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一四章 闹番城七兄弟结义
章节列表
第一一四章 闹番城七兄弟结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早上起来,小太监出去一看牧草羊人已早早去了王府探听消息。牧羊人的老婆为他们准备了早点,羊肉汤泡馍。吃完饭大家闲得没事做,出门走走又怕发生意外,有人提议让小太监讲个故事听。小太监笑笑说:

“故事我也不会讲故事,反正也是闲着没事我就给你们说段历史典故吧!”

说的是五代十国年间,有俩武生上山学艺。师父给他俩每人交待了一项任务,一个是把瓢扣到盛满水的水缸里,天天两手轮换着去抓那个瓢,什么时候左右手都能抓起来才能算数。另一个是每天一起床就双手去揑飞来飞去的小虫子,左手揑的放左面,右手揑的放右面,两手数字要相当,什么时候一天能揑一千只才行。俩人每天重复这项工作,一晃就是五年。最终是谁也未能如愿,抓瓢的那一位,抓破了瓢无数,但无一个能抓起来。揑飞虫的这一位一天最多揑了八百多只,离一千的数总是有那么一两百的差距。俩人灰心了,找师父去辞行,说:“师父,我们俩压根就不是练武的料,你说的那件小事,我们练了五年都没练好,还学什么正经武术呢?”师父笑道:“去吧,就这已经足够你俩吃喝一辈子的了,出去以后别惹事就成。”

俩人垂头丧气地下了山,到了一家集市上,碰见有人打架,四周有不少人围观。俩人挤进去一瞅,只见两个彪形大汉扭作一团,气同斗牛,谁也不肯相让,正打得不可开交。抓瓢的那位看着就来气,还埋怨这么多人竟无一个拉架的,他走上前去不由用双手各轻轻揑住俩人的脑袋,说一声:

“兄弟,算啦别打啦!”

他这一揑不打紧,俩人的头上各开了五个血洞,顿时各有五支彩色喷泉喷涌而出。打架人刹时倒地毙命,看热闹的一哄而散。俩人见惹了祸,也撒腿就跑。

有人报案,官兵追来。他俩腿短,官兵马快,不一会就远远看到了。官兵也不敢太靠近,有人出谋献计说:

“此二人武功盖世,不如箭射。”

二十个人同时放箭,箭如蝗虫奔来。头前揑虫儿五年的那位,一看天上有如此多的飞物,恰恰犯了手瘾,遂急忙拿手去揑。官兵那儿五排子箭放馨,这二人犹在直亭亭地站着等捉虫儿。官兵知道是遇上高手名家了,再不走难道还等死不成?发声喊,掉转马头,统统溜之乎!(作者注:此二人一个叫圣手取物萧必让,一个叫十指钢筋铁凌峰,皆是北周世宗柴荣麾下成名的大将,在小子的另一本小书《野人的儿子》里可以见到,表过不提)

众人皆听得呆了,纷纷说:“大帅说的一点不差,铁杵磨成针,功到自然成嘛!”

小太监不悦,纠正道:“你们别一口一个大帅,叫得我心里好不舒服,索性都按弟兄称算了。你们有比我大的,有比我小的,咱们还是按老规矩,先来后到按顺序我就是大哥,就这样往下排,如何?”

众人大喜,皆跪倒在地说:“悉听大哥吩咐!”

小太监说:“这次我受了,以后可不兴动不动就下跪磕头了,太麻烦。”

黄仁、张发存去给店主婆那儿要来香火供品等,以天地为鉴,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卖友求荣者当暴卒。

小太监以下,按顺序是大哥潘又安、二哥张发存、三哥黄仁、四弟朱林宗、五弟贺老五、六弟肖天雷、七弟迟发唐,史称番城七兄弟的便是。

众人高兴,唯独小朱不乐,撅着嘴嘟囔道:“师父变成了大哥,以后咋再教我武功?”

小太监解释说:“师父还是师父,武功照教不误,只是称呼上变了一下。”

朱林宗这才转忧为喜。

弟兄们说说笑笑,眼看是中午时间到了,牧羊人回来,向他们大致介绍了王府中的情况,说:

“听我兄弟说,单于女王就押在府中,新王几次要杀她奈何是有一把什么金钢宝剑未找到,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王府的围墙也不是很高,按你们诸位的武功翻墙入内当不是问题。问题是王府院内狗太多,番狗很大很凶猛,晚上都是放开的,见生人就往死里扯,这个你们要早做准备。”

张发存接口说:“狗不怕,我专有治狗的办法。”

牧羊人说:“那就太好了,巡夜的士兵晚上大都睡觉,狗有动静他们才起来巡视一遍。既然这位兄弟能治狗,大功就告成一半了。”

小太监让牧羊人画个王府的大概图形,牧羊人匆忙从怀里掏出一物,展开一看才知是羊皮上画的图。牧羊人说:

“这是我兄弟给我的,还是有钱好说话呀!别说是堂兄弟,就是亲兄弟没钱也不好办事。我给了我兄弟一百两金子,他就把这张图给了我。还说了,如果想知道王爷今晚和哪个王妃睡觉,他都能告诉我。”

张发存接过图来看了看,高兴地说:“行了,有这张宝图在手,进王府就如同鱼入大海,探囊取物。”

小太监说:“大哥,你兄弟叫什么名字,以后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我兄弟叫纳森,我叫斯日古楞,好半天我还忘了说我的名字呢!”牧羊人说。

小太监咧嘴一笑,说:“纳森好记,斯日古楞太咬口,还是叫你四个轱轳大哥吧!”

斯日古楞说:“行行,王爷你怎么称呼我都行,我都高兴。”

小太监制止道:“四个轱轳,你以后可不能叫我王爷,要不我就生气了。”

“那我叫你什么?”

“你叫我安子吧!”小太监不假思索的说。

“好好,这名字好记。我放羊的时候,天天坐在马鞍子上。”

下午,大家好好睡了一觉,准备夜里好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