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三零章 蒗荡山小太监故地重游
章节列表
第一三零章 蒗荡山小太监故地重游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心想,擂台赛如此这样下去必定让那个赵小高遂了心意。他一旦得了擂主,登上九门提督的宝座,再把兵权掳到手,以后的麻烦也就接蹱而至了。没准还会纵兵逼宫,搞宫庭政变也未可知呢!此事万不可犹柔寡断,必须先下手为强的才好,把王书贵老贼的阴谋诡计扼杀在萌芽状态,也让他死了这份抓军权的心。但是谁又能打过这个冒名顶替的假太监呢?小太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世外高人出来,突然他想起他的众多妻室,八位娇艳的面庞一一从他面前掠过,乌儿苏丹番邦之主肯定不行,阮氏梅远水难解近渴,上官雪不一定是这个强徒的对手,黄秋蝉枪法虽然精奇奈何体力不支,鲜爱莲又是深闺之女,胡芬仙大家闺秀,唯有一个曹花枝。他怎么单单忘了曹花枝呢!花枝女枪法老到,曾受过高人指点,又是名将之女,先前她和自己战了约两百回合,难分高下。细细想来,曹花枝这次如能战胜赵小高,演武场又有太后观战,索性就一股脑儿把她家的冤假错案也一并平反昭雪算了。

事不宜迟,小太监当晚便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向太后娘娘秉报了一番。太后知道小安子完全是为了皇家的江山社稷,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

张发存替小皇上采购优良狗种去了吐蕃尚未回来,小太监只好带上朱林宗和黄仁一干人等前去蒗荡山搬取援兵。时间紧迫,他们连夜出发,好在路途不甚遥远,不日便到了蒗荡山下。

翻过山坡,突然间见前方尘土飞扬,喊杀声连成一片。小太监近前一看,原来是有支部队正在攻山,山上一飙人马飞出,两军战在一起。垓心中正是曹花枝迎战来犯之军首领,两人打了约有多半个时辰。小太监站在远处细看和花枝女对打之人,高大威武,面如锅底,长相凶恶,胯下一匹乌椎马,手使一把门扇大砍刀。曹花枝虽是武功绝轮,毕竟是女孩儿娇驱,力气上吃了很大的亏。俩人又战了约三五十个回合,小太监怕妻子吃亏,大喝一声冲入阵中。

两人猛地停住,黑脸大汉高叫道“兄弟来的正好,帮我一把拿下这个寨子,金银财宝军马粮草,统统归你,我只带走这个俏娘子便是。”

曹花枝见是夫君到了,微微一笑,退立一旁

小太监冷笑一声,道:“我要是不依呢?”

黑面汉不解,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让你这么大的便宜你意然不依,还要怎地,你莫非是个傻子?”

“这个女人归我,其余归你,你看如何?”小太监就是这样的秉性,专会做这种捉弄人的勾当。

“有你这样分赃的吗?做事总有个先来后到,你这人太不讲理了。实话对你说吧,我山寨里妻妾成群,财宝无数,只是因为贪恋这个女人的美色,才纠集了几个山头的弟兄前来攻山劫色,你若要是坏了我的好事,当心你的小命了!”黑面人打累了,也是想借这个机会喘喘气儿。

小太监笑道:“看样子你也是个老实人,既然如此,我也不说假话,这个女人对我来说十分重要,别说山上的金银财宝,就是把你的全部家产包括你的妻儿老小全搭上,我也不换。”

“给脸不要脸,我看你也是活得不耐烦了,既如此,让我送你上西天,免得你在这儿啰哩啰嗦!”黑脸汉大怒,举刀就砍。

小太监挺枪架住,回头问了一句:

“贤妻,要死还是要活的?”

曹花枝笑道:“给他个全尸吧!”

“闹半天你俩是一回事儿啊!好好好,就是你们两口子一起动手老子也不怕。来来来,小子拿命来,今晚上我还要等着和你老婆上床呢!”

小太监大怒,骂道:“阎王爷那儿有个鬼婆等你上床哩!”

说罢,小太监奋起神勾银枪,蟒蛇出洞一般朝黑面汉剌去。战不数合,小太监搁开大刀,一枪正中黑脸汉的面门。黑汉落马,小太监复一枪结果了性命。

黑面汉的队伍见主将已死,顿时大乱。齐国元、林如贵带队从前面袭来,朱林宗挥舞阴阳锤从后面截住,好一场厮杀:只杀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鬼哭神愁,黑面汉带来的数百人马,竟无一个走脱。

小太监“噌”一下跨到曹花枝的马上,一手提枪,一手拦着他亲爱的妻子,笑看人杀人的游戏。

林、李二人派人打扫战场,所得战利品悉数拉到山上。

回山的路上,曹花枝道:

“夫君,这厮带着这一伙人马在此间纠缠了怕有半个多月了,他打不过我,我也奈何不了他。山寨粮草不多,今日下山正想与他见个高低时,不巧你来了。”

这一段路不好走,他们只好下马而行,小太监把自己的白龙驹拴在曹花枝的马尾巴上。两人并肩徒步上山,小太监道:

“我来有大事相商,回山后待我慢慢说与你听。”

酒饭过后,小太监和曹花枝回到荡山后寨,小两口钻进热被窝里,曹花枝欲问夫君有什么要紧事时,小太监不允,非要先办私事再谈公事。曹花枝拗不过,笑嗔道:

“你还要我等五年哩,这才几天就捱不过了?怕是不见我时,早把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太监馋猫一般,嘻嘻笑说:“哪里哪里,贤妻时时都在我的心里装着哩!”

曹花枝还要再说时,被小太监翻身压到身下(以下删去二百一十二字)。

小太监刚把校场比武的事一说,曹花枝便急道:

“比武事小,王书贵老贼遍寻我不见,莫非夫君让我自投罗网不成?”

不小监胸有成竹道:“太后那里我已说妥,你若胜了那个假太监,一并为你昭雪。”

“谁希罕?皇家的饭我是再也不吃的了,这次若非夫君你来,皇家的圣旨在我这里也是不做数的。”

小太监沉思了一下,点头道:“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其志,贤妻如不愿留在京中,过后再返回山寨也不迟,这回就算你帮我了还不成吗?”

“夫君方言,岂有不听之理,你我同是一人,还说什么帮忙的话?待我明日下山除了那个赝品太监,还是回我山寨做草头王的好。”曹花枝抚了抚小太监的头发说。

小太监突发奇想道:“我倒是有一计,保叫夫人你做成一件大事。”

“你有何计?”曹花枝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