻瓜才会拿自己的老婆去当试验品呢?我的八个老婆,怎么没选上别人,就偏偏看中了你?我自信你是最有把握的。”

“又添人加口了?我问你有完没完,天下的好女孩都让你霸占了,别人还娶不娶老婆?”曹花枝抓住小辫子不放。

“没办法,这是缘分。”小太监厚颜无耻的嘻嘻笑道,“当初老太后如把我的那事一刀割了去,哪有如今这一大堆麻烦事?”

曹花枝在小太监的脸上轻轻拧了一把,微嗔道:“不和你说了,老没正样。假如我到那天被那个姓赵的太监给杀了,你也就少了一个麻烦。”

“才不呢,谁敢杀了我的老婆,我就挖他家的祖坆!”小太监恨恨的说。

俩人说说笑笑,不觉已到天明。曹花枝命使女进来,为他们打水洗脸,准备早餐。吃了饭之后,俩人又开始琢磨化装的事。小太监虽然是太监出身,宫中这些事他从来就没掺过手,没办法最后还是找了寨子里几位老成些的妇女,大家相帮着把大寨主着意地打扮了一番。再说,曹花枝下山打粮,这种事本来就干过不少,就连衣物盔甲都是现成的。

曹花枝从更衣室里出来,俨然变了一个人,活脱脱一个美男子。小太监快步走上前去,夸张地拍拍曹花枝的肩膀,惊讶地说:

“兄弟老婆,你这一身装束,别说别人,连我都蒙过去了。”

眼见是擂期近将届满,时太为间紧迫,小太监不敢拖延,当日便和曹花枝、朱林宗、黄仁等辞别了林如贵、并交待了诸般事项齐国元,然后即如飞一般下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