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二三章 驴换马依样前事画葫芦
章节列表
第一二三章 驴换马依样前事画葫芦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王书贵好久未去青楼散心了,只那一会他挨了一板砖就收敛了许多。不是他怕挨打,嫖客们如果都怕挨打,**院早关门歇业了。老实说,是他没心情。一个小太监搅得他心神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哪还能顾得上跑到窑子店里去来消磨时间哩?

女儿说了那事之后,他一时摸不着头绪,海选不是办法,此事又不便大事张扬,私访也不知从何处着手?万般无奈,极尽烦恼之际,他才又想起这个好地方。

一切还是照章办事,轿子离开半条街,怕的是人多嘴杂,做这样的事不大光彩,应尽量缩小范围,知道的人少总比知道的人多要好。不过这回他多了个心眼,为防不测,他专门带了个会武术、人机灵、而且也决不会在太太们面前出卖他的小厮在身边。

说小厮有些勉强,人生得牛高马大,说俊不俊,说丑不丑,年纪也轻,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学了一身好本事,万人敌不敢说,十数个人是近他不得的。小厮名叫邵万强,跟他也有些年头了,他答应他,再过一两年就给他说一房媳妇,小两口都安排在相府里做事。邵万强感激涕零,发誓说要终生报答相爷的大恩大德。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进了还是原来那家青楼,老鸨子迎出来,喜眉笑眼说:

“客官好久没来了,上回那个丫让你赎身之后,店里生意冷清了好些日子。知道你是有钱的主,我给你挑个十成的美人你看如何?”

“有雏儿吗?我喜欢小的。”王丞相红了脸说。

“牙口不好吃点嫩草也是对的,客官你稍等我给你查查?”老鸨子装模作样的翻翻本子说,“哎呀不凑巧,刚刚有一个黄花大闺女让一个外乡客给包了,言明是五千两银子。现成的是没有了,要不你再等两天,马上就要进新人了。”

“算了,没有我就走人了。”王书贵摇摇头说。

老鸨急忙走过来拉住王丞相的衣袖,说:“客官,你是我店里的常客贵客,怎好意思让你就这么走呢?要不我叫红儿姑娘陪你喝杯茶吧,不收费的。”

王书贵只是不愿吃别人的剩饭,这么早回去又没啥事,见老鸨子也是真心挽留,便借机坐了下来。

喝茶的时间,他向红儿打听情况,红儿说:

“那个外乡人是落第举子,文才极好,作文赋诗样样能行。而且那人武功高强,上回店里有人闹事,几十个人被他打得喊爹叫娘,屁滚尿流的跑了。”

“这个举子人才如何?”王丞相突然对这个外乡人产生了兴趣。

“人才更是出众,俊俏儒雅,风流倜傥,楼里的姑娘都喜欢他,倒找钱都想和他过夜呢!”小红如数家珍,洋洋得意的说。

“看样子倒是个人物呢!”王丞相心里一动。

“可不是吗?”红儿姑娘心往神驰的说,“绣花妹妹也是个烈性女子呢,起初是誓死不接客的,见过这位举子之后,也低头不语了。”

“他叫什么名字?”王丞相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道。

“王大为,不过在我们这儿大家都叫他王秀才。”

“好名字,有大作为!”王书贵不禁赞道。

“四行八作,哪一行不藏龙卧虎,娇客里头就不兴出个人物?”

红儿在这个场面混得久了,虽已是徐娘半老,接客次数渐少,但见多识广,谈话间也极有分寸。

“你能不能把那个叫王秀才的公子引荐我见一面?”王书贵心里一动,有心想结识一下这个不凡的娇客。

“这有何难?”红儿说,“只是今日人家刚交新欢,不好打扰的,换一日吧!”

