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一九章 俏女王盛宴七英雄
章节列表
第一一九章 俏女王盛宴七英雄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朱林宗纵马头前开路,那两柄阴阳锤,一铜一铁,好生了得!碰上的死,挨上的伤,挂上的不掉层皮就算万幸。他围着法场走了一圈,少说也有百十个人头落地。刚才番王兵见只有五六个人闹事,便跑去镇压,谁知后头还有大股部队,原来人家是早有预谋的呀!

这次事件主要是番王没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以为大不了就是杀一个已被废黜的女王,有什么大惊小怪?人头割下来不就是走个过场吗,政权都到手了还有什么可顾及的?谁知竟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番王自己手里的金刚宝剑也被人换成了装饰华丽的杀猪小刀,这成何体统?法场成了屠宰场,原有的警戒部队根本就不是偷袭部队的对手,王爷的主力部队都在不同的各个地方,现在急令他们立即发兵救驾,到哪里去找,谈何容易?

番王一看大势已去,环顾左右,跑得跑逃得逃,身边竟只剩下那一位汉人王妃,他苦笑问:

“你为何不跑?”

王妃垂泪,戚戚哀哀道:“奴家只身一人投奔王爷,活着不能和王爷日日相伴,但愿死后能和王爷埋一冢。”

番王深受感动,欣然道:“世有红颜知己,吾有贞烈王妃,此生足矣!”遂拔出那把曾误以为是金刚剑的匕首,自吻而亡。

(作者注:此王妃并非常人,她的传奇故事在以后的章节里还要专门讲到,在此说明一下)

乌儿苏丹此时已恢复了元气,幸好是昨日提前服了解药,体内毒性除了大半,她从小太监手里接过那把真正的金刚宝剑,被一帮兄弟们簇拥着走上正中主席台,女单于大声呼喊道:

“反王已殁,其余不问,降者免死!”

追随反王的部将首领,哪一个是不怕死的?一时间法场上就跪倒了一大片。有几个贼臣贼将刚想从后门里溜走,被迟发唐候个正着,借用小太监的那杆神枪,唰唰唰一连几枪,捅了不少窟窿眼儿。剩下的人看不是头,急忙又返身入内,匍匐于地恳求女王饶命。

乌儿苏丹很快收拾好残局,国不可一日无主,军不可一日无帅,当日即重登王位,宣布平叛胜利结束。大开牢门,大赦天下,尤其是监狱中关押的旧臣旧将,悉数官复原位。这日临朝议事,忽有门官来报,王府门前有一汉人农妇打扮的女人领小王子和小公主求见。女王大喜,站起来下阶亲自出迎,母子母女抱头大哭。哭够多时,女王方才想起,指给巴图和乌兰说:

“潘君安、潘小安快来给父王磕头!”

小太监俩小娃娃自是见过的,但因是生于帝王之家,倒是别人为他俩磕头的事多,他俩何曾给别人磕头?一是母王的命令不得不从,二是眼前这人他俩一见就感到由衷的亲切,遂不是很规范地俯在地下说:

“父王你好!”

小太监激动得眼中溢出些许泪花儿,他一生杀人无数,可是他从未无辜杀人。这家狗番王为了篡夺王位,差一点就要了这俩小家伙的命,这可是他的亲骨肉啊!如果事情真是那样发生了,不知他会如何面对?他急忙弯腰一手抱起一个,左亲一口右亲一口,憨憨地笑道:

“不叫王爷,叫一声爹爹就成。”

他的泪珠儿落在俩娃娃的小脸颊上,他不想让人看见,但最终还是让人看见了。

“爹爹!”

“爹爹!”

“是我先叫的!”

“是我先叫的!”

两个孩子打起了嘴仗,互不相让,争得不可开交。争强好胜,不屈人下,长大了可能又是潘又安第二、第三。

小太监把所有的兄弟都叫到近前,然后把小娃娃放到地上,说:

“君安小安,这是你的六位叔叔,快趴下给你们的叔叔们磕头请安。”

六人不敢,推脱说:“大哥,叫一声叔叔我们已是十分知足了,这娃娃还小,头就免磕了吧!”

俩小娃娃还在犹豫,小太监不容置疑地说:

“快磕!”

母王也在后面帮腔:“快磕!”

小王爷、小公主咕咚咕咚一人一口气连磕了六个,共是一十二个。俩小家伙活了五年多,还是头一回磕这么多的头。

六人纷纷摸口袋掏银子想给侄儿侄女送点纪念品,摸了半天啥也没摸出来。小太监解围笑道:

“兄弟们免了吧,把他们母子母女从死亡边缘救出来,这是多大的恩德?我要让这两个小家伙一辈子也不能忘记他们的亲叔叔们!”

