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一六章 两少侠二进番王府
章节列表
第一一六章 两少侠二进番王府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作者注:本书只在17K首发,其它网站未经17K和作者本人允许一律为非法转载。盗版转载可耻!看盗版的朋友不知是何感想?亲爱的读友,如果你是我的忠实读者,请深思。我并不是在乎那几分钱的毛票,大家都是读书人,我只希望你尊重我的劳动价值!)





大清早王府里人起来一看,怎么看见所有的狗嘴里都有血迹,有的已经干涸,有的还有血丝渗出。头天晚上,他们就听着群狗一顿疯吠,派人出去查看,也未发现异常情况,这事还真奇了怪了?一只狗啃骨头嘣破牙齿或剌破嘴唇的事儿也是有的,问题是全部的狗都犯了同一个毛病。大家疑疑惑惑,可是找不出真实的原因,说食物中毒太勉强,最后只能归结为可能是狗上火喉咙发炎,多喂些清火的水喝情况可能会好些。

这些狗可不是一般的狗,它们全是新单于大王爷还没当单于的时候从他自己的府中精挑细选来的狗种,一只狗顶十匹骏马的价钱,还不定狗主人还不换呢?喂狗的和驯狗的专家们把这件事悄悄隐瞒下来没敢上报给王爷,怕王爷一旦发了火那还了得,这可是死罪一条呀。好在狗们还能吃食,只是精神方面稍有些影响,萎靡不振,叫声也不似原先宏亮,但决无性命之忧,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而且绝不会耽误夜间巡逻的任务。在这方面,所有和狗打交道的人没有一个怀疑到是外面有人进来干的,因为那是不可想象的,什么人能对付得了十五条狗,让它们同时得一样的病?除非是巫师,或者是精于蛊惑术的人给狗施了什么魔法。不过具有这种专长的人似乎只有在古老的传说中耳闻,现实中好像没有人目睹过。

张发存说他的技艺大都是自学成才,此话不假。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被饥饿逼上了盗窃之路,上哪里去拜师求艺?至多不过是现打现学,边打边学,偷盗中学习偷盗。黄仁也是,为了混口饭吃,违心地投靠了黄家五兄弟,但他对黄氏兄弟的作为却是时有不屑,这也是黄秋蝉看中他并把他推荐给小太监的主要理由。这二人自从依附小太监之后,对于潘大人的为人处世不由常常暗竖大拇指。潘又安仗义大气,不拘小节,疾恶如仇又知恩图报正是古今侠者所推崇的。所以他俩早已暗下决心,此生跟定小太监,哪怕是油锅里进去,冰窟里出来。这次进番,姓潘的那么大的人物,把他俩一个食客一个贼竟收为结义兄弟,这是何等的胸怀,古往今来有几人?

黄张二人收拾利落之后,决定再探番王府。黄仁注意了一个下午也没见张发存再打点鱼勾之类的家什,心中纳闷,几次想说又欲言又止,怕人家说他多管闲事。临出发时才忍不住脱口说:

“二哥,你是不是忘了一样东西?”

张发存知道他问的是啥,也不说破,笑嗔道:“这事你别管,到时你就明白了。”

俩人按图索骥,况又来过一回,这回他们根据图纸所指的方位,重新选择了翻墙地点。翻过墙去刚一落地,猛见一群狗扑了过来,黄仁拔出短刀就要杀狗。张发存在旁边小声制止道:

“兄弟且慢动手!”

真他妈奇了怪了,这些狗杂种们见了他俩非但不吠吠狂叫,反而温顺得像见了它们的主人一般,个个俯首贴耳,摇尾摆首。张发存轻轻做了一个动作,这些猛犬统统卧倒在地,动也不敢动一下。

还说是贼怕月亮鼠怕光,阳痿最怕骚婆娘,看来此言有谬。黄仁暗忖,养狗本来是看家护院的,未料到适得其反,末了却和盗贼合穿了一条裤子。

狗不叫,犬不鸣,王府的巡差只当平安无事,自然不会瞎出来乱逛。

眼下恼人的问题是不知那两件物品置于何处?投石问路怎么问?按照分工是张发存盗剑,黄仁盗药。这两样东西也可能放一起,也可能放两处,究竟如何打探到它们的确切位置是他俩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俩人躲到一个亮灯的窗口,拿出那张图纸又细细对照了一遍,再往四周一打量。互相递个眼色,俩人会意,悄悄摸到一座最为华丽的宫帏旁。

里面也亮着灯,不同凡响的是,大屋子里不但灯火通明,而且热闹非凡。捅开窗户纸往里瞧去,里面皆是些光P股的女人,男人却只有一个。他们玩得游戏是水战,那个年约二十七八岁、身材雄壮胖大的唯一男人坐在一个硕大无比的沐浴盆里,周围十几位窈窕女郎围成一圈,水盆旁边还有几个裸体女子在不停地调节水温。胖男人闭着眼睛数数,这些女人就开始转圈儿,不管数到几,他一旦停下,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头彩,她的优先权是搂住男人亲一口,连中三次者可陪王伴驾。