王书贵回身让邵万强拿出十两银子递到红儿手上,说:

“姑娘,这是给你的茶钱。”

红儿接过银子,站起来说:“行,我给你探探风去。”

过了不多一会儿,红儿领进一个人来,王书贵抬头一见,突然吃了一大惊:“这不是哪个?”俨然一个小太监潘又安!见过人像人的,没见过这么形似神也似的。他差点没有喊出声来。音容相貌,高矮胖瘦,举手投足,甚至连走路的姿势也像。他虽然极其反感潘又安,但不反感貌似潘又安的人,没准还会派上大用场哩。他脑子里顿时一转:一个念头油然而生,真是缺什么来什么,踏破铁鞋找不到,时来运转送上门。老丞相站起身来,轻施一礼,笑道:

“老夫得见公子真奈三生有幸,能否占用你一点时间,咱们借一步说话。”

王秀才还了一礼,说:“老丈言重了,小生乃是名落孙山之人,无颜回家见江东父老,只得混迹于青楼红裙之中,甚是惭愧,有负老丈厚爱了。”

“我想送你一个大富贵,不知公子可允否?”王书贵投石问路、查颜观色道。

“富贵乃人人之所求,小生岂有不允之理?”王秀才彬彬有礼的说。

王书贵说:“此非说话之地,公子若有意,请明日到敝舍商谈。”

王秀才却爽快地说:“择日不如撞日,就是今日罢。既是老丈看得起小生,小生愿随老丈即刻前往贵府。”

王丞相大喜,道:“如此最好,只是你今晚吉日良辰,耽误了你的好梦,让老夫实实心上有些过意不去。”

王秀才道:“此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待我换件衣服,就随老丈去了。”

穿过半条街道,王秀才见是一乘八人抬的大轿,随从人等见老者现身,俱匍匐于地,口称“相爷”,王秀才心里一惊,此时方才知道遇上大贵人了。

王秀才跟在后面一路小跑,到了门口一瞧,“相府”两字映入眼帘,门高屋大,门庭宏伟,他踌躇半天不敢上前。王书贵笑嘻嘻地在轿子里亲切地招呼道:

“公子,进门就是一家人了,不必拘束。”

王秀才赶忙倒地磕头,唏嘘道:“小生不知是宰相大人,多有冒犯,望大人恕小人死罪。”

王书贵下轿亲自扶起,抚慰其项背道:“你我一见如故,宛如老友一般,老夫看公子是个非凡的人才,有心结交于你,以后不要这许多礼仪。”

王秀才更加感激涕零,伏地不起道:“大人之义,恩同再造,倘若大人日后有用得着小生之处,虽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惜。”

到了书房,王秀才又要伏地磕头,王丞相正色道:

“你且起来,一旁坐下,我有话说。”

王秀才这才把半个P股倚在一把小椅上,聚精会神竖起耳朵聆听宰相教诲。

“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咱还是说正事要紧。”王丞相一开始便切入正题,说,“宫中不日将要输送一批太监,我思谋了一下,想借此机会让你以太监身份入宫,这就是我送你的富贵,你看行吗?”

王秀才稍一犹豫,面有难色道:“太监,要净身的吗?”

“无须净身,我说了,是以太监身份。”

王秀才欢喜道:“行,悉听恩相吩咐。”

“明日我把进宫太监的名册拿来,从中选一个和你面容相仿的,通过检验之后,先把这人安排在皇后娘娘身边做事,然后再找个机会把这人以有事为名从宫中调出,你穿上他的衣服,拿上他的号牌,抬出来的是他,抬进去的是你,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那么我的名字是不是也得要改?”王秀才心里扑腾,脸红耳热,小声问。

“那人的名字自然就是你的的名字。”

“小生明白。”

“你也不要惊慌,皇后娘娘是老夫的女儿,你进宫之后就在她的身边做事。你如何做,做什么,她会吩咐于你的。”

王秀才的眼前立刻闪现出一位美轮美奂的仙子图,皇后是什么人?皇后必定是雍容华贵、绝世无双的大美人,别说在皇后面前做事,就是每天能得见那位仙女娘娘一眼,此生亦足矣!老丞相说话,他无法插嘴,只是频频点头不止。

王丞相又说:“别忘了入宫之后只是享乐,要利用你的优势,多笼络人心。至于其它细节问题,不须我多言,皇后娘娘自会教你。”

王秀才心驰神往,踌躇满志,不由在心里暗道:天上虽不掉馅饼,却掉下一个大**!好运来了,拦都拦不住, 原来人生是如此的美好。他对老丞相的回答,仍旧是连连称是。

王书贵说:“好了,这几日你暂且住在府中,那儿也不要去,静候佳音。”

“我还有些银两在婊子处,明日我去取来。”花钱要花在明处,不能白扔了,王秀才不得不说。

“算啦算啦,几个小钱不值得,办大事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