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二零章 美太监得意归故里
章节列表
第一二零章 美太监得意归故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作者注:今天是月末,作者要在17K冲订阅榜,请盗版的朋友手下留情一次,谢谢!)

美丽的乌儿苏丹一双娇媚的眼睛总是在小太监的身上顾盼留连,她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这一生把自己的终生托付给一个假太监可靠吗?不错,他有一张俊美的脸庞和一身好武功,他的人品呢?好丈夫可遇而不可求,现在看来她以前的想法稍嫌幼稚甚至有些多余。嫁汉是为了穿衣吃饭那是老百姓的俗论,对于身为一国之君的女王来说,条件则要更加苛刻的多,丈夫必须英武刚烈,多谋善断,人品倒也退其次。然而她的丈夫却是具备了所有男人的美德,更重要的是他对她的无限忠诚和无限的爱。潘君左拥右抱,**如云,他不缺老婆,可是为了她乌儿苏丹他甚至几乎搭上自己的一条命也在所不惜,人生得遇这样的丈夫足矣!老天爷都认为没希望的事他却办到了,人算不如天算,这回是天算不如人算,俏女王好惬意啊!他俘虏了她的人,又强占了她的身,最终是她的心。潘郎曾说她是他的整个世界,当时可能有些托辞牵强或者是逢场作戏的感觉,现在说这话的该轮到她了,他就是她的一切。有朝一日,她把江山社稷交待给儿子,她就义无返顾地回到潘郎身边,和他永相厮守,终老白头。

当然现在,年轻人还有年轻人的事做,恋妻惜子、儿女情长也不尽是好丈夫,潘郎又要走了,这一次的分别怕又是漫长的数载。

酒席散尽,沐浴清爽,俩人钻进被窝里。没等乌儿苏丹开口,小太监就说:

“丹儿,看你势单力薄的,给你留下两个人吧?”

女王抿嘴一笑说:“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心事?”

“不用猜,看也看到了。”

“我可要挑呢!”

“挑你挑不出来,朱林宗上阵杀伐是好手,黄仁、张发存有些左道旁门的功夫,这几个你暂时都用不上。贺老五为人忠厚,肖天雷文武双全,迟发唐有勇有谋,你说要谁?”

“仨我都要。”

“仨不行,只能给俩。他们都是御封的将军,我回去以后还不知在皇上面前如何唐塞呢!”

“那就后俩吧!贺老五这个名字我怎么叫着不顺嘴。”

“你也是看人戴帽,潘又安的名字好,你就是看上我的名字了?”

“郎君,我不光是看上你的名字,你的啥我都看上了。”

“撒谎。”

“我没撒谎!”

“我要是真太监呢?”

“你不是假太监吗?”

“看起来真是,一样物事可以决定人一生的命运。”小太监似乎是深有感触的念道。

“你才知道啊?”妻子在怀里撒娇说,“老天爷赐于的东西,哪一样都不能少。你们汉人头脑聪明,有许多好发明,唯有这一样是最不得人心的。”

“你怎么说我们汉人,你不是汉人的老婆?”小太监面露不悦之色。

“我说我不是汉人的老婆了吗?嫁给汉人也不能改变我的人种啊!”乌儿苏丹满有道理的说。

小太监情不自禁地把手从乌儿苏丹的脖颈下抽出来,涨红脸问道:“你说你是汉婆还是番婆?”

“我是汉婆。”乌儿苏丹不动声色的回答。

“你是汉人还是番人?”小太监话一出口就觉得后悔,他把自己装进套子了。

“你说呢?”乌儿苏丹嫣然一笑。

“午间你在席上不是说咱们汉人如何如何的吗?”小太监找出了破绽。

“说那话时我是站在汉人的老婆位置上,这有什么不对?不和你说了,两口子抬杠逗乐,你红什么脸呀?才这么点城府,狗肚子盛不住稣油!”乌儿苏丹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小太监翻身起来,俯在娇妻身上,嘴里嚷道:“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你居然还敢骂我!”

乌儿苏丹轻轻地抚摸着丈夫的脊背,柔情地念道:“你是我的世界,你是我的靠山,你是我的擎天柱,我哪里敢欺负你敢骂你呀,我的夫君?”

“好,我今天就让你尝尝我擎天柱的厉害!”

