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一五章 闯囹圄探落难女王
章节列表
第一一五章 闯囹圄探落难女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胡三、王小五带一干人等班师回朝。第二日早朝,小皇上刚要说“有事奏来无事散朝”时,黄门官启奏道:

“陛下,有胡大人、王公公扫平反王,现班师回朝,正在午门外候旨,请皇上定夺。”

小皇上有些纳闷:带队的是朕的皇弟潘又安,他不来咋是这俩?他略一沉呤,说:

“宣!”

“皇上有旨,宣胡大人、王公公等进殿!”黄门太监扯着不男不女的公鸭嗓子吼道。

胡三、王小五等进殿,口喊万岁,匍匐于地。

小皇上接过执事太监递上来的奏折,草草看了几眼,不耐烦地说:“班旨!”

执事太监急忙备好纸笔,听皇上念道:

“朕弟潘又安,封他个护国大将军也就到头了,总不能当副皇上吧?朕早就不想干这个破皇上了,皇弟啥时候想干让给他也行。老胡继续去他大理寺做他的正卿,王小五还是尚书,华世雄功劳不小,给个丞相干吧,先委屈一下,排在王亚父之后,先做个副的,等哪天亚父伸腿之后,再升成正的。朱林宗为天雷大将军,刘建勋为地雷大将军,黄仁、张发存二人为殿前都校尉,朱开洪、毛兴旺、贺老五、肖天雷、迟发唐等统统做将军,其余皆连升三级。”

小皇上的这一番论功行赏,逻辑上虽有些驴头不对马嘴,实事上也算公平合理。华世雄一步登天当了丞相似乎有点不近情理,这里有一点需要透露的是这也正是小太监的意思,他在奏折里已提出自己的建议。在他看来,选小人总比选奸人要稳妥许多。再说,华世雄这人人机灵文墨好会说话当宰相是最合适的人选。谁封啥该干啥除了他自己其余均在奏折里已做了暗示或具体的说明,要不然小皇上也能如此酣畅淋漓地分封清楚?

至于诸反王如何处置有待来日再议,这也是皇太后事先吩咐过的,小皇上遂宣旨退朝。

小太监七人准备就绪,是日当夜潜行入王府。刚要翻墙时,张发存说声且慢,只见他从背囊里取出一个小包,里面是一些细细的绳索,绳头拴了一个鱼勾,鱼勾上都挂了块鲜肉。张发存逐一将鱼勾抛了出去,紧接着便是什么动物出动的声音,再后来便是微乎其微的嘶嘶声。张发存说:

“哥哥,可以行动了。”

小太监他们翻过高墙之后,就见十几条大犬齐排排立在墙跟前,脖子上扬狗头高翘,原来绳子的一头还在张发存的手里呢!小太监暗道:这个家伙,不亏是盗贼出身,别人钓鱼他钓狗!

张发存最后一个翻墙入院,狗们见他进来,宛如遇到救星一般,纷纷跟在他的身后,掏尾乞怜,大献殷勤。张发存把手中的绳索绑在一棵树上,狗们没了希望,大家一齐卧地,大张着嘴,各自口中含着一枚鱼勾,一动也不敢再动。

按照地图所示,七兄弟摸到关押乌儿苏丹的那幢小楼前。小楼不是很高,只有两层,小太监他们选好位置。七人中间张发存和黄仁轻功最好,其他人搭好人梯,令二人攀登上去。张发存是撬门扭锁的好手,不几下就把窗户打开了。

“是谁,什么人?”里面有人问话。

张发存不懂番语,反正意思他明白,赶忙小声回答:

“你是乌儿苏丹大嫂吗?我们和大哥来救你来了。你别动,我大哥马上就上来。”

小太监最后一个爬上来,乌儿苏丹已经从身影上看出是他了,一下子扑过去,紧紧搂着小太监的身子,小声哽咽道:

“夫君,莫非我们是梦中相见?”

小太监笑笑,安慰道:“贤妻,你受苦了,这次我定要杀光那些欺负你的人!”

乌儿苏丹要点灯,小太监不让,怕引起王府兵的注意。乌儿苏丹说:

“不怕,他们知道我每夜都是点灯的,只有今晚不知怎么刚灭了灯,你的兄弟就进来了。让我点上灯,再好好看你一眼,即便是最后一眼。”

小太监听如此说,也就不再拦挡。乌儿苏丹点摸索着点亮灯,灯光照亮整个屋子,房间不大,陈设也极其简单,除了一张床,一把小凳子和一张饭桌,别的几乎再没有它物,这就是曾经名声显赫、叱咤风云的草原女单于?乌儿苏丹看上去明显瘦多了,眼眶深陷,面黄肌瘦,和几月前分别时的那位美丽娇艳的女王简直是判如两人。小太监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莫可名状的怒火: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连自己的妻儿老小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在人前耀武扬威?小太监恨恨地问:

“陷害你的人是谁?”

