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二九章 演武场赵小高摆擂称霸
章节列表
第一二九章 演武场赵小高摆擂称霸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老贼王书贵想了想觉得茬口不对,小太监潘又安武功盖世、威风八面,那个如今叫赵小高的如何是他的对手?再说,不如……如此一想,遂成一本,启前奏曰:

“陛下,既是比武,这也合情合理。但有一条,不能和朝中这些成名的将帅相比。这些人已经有官职在身,不须再用比武博取功名了。”

小皇上被这一说,没了主意,发问道:“相父,既然如此,你以为那个赵小高应和谁比呀?莫非找几个过马路的比对?人家要是不愿意呢?”

小皇上傻人说了几句精采话,博得满堂发笑。

王书贵脸红耳赤,急中生智,咬咬牙道:“摆擂比武!”

“摆擂比武”,王书贵比谁都清楚,那也不是一样好差使,天下英雄好汉不计其数。愣不丁从哪儿冒出个高手,三棒子把他精心鳞选的乘龙快婿给打死了,他找谁说话去?

小皇上急于想看热闹,也不管摆擂是什么节目,只要有戏可看就行,遂高声宣道:

“众位爱卿听旨,三日后演武场九门提督赵小高设擂,以十日为限,如无人战胜赵小高者,他便如期赴任,朝庭命官不可参预,也不准拉偏架,大家到时只可去看个热闹,朕和太后、皇后、妃嫔娘娘们也去观瞧观瞧,钦此!”

皇上圣旨一下,如同铁板上钉了钉子,任何人也违逆不得的,否则按抗旨不尊论处,脑袋上就出了问题。甚至还有可能连累家人,也到刑场上走一遭,试试刽子手的大刀片儿快不快?

王丞相本想把日期再修改一下,认为十日太久,凑和个三五日也就可以了,以免夜长梦多。谁知小皇上这次就这么嘴快,还没等他开口,人家那儿就已经下了圣旨,无奈何他也只好和大家一道跪地接旨。

三日之后的清晨,卯时刚过不久,皇家演武场已是人山人海,正中主座上摆了三乘銮驾,小皇上居中,左为太后,右为皇后,其余是皇妃嫔妃答应常在昭仪婕妤容华等等,每人身后都有太监、宫女侍候端茶倒水、零嘴小吃点心一应俱全。再两旁才是文武大臣,皇亲国戚等。小太监潘又安不愿挤在这伙人里,自己在台下找了个座位,离比武之地就近,以便看得更清楚仔细些。

监考官李四海宣读了比赛章程,无非是刀枪不认人、打死不偿命之类,还有就是擂台以十日为限,不管是谁反正最后得胜者直接升为九门提督,享受朝庭俸禄、正四品职称,掌管御林兵马。

赵小高收拾装束紧趁利落了,打马奔驰,绕场三周,扬眉颌道抱拳拱手向台上及四周看客致意问好。只见他:身披银盔银甲,发纂高挽,头顶束一颗红缨,也骑一匹高头大红马,手执方天画戟,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丝毫不逊当年吕奉先。

犹未然,忽有一将冲出。此人乃是京城一带有名的霸王,绰号坐地炮,官名尤三虎,仗着家中财帛丰厚,结交了许多黑白道上的狐朋狗友,混迹于江湖之中,歹事也做,好事也为。说他侠义有些高抬,说他阴毒稍嫌过火,算个不伦不类的人物吧!尤三虎仗着一身武功,正愁找不到买主哩,见皇榜发出,武场可争九门提督,顿时大喜,急招他的盟兄把弟商议,言明定要拿下这个九门提督,光宗耀祖先不说,可别埋没了他这一身好功夫。

坐地炮尤三虎身高八尺有五,黑脸黑面黑胡须,倾盆大口,双目如矩,吼声似雷,俨然一个黑煞神。他着一身黑甲胄,座下一匹黑战马,使的是三尖两刃刀,年约二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华。他也打探清楚了,设擂的是个内宫阄臣,想当九门提督找借口和人比武,以掩人耳目的,所以并不把此人放在心上。

两人见面,也不搭话,虽是无仇无冤,乃是功名要紧,一个恨不得吃了一个。

尤三虎刀耍得娴熟,赵小高戟舞得精致,一来一往,两人战了约五七十个回合。赵小高卖个破绽,尤三虎不知是计,举刀就砍,被赵小高骗过,轻轻一磕,刀头让开,方天画戟迎面剌来。坐地炮不由往旁一闪,半张黑脸上就着了一戟,顿时鲜血四溅。赵小高戟头回撤时,尤三虎的脖子已经无法保持完好了,赵小高再拚命往后一拽,坐地炮人头落地,骨碌碌满场子乱滚。

太后皇后嫔妃娘娘们嚇得怪声尖叫,小皇后则是见过真章,经历过狗咬狗的激烈场面的,因而处惊不乱,跟着大叫一声“好”,随即就要发布擂台胜家,不防被太后从后面扯了一把,方才记起尚有九日之期,好戏还在后头哩!遂不再言声。

性命虽是攸关,但功名更是值钱。一战即可成名,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学好文武艺,卖于帝王家嘛!先不说报国安民,封妻荫子也暂且不谈,现成的黄金白银摆在那儿,哪个热血男儿不眼红?

一连三天,赵小高耀武扬威,连挑十数位攻擂者于马下。

小太监离得切近,赵小高的一招三式他觑得十分清楚,凭心而论,这人功夫不错,只可惜用不到正点子上。校场比武,尽可以点到为止,比出输赢罢了。但这个赵小高心狠手毒,招招皆是致命之处,更多时候,他靠的不是真功夫,大都是险招阴招,使人防不胜防。朝中将士能完胜此人的也不一定有多少胜算。刘建勋还能对付几下,朱林宗至多打个平手,其他人恐怕都是白送死。看样子惹要战胜并一举杀死这个混入内宫的恶徒者,只有他潘某人亲自劳动一番了。奈何王书贵老贼早有预见,不许在朝官员参与,这一条路肯定是堵死了。再说临场修改擂台比武规程必定授人以柄,让人耻笑。然而此祸不除,将来必是大害,但是谁来担此重任呢?小太监在他所认识的强手中间搜寻了几遍,最终也未能找到满意的人选。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赵小高依然耀武扬威,无人能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