(以下删去三百二十五字------作者)

第二天就要走了,大哥的一样东西没找到,张发存和黄仁两个一边喝酒喝茶,一边还在嘀咕这事。

“那天打扫战场的时候你仔细看了?”黄仁问张发存。

张发存说:“东西是我经手的,我能不操心?我旮旮旯旯全搜遍了,毛都没见一根。”

“番王是用那把刀自尽的吗?”黄仁问。

张发存说:“我亲眼看到的,这还有假?实话给你说吧,打进场之后,我的眼睛一直就瞄在大哥的那把刀上。番王自杀之后,当时人多又乱,我挤不过去。等我到了跟前的时候,番王已被踏成泥母猪,可是我翻遍他的全身,也没找见那把刀。”

“该不会是什么人抽空子趁乱拣去了吧?”黄仁纳闷说。

“不像,”张发存肯定的说,“当时乱糟糟的,大家顾命要紧,谁还能想到那把刀值钱?”

“二哥,你不是驯狗专家吗,你怎么不在狗身上打打主意?”黄仁提醒说。

张发存一拍脑门子,叫道:“嗨,我怎么把这茬事忘了?走,找四个轱轳大哥去!”

斯日古楞如今也住在王府里了,女王给了他一处宅院,他老婆还住在原址,不过生意已经不做了。牧羊人从屋里出来,见是张发存和黄仁,急忙往房子里让,说:

“兄弟,快来,进屋喝酒。”

进了屋,张发存笑说:“四个轱轳大哥,酒是不能再喝的了。我有要事求你,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晚了还打扰你和新嫂子的好梦。”

“啥事你说吧,咱们都是过命的兄弟,还有啥话不好说?”斯日古楞道。

“我想借借你老院里你那只狗使使,另外再问一下新嫂子,能否找到一两件番王生前穿过的衣服鞋啦啥的?”

汉人妇女从屋里出来,笑嘻嘻地说:“原来是两位贵客呀!番王的衣物等都让人一把火烧了,这会到哪里再去寻?前日我给你们的那个装药的金丝囊,你扔了我又拣了起来。我是看着那个包包挺好看的,做工又细,因而保留在我处,还没顾上洗,这就是番王的唯一遗物了,不知能否派上用场?”

张发存大喜,道:“最好,那就太谢谢嫂嫂了,用后再归还你。”

“还不还有啥要紧?你们只管用去好了。”妇人说。

斯日古楞又问:“半夜三更的,要狗干啥使?”

黄仁说:“我和老张去办点私事,我们这就去你老房里牵狗了,剩下的事你就别管了,在家呆着和新嫂子重温热被窝吧!”

俩人再没敢惊动牧羊人的扁脸老婆,直接打开门把那只狗拉了出来。大家都是熟面孔,那狗也很听话,还以为是要哪儿去游览哩,高兴地跟上他们就走。

到了演武场番王自吻的现场,张发存掏出金丝囊翻来复去地让狗嗅了嗅,然后放开它。这个小精灵立刻满场子撒欢,跑够多时,它在一个墙角里停下来,并不停地刨土咆哮。张发存两个走过去一看,天哪,大哥御赐的宝刀竟埋在深深的尘土里,终于被四个轱轳家的狗给抛出来了。

两人欢天喜地地回到王府,有心想去给小太监报个喜讯,大哥不比牧羊人,大嫂又是一国之尊,岂能随便骚扰?忍了忍,俩人也进屋睡了。张发存无法入眠,一是心里激动,二也是想显摆一下自己的本领,趁黄仁入睡之机,他悄悄溜出了屋。

小太监有个习惯,白天那把小刀藏在靴子里,夜晚睡觉就放在枕头下。他一觉醒来,和往常一样去枕下摸刀子,一伸手竟摸了个实的,突然他想起刀子不见了,张发存和黄仁白天还为这事怄气哩!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猛一下坐了起来,手里拿着那把御赐的小刀愣神。

乌儿苏丹被惊醒,看小太监拿着把刀子出神,推了他一把,笑道:

“半夜三更的不好好睡觉,拿把刀子做啥,莫非要行剌本王?”

“有鬼了!”小太监自言自语道。

“哪里有鬼?你说梦话吧!”乌儿苏丹揶揄道。

“我这把刀子丢了,张发存和黄仁找了一天,可是如今又好好的放在我的枕头下,你说这不是有鬼了吗?”

“不用猜,肯定是你的人干的。”聪明的乌儿苏丹说。

小太监想想也是,不是张发存、黄仁那两个家伙,还能有谁?

这一搅,俩人全无了睡意,互相搂抱着说了一阵子话,眼看就天亮了。突然,小太监又要欲行不轨,乌儿苏丹笑道:

“老毛病又犯了?”

(以下删去一百五十八字------作者)

早晨,小太监着人把肖天雷和迟发唐请来,言明要留他俩在番国呆一段时间,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好嫂子和小侄儿侄女的安全。两人见是哥哥所遣,也不推辞,高高兴兴留了下来。

诸事办妥,小太监一行五人打马如飞,赶奔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