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二四章 内宫乱夜夜笙歌几时休
章节列表
第一二四章 内宫乱夜夜笙歌几时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到几天的工夫,内宫里就传遍了王皇后宫里分了一个面相酷似潘王爷的太监,这位太监哥人才又好,能歌善舞,赋诗作词样样精通,皇后娘娘视若掌上明珠,时时守在左右,片刻都分离不得的。

太监哥名叫赵小高,年仅二十一岁,是反王府里过来的人,人长得水灵不说,还挺会来事,博得中宫上下人人喜欢。

皇后王诗媚乍一见,也以为他就是那个潘又安呢,一瞥就相中了,满心欢喜父亲大人给她物色了这么一个尤物。当夜就宿在她的宫里,赵小高虽是风月场中的老手,奈何只是下里巴人的鬼混,听说皇后娘娘要和他合盖一床被,顿时吓得屁滚尿流,面无人色。天上人间,啥时候听说过有这种事,一个落第举子竟混入宫中和当今皇上的老婆同榻而眠?一个要强行弯弓射月,一个是受惊的叫驴拉不出硬屎,几次三番的折腾,方才渐渐入港。

事毕,王诗媚安抚说:“小高,你别怕,后宫里由我说了算呢。你侍候得哀家我高兴,哀家也学别人的样,封你个王爷当当如何”

赵小高不解,问道:“学别人样?学谁的样,我能当王爷吗,娘娘?”

王诗媚言道:“后宫太后思春淫乱,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小太监滥芋充数混入宫中,她私自做主,把这个阄人封为王爷。自此之后,小太监就呼风唤雨,横行宫里,势力可大了。”

赵小高躺在皇后怀里,侧耳细听,突然问道:

“这个太监还活在宫中吗?”这也是他所最关心的问题。

王诗媚说:“不但活着而且还活得人模狗样,朝中当大官,指挥千军万马,宫中做总管,夜夜做新郎,皇宫倒成了他的内宫后院了。”

“那皇上呢?皇上不知道吗?”赵小高想起刚才的事,这阵还有点心惊肉跳呢。

“别提皇上,皇上是白痴!”王皇后恨恨的说。

“厉害呀厉害!”赵小高不由赞道。

“小高你说谁厉害?”皇后诘问。

“我说那个太监呀!”说了一阵子话,赵小高的心情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

“那个假太监有什么厉害的,你就不能超越他?”皇后娘娘的脸色陡然起了变化。

赵小高一激灵,马上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翻身爬起来说:

“娘娘,是我错了。”

“你错什么了?算了,不和你说了,我有一个人睡觉的习惯,你还是到楼下你的屋里去睡吧!但有一条,不许胡思乱想,老老实实在那儿躺着,倘若你要图谋不轨当心我杀了你!”

赵小高一连说了八个是字,爬起来穿上衣服,一溜烟儿跑了。

皇后的寝宫是宫中所有建筑当中最为豪华壮丽的,楼阁共分三层,最上一层皇后独居,皇上早年时不时也来讨豆豆吃,后来自从有了他的狗,这儿已经基本上不来光顾了。第二层住的左为太监右为宫女,太监和宫女虽然没有什么男女之分,但是有碍于体面,还是把他们分开的好。最底层是客厅,客厅面积很大,赶得上一个小型戏园子说成是小礼堂也不过分。老皇在世的时候,经常在这里举行歌舞宴会,傻皇上不好这一套,因而渐渐失去了它原有的功能。客厅周围有些小房间,里面住的是比较低一级的太监和宫女,他们的任务是打扫房间侍弄花园皇后出行为皇后抬轿等等。整个宫帏中的常期住户大约为八十几人,大家各安本分,走路轻说话轻,没事不敢出门,所以整个大厅静寂无声,宛如一座死宫。

皇后娘娘贵为国母,享万千荣华受千万富贵,出人头地,位极人臣,各路封疆大吏每回入朝,都备有皇后娘娘的一份厚礼。番国小国使臣前来朝贺,也专门有献给皇后娘娘的奉仪。按老百姓的说法,皇后其实就是皇上的正室夫人,其她均为妾,只不过称呼不同罢了。中宫是皇上的内室,里面储藏了无数的金银财宝和玉器古玩,然而皇上不爱他的家,这一切都成了皇后娘娘独自享用的财产。然而,皇后娘娘还是整日郁郁寡欢,她的生活里似乎缺少一样东西,尤如吃着有盐无醋的饭菜,穿着上单下绵的衣服,既无情也无趣,茶不思,饭不想,夜夜守空床。

也是,偌大的皇宫中,只有一个真正的男人。她曾经想极力收卖小太监,经过一次次的失败,她逐渐明白了潘又安不是她的人,潘小太监有他自己追求的目标。好不容易父亲为她谋划了一个玩物,玩过之后她又像如弃烂履一般扔到一旁。她认为那都是她的玩具,玩具玩了就该扔,啥时候需要了,再拾起来,就是这样。

皇后娘娘大概是累了,打发走了赵小高之后,她倒头便睡,刚刚就要进入梦乡,突然一缕隐隐约约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鼓,开始觉得尤如小儿在啼哭,后来又听着又像是有妇人轻吟,再后来竟抑扬顿挫,曲高音低,声声入耳。王诗媚听着声音是从她的中宫发出来的,她怀着好奇心穿上衣服,循声找去,一直摸到二层下面一个房间,推开门一看,竟是刚和她分手的赵小高。

赵小高急忙趴在地上,磕头不迭说:“娘娘,小子一时兴起,舞弄雕虫小技,如若惊了娘娘的好梦,实属该死!”

“你吹得是什么曲子呀,这么好听?”皇后娘娘非但没生气,反而满脸带笑。

“是一首老曲子,叫作‘十面埋伏’,让娘娘见笑了。”赵小高伏在地上抬起头来仰望着皇后说。

王诗媚说:“快起来吧,哀家又没怪你什么。你把那首曲子再吹一遍,哀家就坐在你这儿听。”

赵小高爬起来,润润嘴唇,又按原样吹了一遍。

“吹得真好!好久没听过这么动听的曲子了,说说你还会些什么?”皇后娘娘拍手说。

“除了吹簘,我还会吹笛、拉琴、击鼓、鸣锣什么的。同时我还可以把宫中的宫女、太监们组织起来,教他们跳舞唱歌。”赵小高侃侃而谈,眉飞色舞。

“太好了!你明日就着手办这事,你说你会唱歌,你现在就给我唱一支吧,我想听。”

赵小高张嘴就唱:“夜滥滥,水潺潺,灯下思君未成眠。他日若得功名就,君还有妾在心间?……”

赵小高的音质很好,嗓音宏亮,唱得跌荡起伏,如泣如诉,悲悲切切,沁人心脾。皇后娘娘受了感染,不由动情说:

“还是上楼去安歇吧!”

(请盗版朋友手下留情,本书只在17K首发,别处榄生意去吧!大家都是读书人,写一篇文章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