“当然是觊觎我王权的人。”乌儿苏丹嫣然一笑说,“看你,满脸杀气的,好像和人拚命的样子。在说,我压根就不想当这个女王,问题是我骑虎难下,要么就是稳坐王位保全性命,要么就是丢了王位也丢了性命。平民百姓哪知做王的苦楚,时时都在刀尖上挣扎,一天安生日子也难过。”

对此,在座的当然不知,不过小太监可是深有同感。此时他揪心的还有俩人,急忙问:

“贤妻,咱们的孩子呢?”

“不知道,从他们反叛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再也没见过我的巴图和乌兰,也许他们已被害了。”乌儿苏丹说罢长叹一声,眼中止不住泪水盈眶。

“狗日的这些王八蛋!”小太监恨恨的骂道,“倘若他们害了我的儿女,我让他们一个个统统断子绝孙!”

乌儿苏丹擦了擦眼睛说:“夫君,王府里戒备森严,你们还是快走吧!”

小太监说:“我们是救你来的,你不走我们怎能走?”

“你们救不了我,堂兄给我服了毒药,至多活七天,今天是第四天了。”乌儿苏丹说。

“什么什么?他给你服了毒药?”小太监惊问。

“是的。”

“有解药吗?”

“解药在新单于的身上。你们如要救我,先要搞到解药才行。不过这个难度太大,我不许你们去冒这么大的风险。”乌儿苏丹说。

“就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你若不在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小太监说。

“我在你心目中有那么重要吗?”

“我再说一遍,你是我的世界,你是我的一切!”小太监不加思索的说。

“你不是还有别的老婆吗?”乌儿苏丹不由脱口说了一句。

“我的老婆都是女中豪杰,都是我的命根子,一个都不能少的!”小太监认真的说。

“夫君,我没选错人,你是负责任的真男人,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既然你要救我,眼前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是盗金钢宝剑,二是偷出解药,三是劫法场。”

“为什么还要去劫法场?”小太监不解。

“你想啊,如果我不恢复王位,就算你们把我救出去了,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会追杀我到至死的,按我们的制度,这个世界上绝不容许有一个活着的废单于混迹于人间,除非是他(她)的儿子执政。”乌儿苏丹解释说。

“我明白了,”小太监点点头说,“丹儿你放心,我的兄弟个个身怀绝技,皆有万夫不当之勇,一定会把你救出火坑,帮你恢复王位。”

“记住三天之后的午时,就是他们杀我的时间。”

“决不会误事。”

“拿到金钢宝剑之后,该怎么办你知道了?”乌儿苏丹又问。

“知道,你五年前就说过,番人认物不认人,执此剑的人就是他们的新王。”

“好,你们快去吧!趁他们未发觉你们之前,速速离开王府,更不要让他们知道你们落脚的地方。”

“好,贤妻我们走了,你保重。”

七人鱼贯从来路下楼,走到院中一看,仍旧只有那十几条狗在那儿老老实实卧着,见他们过去,屁都未能放一声。小太监他们不敢耽搁,迅速过去翻高墙,张发存却匆匆去解拴狗的绳索,黄仁小声埋怨说:

“算了,真是财迷,几根小绳也舍不得丢下?”

张发存黑暗中小声嘀咕道:“你不懂。”

弟兄们陆续过墙之后,只见张发存牵着手里的绳头儿狠命地一拽,院里的狗们如像是挨了刀子一般一齐声嗷嗷狂叫起来,王府大院里顿时乱成一片。小太监他们这才明白了张发存的用意:明天他们即便是发现了狗嘴里流血,也万万不会想到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否则见狗嘴里拴着根长绳子,傻瓜也会知道有人进来过王府大院了。

小太监禁不住拍拍张发存的肩膀说:“兄弟,贼里头你也算是个高贼啊!”

张发存黑夜中回眸一笑,道:“哥哥这活儿没人教,我可是自学成才呀!”

回到牧羊人的小店,天尚未亮。斯日古楞忙起来给他们准备一些酒菜,问他们事情进展如何?小太监说:

“四个轱轳大哥,多亏了你那张图,要不然黑灯瞎火的准会闹出乱子不可。”

牧羊人说:“我们番人迷信狗,只要狗不叫,啥事没有,不知你们是如何对付那些恶狗的?”

“你问他!”小太监指了指张发存。

张发存笑笑说:“这门技术太深奥,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饭后,小太监立即做了分工:朱林宗、肖天雷马上出发去边关搬兵,从师父孟浪那儿调集五千精兵,三日后午时前必须赶到法场。张发存、黄仁今夜再进王府盗取解药和金钢宝剑。留下他本人和贺老五、迟发唐在斯日古楞店里等候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