乌儿苏丹命人将两个娃娃带下送入府中,然后问那个汉人妇女,说:

“你是何人,焉何知道小王爷和小公主的下落?”

“奴家曾是王妃,侍候过番(反)王数日。番(反)王要杀小王爷和小公主,是我私藏下来的。”

张发存、黄仁见说细细一瞅,果然是那夜陪番王睡觉的女人。遂问道:

“既是你有心护佑小王子,也算你积德行善,功高无比。那我来问你,那夜你为何撺弄反王把解药烧了?烧了解药不是我们大嫂就没命了吗?”

“没烧没烧!我烧的是包药的袋子和我的一绺头发,不信你们看,药还在我这儿呢!”说罢,汉人妇女从袖筒里摸出一个纸包儿。

张发存过去打开一看,正是他放进去的狗屎团儿,遂往地下一扔,笑道:

“你一片苦心可嘉,这药就算了,这是我那晚偷换了的狗屎蛋儿。”

“怪不得我闻着臭哄哄的味道不对劲儿呢?”汉人妇女嗫嚅道。

女王说:“你虽然给坏人干过事,但终究你还是个好人,这样吧,赏你一百两黄金,回家孝敬你的父母去吧!”

“我不要金,也不要银,只求留在番地,嫁个番人度此一生。”妇人执拗道。

女王再问端详,妇女只是低头不语。乌儿苏丹没了主见,小太监想起一个人,说:

“丹儿,在这次行动中,有一人功不可没,莫如把这个女人赏了他吧!”

乌儿苏丹问是何人,小太监讲了一遍牧羊人的故事,女王急令宣斯日古楞进殿。牧羊人神色慌张地进来,也不知先给谁磕头为好,往上看也不敢看,扑腾爬在地上就说:

“奴才给王爷王后请安了!”

乌儿苏丹离座,走下台阶亲自扶起,安抚道:“斯日古楞大哥,这次我的夫婿潘将军他们多亏了你的照应,不是你他们也无处安身,而且你冒死掩护他们。你的功劳最大,我赏你一千两黄金吧!”

四个轱轳急忙摇手说:“不要不要,当初如不是潘王爷从狼群里救我,哪里有我的今天,我的命就是他的,他要我怎样就怎样,你要赏就赏潘王爷吧!”

“好一个仁义的牧羊人!”小太监不由赞道,“四个轱轳大哥,既然不要封赏,这个女人就送你做个老婆吧!”

小太监指了指一旁站的汉人妇女,斯日古楞稍一犹豫,嗫嚅道:

“我倒是没事,就怕你嫂子那儿说不过去……”

乌儿苏丹接过话头说:“嫂子的工作由我去做,你今后就在我跟前做事,先到王府里当总管吧!”

斯日古楞喜出望外,倒头又要下拜,女王笑道:

“好了好了,免礼吧,以后都是一家人,不拘礼数,大家都不要这么客气了。”

是日,乌儿苏丹大摆宴席,犒赏众英雄。共摆了七七四十九桌,唯独头一桌特别起眼,小太监和乌儿苏丹稳坐上席,往下两边依次是左为张发存、贺老五、肖天雷,右为黄仁、迟发唐、朱林宗,下首是四个轱轳。

乌儿苏丹说:“我长这么大,从未和王位以下的人坐在一起喝过酒,今日受夫君点拨,才知如何待人。早知如此,就不会发生这次王兄反叛的事了。手下要有得力的人,就要用心去交,咱们汉人里有句老话叫‘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是不是这个道理?”

众皆点头称赞。

小太监解释说:“可以这样说,不过我们汉人还有一句话叫‘四海之内皆兄弟’你如果以后把你周围甚至全国的百姓们都看成是你自己的兄弟,就什么事都好办了。”

女王点点说:“夫君言之有理,这些道理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原来我也不懂,走出深宫以后,学会了。”

乌儿苏丹还要问话,小太监拦住说:“不说了不说了,今天是吃饭的日子,你嫂子款待我们,不吃白不吃啊!”

众皆哈哈大笑。

大家都把酒杯端起来敬大嫂,乌儿苏丹笑道:

“真是岂有此理,不是你大哥,我命都没有了,还是敬你们大哥吧!”

小太监不肯,只好夫妻喝了个交杯酒,俩人对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