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二七章 不是冤家不聚首
章节列表
第一二七章 不是冤家不聚首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皇宫其实就是一座密封的大杂院,看似风平浪静,实则争风吃醋,勾心斗角,无所不为。三个女人都一台戏哩,数千女人汇笼在一起,会是一种什么局面?

小太监岂肯放过那个叫赵小高的狗男女?但从人情世故这一方面讲,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犯不着和人过不去,因而他又觉着大可不必,因此在相当一段时间,他并未去找那个几乎和他一样身份的赝品太监的麻烦。不找是不找,内宫就那么大一点地方,没准就会碰上。

他们终于在内宫后花园里晤面了。

小太监本不想和他搭话,佯装无事人的样子独自一人倒背着双手悠然自得地蹓达着。迎面相撞,赵小高被几个中宫的几个拥趸簇拥着也是出来观花的,他不需要搜寻目标,现在他已是全宫中的知名人士,不论他出现在哪里,都会有无数的眼球跟定他,回头率百分百还不止哩!

有宫女悄悄告诉赵小高,对面这人就是闻名遐迩的潘公公潘大人。赵小高的第一个反映就是伏地磕头,他知道潘又安的名声,以他目前的地步,别说和姓潘的分庭抗礼,就是正眼瞧都不敢瞧一眼。

“不知是潘公公潘王爷在此,请大人恕奴才死罪!”赵小高趴在地上说。

“你就是赵小高?起来吧,咱们都是同宫为太监,不必拘礼。”小太监淡淡的说。

“奴才不敢。”赵小高执拗道。

“让你起来你就起来,怎么还有这么多的说道?起来说话!”小太监踢了他一脚。

赵小高哆哆嗦嗦站了起来,腿上有土他也没敢去打。

“你们回避一下,”小太监对那几位宫女说,“我有事和赵公公商谈。”

宫女喏喏连声地告退了,小太监说:

“赵小安,我知道你是什么人物,反王府里那几十个太监都是我一一经手,过了目的,我知道那个赵小高压根就不是你。”小太监说的是假话,他哪有工夫去验那些太监的身份啊?他说的是诈言。

赵小高信以为真,急忙战惊惊地又俯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说:“请大人恕罪,请大人恕罪。”

“算了,我也不和你计较,起来我和你说话。”小太监心里有数。

赵小高从地下爬起来,双手合十,恭恭敬敬作个揖说:

“请大人指教。”

“我也不为难你,不过你自己可要掌握分寸。”小太监正色道,“如若不然,我把反王府里那三十个太监统统打发到中宫做事,看他们见了你怎么说?”

“是是,大人英明!”赵小高语无论次的说。

“你今后的活动范围就是中宫,你若敢越雷池半步,当心我活扒了你的皮,听明白了吗?赵小高!”小太监厉声道。

“明白了大人,奴才就在中宫,以后那儿也不去了。”赵小高规规矩矩的回答。

“你去吧!”小太监不屑的摆摆手。

赵小高一溜烟儿跑了。

皇后娘娘正在午休,被赵小高吵醒,看他一副丧魂失魄、大汗淋淋的样子,不禁哂笑道:

“哪儿去了小高,看你这一身汗?”

“娘娘,我刚才见了潘又安了,还被他侮辱了一番。”赵小高惊魂未定的说。

“他是宫里的三阎王,我都让他三分,你惹他干什么?”皇后摇摇头说。

“我没惹他,我哪儿敢啊?娘娘,你还是杀了我吧!”赵小高故弄玄虚的说。

“此话从何说起?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杀你?”王诗媚惊愕道。

“你不杀我,那个小太监早晚也要杀我,死在他手里还不如让你杀了的好。”赵小高嘟囔道。

“他说什么了?”王皇后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怕惹你生气,我就不重复了。”赵小高用眼角偷觑了一下气同斗牛的皇后。

“我不生气,你说吧!”王皇后故作平静的说。

“他说我不如一条狗,他说我是皇后娘娘的面首,他说他有一天要当众脱了我的裤子验真假,他还说……”

“够了,别说了!还反了他了还?打狗都看主人面的,他是个什么东西呀?充其量不过就是个太监头儿罢了!”王皇后大怒道。

“娘娘,他好像知道我是赝品了,与其这样提心吊胆的活着,还不如让你及早杀了我好。”赵小高添油加醋的说。

“你没长嘴呀,你不会回他几句吗?”皇后娘娘忿忿的说。

“人家是啥我是啥?我能和他在一个水平线上说话吗?”

“说的也是。”王皇后想了想,又说,“我这就回家,丞相那儿说说,明天也让皇上封你个王爷。”

“谢娘娘!”赵小高适时地再次匍匐于地。

“快起来吧,啥时候了,你还给我来这一套?快吩咐备凤辇,立刻出发找我爹爹去说话。”王皇后摆摆手说。

第二天早朝,小皇上刚一坐稳P股,王丞相便出班奏曰:

“吾皇万岁!臣闻后宫王皇后娘娘,前日已与新来的太监赵小高结为异姓姐弟,按旧制应封赵小太监为王。”

小皇上因为听信了张发存的妙计,他的狗窝里正在发生恶斗,每天都有几十条大狗陨命。张发存亲自带人去购藏獒,至今尚未回来,他想草草办完公事,好下朝回去看狗斗,听王书贵一说,想也不想就说:

“准奏。”

有尚书张旦旦出班阻止说:“皇上,此事不妥!既是皇后娘娘收了义弟,至多算个干国舅,和王爷风马牛不相及,不易封王。”

“那就封个国舅吧!”小皇上本就是个没主见的人,再说他还有急事,这阵不知道他的哪条爱犬阵亡了,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宜耽搁得太久。

“国舅就国舅。”王书贵本想滥芋充数,蒙混过关的,不想被张尚书横插了一杠子,他恶狠狠地白了张旦旦一眼,改弦易辙道,“既是国舅了,总得有个官衔吧,望我皇陛下封他个一官半职。”

小太监在一旁暗暗发笑:看这父女俩唱的好一出双簧戏?他昨天刚把赵小高奚落了一顿,未料到他当即就找了王书媚,看来这个人倒是有些头脑,也想借助王家的势力来与他小太监分庭抗礼?他不屑地心中一笑,发誓暗道:“早晚要废了这个不知高低的家伙!”

小皇上想也不想,就说:“行行,就封他个九门提督吧,行四品,年俸两百担粮。相父你看如何?朕有事,就不陪你们了,散朝!”

其实傻皇上也不是很清楚九门提督是个什么样的官,前日听小太监一说,这个词如今还在脑子里存着,信口就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