张、黄二人都正在血气方刚,精血旺盛,有心不看,奈何腿脚不听使换,再说也是为工作需要,只得硬着头皮看完这出戏。番人番语他俩一字不懂,只是根据现场情景判断得来的,最后那个和男人连亲三口的女子,兴高彩烈地和男人相依进了寝室。这一场好戏也就嘎然而止,留给身后女人的是无奈,谁让她们运气不佳呢?其中也不乏叹息、埋怨之声。

张发存拍拍黄仁的后背,又扭头往外一指,黄仁会意,俩人开始分头行动。

黄仁跟到男人和女人去的房间,他又老调重弹,再做一次偷窥活动,看看番王人家是怎样行事的。

那一男一女一进房间,男人立刻像饿虎般地扑到女人身上,女人娇声呤道:

“王爷何必这么心急,又不是第一次?”

怪了,这个女人说得是汉话,她大概是汉女。

“想你想得好久了,我的爱妃!你不知道,我是故意数到你面前住口的。”王爷自然也说汉话。

“你闭着眼睛怎能看得见?”女人在身下说。

“我哪能全闭着,留着一条缝呢!”

“王爷耍滑!”

“不耍滑能骗得美人归?”

两个人在床上摸爬滚打,竟不盖一物(以下删去二百字)。黄仁空肚子看别人大口朵頣,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强忍着不让自己走神,但下腹还是不争气地鼓起一样东西。这时突然院内适时地传来一阵激烈的狗吠之声,黄仁知道这是张发存的杰作,他既能让狗不叫,也能让狗歇斯底里发疯。

“狗叫得这么凶,该不会有贼吧?”女人仔细,小声问王爷。

“谁吃了天胆,敢来太岁头上动土?”王爷刚忙完那事,喘着粗气说。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留点神才是,要紧的东西你都放好了?王府里人多,可别让谁乘机给掳了去。”狗叫得声音越来越响,女人不放心的嘱咐道。

“两样东西一直都在我身边放着哩!那丫头好好地关在牢里,她的人被我杀得没剩几个了,有什么担心的?爱妃不必多虑,快睡吧,我也累了。”

接着便传来杀猪般的鼾声。

黄仁把窗窟窿纸捅得再大些,然而他一直没看到王爷放衣服的地方。王爷本人脱得跟条鱼似的,说东西放在身边,身边是什么地方?黄仁无奈,只好等张发存来了再想办法。

张发存躲在暗处,指挥三通狗吠,王府里虽然有值守的人出来查看,但没发现有任何异常,直着嗓子叽哩咕噜骂了几句,随即又掩上门进屋喝酒去了。他们想,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的事也是有的,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

黄仁想过去找张发存,但他怕那些狗不认人,所以就一直俯在墙角等张发存过来找他。张发存等了半天不见动静,悄悄蹿了过来,俯在黄仁耳边小声问有消息没有。黄仁学说了一遍王爷和女人的对话,张发存毕竟是贼人出身,马上灵机一动,说:

“有了!”

“有什么了?”黄仁小声嘀咕道。

“他说是在身边,谅必不会撒谎。身边除了床下,还有什么地方可放东西?”

黄仁想想也是,想起什么又问,道:“好像这个新单于的衣服不在这间屋里?”

“管他衣裳作甚?既然衣服不在身边,就说明衣裳里没有要紧的东西,这个你也不懂?”张发存小声埋怨了一句。

“哥哥,干这事咱可不如你。”黄仁翻起了老底子。

张发存也不介意,又问:“你进去取货还是我进去探宝?”

“当然是哥哥你了。”黄仁当仁不让。

“那得麻烦你一件事。”张发存坏坏的笑了笑。

“什么事?”黄仁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

“你去狗窝里弄一块狗屎团子来。”

“哥哥你知道我怕狗,再说偷东西要狗屎团子做何使?”

“肯定有用,算了,还是我去。不过到时候你可别在大哥面前和我争功。”

“不争不争,你头功我二功,这样行了吧?”

张发存取了块狗屎团子装进他的“百宝囊”里,然后到了王爷的寝房前,又从百宝囊里拿出一把小勾,对着门口,三挖两扣,屋门不推自开。黄仁蹲屋外观察,张发存潜身而入。过了少半个时辰,张发存出来。黄仁小声问:

“到手了吗?”

张发存摇摇头说:“只拿了一样。”

“另一样呢?”黄仁急问,“缺一不可呀!”

“跟你说不清楚,咱们先回吧!”

黄仁不知张发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跟在他的P股后头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