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二二章 皇后思春乱求医
章节列表
第一二二章 皇后思春乱求医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打发走了小太监之后,王诗媚肚子里一直都在犯恶心。小太监虽好,看他那一副德性,俨然是一只吃饱了的鸡,这次出门还不知打了多少野食采了多少野花哩?别人家的东西再好,终归是借来的猫不抓老鼠。她思前想后,这今后的长路漫漫,怎样才能物色一个长相厮守,留在面前陪着说说话的人?男人可以找十个八个老婆,有点名堂地位的更是妻妾成群,他们把女人当什么?做皇上的美人如云,而可怜的女人却终身只能守一而终,这太不合理了吧?既然老妖婆(皇太后)能招一个小赝品太监登堂入室,她为何不可找个成年的大赝品太监来蒙混一时呢?

这样一想,王皇后立刻精神为之一振,令执事太监备凤辇起銮驾,马上回家省亲,看看二老爹娘去。

王书贵老兄最近也是收敛了许多,他原先总是操心什么时候能登上龙位,如今则天天担心项上的这颗头什么时候落地,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小太监出神入化,呼风唤雨,除贪灭霸,平叛扫乱,他哪来那么大的本事?刚刚得到消息说前几天他又帮着那个女番王平息了漠国的一场内乱。真他妈大白天见了鬼了,一个太监居然也能干成千秋伟业?自古到今,闻所未闻的怪事奇事。

王书贵正在书房里自哀自叹,忽听门官说:

“娘娘銮驾到了!”

王书贵不敢怠慢,和老伴儿大妻小妾合家人等一起跪在院中接凤驾。

皇后娘娘不耐烦地摇摇手说:“罢了罢了,少来这一套繁文缛节。父亲你来,我有话要和你商谈。”

王书贵紧跟着女儿进了书房,王皇后觉着这事和爹爹说不方便,可是话到了嘴边,加上又在气头上,所以也就不管不顾了,端起使女送上来的盖碗茶,轻轻啜了一小口,说:

“爹爹,你坐下,我有话说。”

不是王书贵怕女儿,而是礼数使然。丫头们都走了,他把书房首掩上,这才大咧咧坐在他的太师椅上,捋捋山羊胡,看也不看女儿一眼,沉下脸说:

“你身为后宫之首,一国之母,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

“自己家里还要我耍什么派头?”王诗媚不屑的回应了一句。

“不是还有下人吗,传出去不让人笑话?”王书贵教育女儿说。

“笑话,我还怕人笑啊?我都成了望门寡了!”王诗媚肆无忌惮的说。

“望门寡,这是从何说起?”丞相不解。

“当初你为了笼络皇家,把我嫁给一个傻子,你倒是随意了,却把我苦了!”皇后埋怨道。

“你身为国母,人中龙凤,享尽荣华富贵,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王丞相开导说。

“穿暖睡足,饱食终日,你以为这就好了?人岂不和猪一样了吗?你不也是已经位极人臣了,为什么还要想三想四?”王皇后据理反驳道。

“我知道你有你的难言之隐,宫中不是还有个小太监吗?小太监不是还和你生了个儿子吗?人嘛,差不多也就行了,爹爹如今也不做非分之想了。”王书贵被女儿说到痒处,叹口气说。

“不是你不想,是你斗不过那个小太监罢了。小太监你都驾驭不住,我能把他怎么样?”王皇后亮出了底牌。

“好好,不和你抬杠了,你说你要什么?”王书贵妥协了一步。

“我想要个男人!”王诗媚索性实话实说。

“天哪,这可是灭九族的事!”王书贵顿时大惊失色。

“狗屁,老妖婆搞了个假太监,都已经十年了,谁动了她一根毫毛?反让那个假太监成了气候。要说灭九族的该是她,她反而垂帘听政,威风八面,这合理吗?”王皇后振振有词的说了一通。

“你也想培植个小太监?”王书贵问女儿。

“不要小的,啥时候才能长大?我要就要个大的。”王皇后大言不惭说。

“前有车后有辙,她佟丫敢干,咱就敢做,谁怕谁呀?”王书贵下了决心说。

王诗媚离座而起,欢快地走到父亲身旁,搂着他的脖子,高兴地说:

“我就知道爹爹有办法。”

“反王府里有一些成年的和半成年的太监最近要充实到宫中,趁这机会不妨做些手脚也是可以的,问题是这个假货从哪儿去找?”王丞相犯了难说。

“你为官几十年,门生遍野,权倾四海,放出风去,全国海选,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个强似潘又安的太监?”王诗媚帮爹爹出主意说。

“找个假太监蒙事就成了,你和潘又安比什么?”老王头和女儿犯的是一样心病,明知故问说。

“就要超过他,就要比过他,气死他姓潘的!”王诗媚恨恨的说。

“这就难了,”王书贵摇摇头说,“论相貌人才,物色个小太监那样的人物比比皆是,可是要说起心机、武功、胆识,这样凤毛麟角的人就难寻了,怕是全国也找不到第二个。”

“我就不信,一个小太监还成了稀有动物了?”王诗媚心犹不甘的说。

王书贵叹道:“小太监新府落成的时候,我违心给他写了一幅字,叫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五百年’,现在这话看来倒是有些名实相符了。”

“我不管,我就要爹爹给我物色一个即便比不上潘又安,也不能比他差多少的人。”王诗媚退了一步说。

“行,你容我想想办法。但也事不宜迟,我立即着去办。反王府里的太监们即日就要入宫,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就不好说了。”王书贵搓搓手说。

“爹爹,宫里事多,我走了啊?事情可全托付你了。”

王诗媚终于不虚此行,心里乐呵呵的说了一句,就辞行回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