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一三章 乌儿苏丹你在哪儿
章节列表
第一一三章 乌儿苏丹你在哪儿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师父的信上这样写道:爱徒又安悉知:接密报,近日番国发生内乱,乌儿苏丹及其儿女下落不明,阅后请速定。

小太监看罢书信,顿时如五雷轰顶,万箭钻心,几欲昏倒在地。王小五看他脸色骤然变得难看,心知必是发生了什么不测,急忙在旁问道:

“哥哥何事烦忧,莫非是边关出了大事?”

小太监苦笑笑,摇摇头,说:“这是我的私事,看来我是不能回朝的了。我写封信,麻烦兄弟亲自交给太后,我的奏折当朝交于皇上就是了。我要去边关走一趟,而且事不宜迟,马上就要动身。”

胡三见说,插言道:“既是哥哥要去边关,我也随哥哥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朱林宗以下,华世雄、张发存、黄仁、肖天雷、贺老五、迟发唐等皆要跟随他去。

小太监笑道:“你们都是立了功勋之人,入朝之后必有封赏,跟上我到处乱跑什么?”

朱林宗伏地不起,磕头说:“我不要什么狗屁封赏,此生能跟在师父身后,心愿足矣!”

华世雄也趴下磕头说:“我也跟定大人,大人去哪儿,我就跟在那儿,不离左右的。”

众将皆跪,小太监逐一扶起,诚恳地说:“咱们都是亲兄弟,以后不许动辙就磕头!既如此那就听我安排,胡大人、王公公带人进京面圣,华世雄必须得回,这次回去皇上必有重用。咱们也不能只顾在外闯荡,内院空虚也是大忌,正好把老华派上个用场。同时我去番邦找人,一个人单枪匹马也不行,就劳诸位兄弟跑一遭了,朱林宗、张发存、黄仁、贺老五、肖天雷、迟发唐随我前去。”

华世雄本是个小人,但小人有时也能办大事,看在谁的手下,看你如何使唤罢了。华世雄此去,福星高照,官运亨通,一步登天,此为后话,以后还要讲到。

两家分手,胡三、王小王、华世雄等执手与小太监洒泪而别。

小太监与朱林宗一行共是七人,拐了个弯儿,不去京城直往北地,七匹马绝尘而去。不数日,小太监他们到了边关,孟元帅亲自迎出关外,小太监下马要跪,当即被孟伯雄扶起说,笑道:

“按师徒你理应拜我,按官职我要拜你,索性就免了。”

小太监执意还要拜,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嘛!孟伯雄硬是不肯,两人只好免了这一套繁文缛节。小太监欲向师父询问更详细的情况,孟浪说:

“我也只是听从那边跑过来的番兵介绍了一下简单的事情经过,要知详情,还是你自己去吧,而且事不宜迟,去晚了怕乌儿苏丹有性命之忧。”

“是内乱还遭外番袭击?”小太监急问。

“是内乱。”

“当时我一口气杀了他们十员叛将,未料到祸根终究还是没除尽。”

“你这回打算带多少人手?我这里人马由你挑。”孟伯雄问。

“就我们七个足够了,去多了没用,目标太大。”

孟伯雄想了想,说:“也行,不过你们也要简单的化妆化妆。”孟伯雄嘱咐道。

“化妆什么,满口的汉话,一张嘴人家就听出来了。”小太监笑道。

“兵器总该藏起来吧?”

小太监点点头,说:“行,我听师父的。”

七个人除张发存黄仁是短兵刃,其他圴是重武器,尤其是朱林宗的那两柄阴阳锤,少说也在三五百斤上说话。小太监的长枪有一百二十斤,大家的加起来估计有一千斤上下。孟浪令木工打了个长木箱,把所有这些全装进木箱里,套一辆驴车拉上,大家仍旧骑马,或者步行,装扮成买卖人,进了番国。

茫茫大漠,天地相连,举目望去,四处皆是无边的草原。小太监不知此时他的乌儿苏丹还在人世否,不禁仰天大叫一声:乌儿苏丹,你在哪儿?

