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二一章 后宫女儿美如花
章节列表
第一二一章 后宫女儿美如花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如今的小太监已是羽翼渐丰,志在必得,踌躇满志。这世上没有他办不到的,只有他想不到的,大有一番舍我其谁的风骨。有近臣向皇太后献言:要谨防养虎为患啊!太后不以为然,嗤之以鼻道:

“自家养的狗,自家知道狗的毛病!勿须多言,小安子,哀家放心。”

进言的人讨了个没趣,摇摇头,讪讪地退下了。

宫中很久已经没有闻到男人的气息了,死气沉沉的深宫突然来了位山摇地动的大将军,这是何等的振奋人心,尽管这位将军名义上是太监。但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太不太监女人识”。小太监在深宫里度过了十个春夏秋冬,从一个十岁的小毛孩子蜕变成一个叱咤风云、英武盖世的大男人,除了白痴(皇上),没有人不识他庐山真面目的,难道还非要脱了衣服验明正身?

后宫是女人的天下,女人是花儿的别称。没有男人的女人世界是苦海,不见阳光没有雨露的花朵必定枯萎。这一群如饥似渴、盼星星熬月亮的仙女们,冒死下凡的心都有,还怕犯天条?

皇后王诗媚早早就传下懿旨:潘公公回宫,先到中宫安歇,其他人不得觊觎,若有图谋不轨、混水摸鱼者,乱棒打死勿论!

后妃娘娘、昭仪、婕妤、容华等都是敢怒而不敢言,更不要说到贵人、常在、答应等这些低几等的皇夫人了。其次再往下数,还有无数的宫女,哪个不是依门而立,望穿秋水?后宫如今名义上虽是太后说了算,但太后有太后的事做,她又要协助皇上临朝议事,又要帮看奏折,接见大臣等等,一大堆政事搅得她寝食难安,后宫就只好扔给皇后娘娘来打理了。

小太监此时最担心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叫文春姬的春妮姑娘。春妮姑娘虽然贵为皇妃,大概皇上从新婚第一夜草草和她见了一面之后,再也不会到她宫中,皇上操心的是狗而不是他的一大堆老婆。这个倔强单纯而美丽的小女子不知这一段时间是怎样过来的?他一入宫就令人把轿子抬到文妃的宫里,他的意思是先和春妮说两句话再去朝见太后。抬轿的太监面有难色,轿夫头儿更是趴到地上半天不起来。小太监不解,喝道:

“嗨,我说兄弟,让你去文妃的宫中你听见没有?”

“听是听到了,可是……”太监小头目嗫嚅道。

“听到为何不去?”

“皇后娘娘早就传下懿旨,说潘公公来了直接到她宫中叙话,违者乱棒打死!”

“这个骚婆娘!”小太监感到好笑,不禁心里骂了一句。但是他又深谙宫里的清规戒律,一个太监尤如是一个蚂蚁,得罪了不管是哪位大人物,随便揑死就让人揑死了。他不想为这事为难这些太监们,就说:

“好吧,摆轿中宫皇后娘娘处。”

轿头得意地一摆手,八个小太监抬着大轿一溜风地到了目的地。有人进去通报,不一会花枝招展的王诗媚亲自迎了出来,见了小太监,立即满面开花,笑盈盈走近,执住他的手,一边紧往屋里让着,一边大惊失色道:

“哎呀,潘公公,啥时候来的也不打声招呼?听说你的部队凯旋有几天了,你怎么今日才到?我天天掐着指头过日子,算算你也该到了。”

小太监挣开,就要俯地给皇后娘娘磕头请安,被王诗媚轻轻推了一把,笑嗔道:

“这是在我的内宫,又没有闲杂人等,你客的什么气呀,那些讨厌的礼数不要也罢!”

小太监刚刚在王皇后的软镦上坐定,娘娘即刻吩咐下去,说:

“令御膳房速速备一桌酒宴送来宫中,哀家要为潘公公摆酒洗圣!”

进了中宫半天,小太监尚未有插嘴说话的机会,无奈之下他只能一边品茗着香茶,一边用眼光去打量妖艳妩媚的的王诗媚。只见这女人乌发如云,发簪高挽,眉似远山含黛,琼鼻高挺娇翘,朱唇温湿圆润。还有那一双俏目,眼波流转,顾盼生姿。身着一件素雅的粉色长裙,把一个美丽女人的身材,凸露得淋漓尽致,胸满腰细臀圆,两只玉手在外,纤纤十指如笋。下身两条迷人的长腿,藏逸在裙筒里,若隐若现,难免使人浮想联翩。

“这个风**人,把所有的功夫都用到梳妆打扮上了!”小太监不由暗忖,不知是赞美还是奚落,他悄悄地想,“幸亏宫里没有男人,否则迷也让她迷倒一大片!”

“只不过是一张美丽的画皮罢了!”小太监紧接着又恨恨地心里骂道,“棉花嘴刀子心,肚子里揣着蛇蝎心肠。这辈子谁摊上这样的女人,算是八辈子的冤孽。”

说话间一大桌子丰盛的宴席摆好了,食客只有他们两位。侍女和太监们走马灯般地为他们夹菜,斟酒,沏茶倒水。

小太监也着实饿了,他正想把几件小事办完就要进御橱就餐的,没想到在这儿赶上饭局。和人有仇和饭无冤,他索性放开肚腹,来者不拒,又吃又喝,好一场屠门大嚼。

看着他那一副吃相,王皇后不禁哑然笑道:

“公公在外,饥餐露宿,为了皇家的事,真是辛苦你了。”

小太监也不说话,接过宫女递来的一杯酒,抬头扬脖,一饮而尽。

“不急不急,你慢慢吃慢慢喝不行吗?又没人跟你抢。”皇后娘娘笑嗔了一句,接着又安排说,“吃完饭我陪你一块儿洗洗澡,今晚你就在我宫里安歇了吧!你知道我这人胆小,夜里独守空床心里空虚得很,常常做恶梦。你虽是太监,毕竟还算半个男人,陪陪我,就这一个晚上。”

小太监瞅瞅左右侍奉的太监和宫女,笑了笑,没吱声。

王皇后又说:“知道你在宫里宫外都是大忙人,官身不由己嘛,事无巨细都找你。我也不难为你,就今天一个晚上,过了明天,你愿意干啥干啥去。”

小太监傻傻地笑了笑,仍旧没做声。他又端起一杯酒……

王诗媚只顾说话,小太监只管喝酒。过了一会儿,皇后娘娘感到茬儿不对,用手去推小太监,他竟伏在桌上睡着了。皇后命太监和宫女把他抬到床榻上去,没料到小太监猛张开嘴“呕”了一声,满口的污物天女散花一般喷了王皇后一头一脸。

王诗媚大怒,叱道:“原轿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