小太监决定先到番邦的都城探探消息。番家的都城说是城未免有些言过其实,砖房土房极少,大多是鳞次栉比、因地制宜随意搭起来的帐篷,四周有一些围栏,栅栏口上拴一条硕大无比的大犬,相貌异常凶猛,人若入内,先要经过狗的许可。

小太监他们不懂番语不识番文,见一座大帐房,貌似旅馆模样。小太监命朱林宗进去问一下,先找个地方住下再做商量。

小朱刚要进院,一条恶狗猛扑了过来。朱林宗飞起一脚,踢个正着,那狗负痛,嗷嗷怪叫着退回巢里。

主人闻到狗吠,瘸着一条腿,出来一看就要发作。小太监猛见此人有些面善,突然想起来这不是上次他进番时遇到的那个牧羊人吗?不等那人开口,小太监紧上前一步,问道:

“大哥你不认识我了?”

牧羊人细细一瞅,惊讶道:“这不是狼群里救过我的恩公吗?快请屋里坐,快请屋里坐!”

这家院子很大,两三座帐篷以外,栅栏以内全是空地,小太监的驴车马匹等进了大院,也不显得紧张。

牧羊人的老婆生了一张瓦刀脸,一张滚圆的大脸盘上缀着两只大眼一张大嘴,鼻子却是小得可怜。两口子又是沏茶,又是倒水,锅里沌着喷香的羊羔肉,桌上摆着烫烫的奶油茶。牧羊人用番语和老婆交待了几语,女人立刻对小太监投来钦佩感激之色,冲着小太监连连点头。

不等小太监发问,牧羊人解释说:

“恩公,不是小子不够义气,上次在羊圈里我一爬上房去脊背上就挨了一箭,我一下子从房顶上掉下来,腿也摔断了骨头,不知恩公你后来是如何脱险的?看样子我们女单于好像和你有仇,她见了你挺凶的。她一挥手,就把你抓起来了。我当时想帮你说句话,后来连我也抓了。现在好了,女单于已被她的两个堂兄关起来了,再也没人和你过不去了。”

“女单于的两个堂兄为什么要抓她?”小太监装作是不经意的样子问。

“争权夺利嘛!这在我们番家还不是常有的事。”牧羊人说。

说着话儿,羊肉好了,牧羊人的老婆端上来一大盆子,也不递筷子,就招呼他们吃。张发存几个南方人,从来没见过这样吃法,都拿眼光去瞅小太监。小太监笑道:

“手抓呀,蘸着盐吃,碗里把酒倒上。”

“这就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呀,师父?”朱林宗问。

“是的,草原上都是这种吃法。”

吃过饭,小太监让张发存取出一百两黄金,小太监接过金子双手递给牧羊人,说:

“大哥,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收下,以后用你的地方还多哩!”

牧羊人坚辞不收,说:“恩公,你从狼群里救了我一命,我还未报答你哩,怎好收你这么重的礼?要帮忙你说一声,只要能办到的,咱放羊人的性格,说一不二,决不推辞。”

小太监说:“大哥实话对你说,我是来报仇的,仇人就是上次抓我的那的那些人。金子你先收下,以后我们就在你这里住几天。”

“住几天就住几天,住一年半载也无妨,吃又吃多少,喝又喝多少,哪里要这许多金钱?”牧羊人还是拒不接受。

小太监沉下脸说:“大哥,你要是再不接受,我们到别处去住了。”

牧羊人看小太监变了脸,这才说:“既是恩公强要给,那我就收一半,再多我可真不敢了。恩公救我一条命,算算多少钱,人可不能没良心呀。上次羊圈里没救了恩公,至今还是我一块心病哩!”

小太监见他如此说,也不好再勉强。

“大哥,咱说句公道话,你觉着你们女单于那个女人怎么样?”小太监问牧羊人。

“恩公让我说公道话吗?”

“当然!”

“我们单于王乌儿苏丹是个好人,她为我们牧人做了许多好事,大家都记在心里呢!”

“这么说大哥咱们是一条道上的人了。”

“你们不是去杀她寻仇的?”

“怎么会呢?她是我老婆。”小太监实话实说,也不用拐弯抹角了。

“啊,原来你就是那位汉民王爷?”牧羊人大吃一惊,离座而起,就要行跪拜大礼。

小太监一把搀住,嗔道:“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如今咱们是一家人了,还何必这么客气?”

“你们要救我们的单于王,我就是豁出这条命,也跟你们干!我还可以帮你们联络一些牧民兄弟。”牧羊人拍拍胸脯说。

小太监说:“人就不联系了,你一个人就足够了。我们到这儿,人生地不熟,主要是想知道一下王府里的情况。”

“王爷你说,要我干什么?”

“你帮我查一下乌儿苏丹被关在什么地方,行吗?”

“我有一个堂兄弟在王府里当差,明天我去问问他。”

“行,不过这事一定要办得机密,不能走露风声。”小太监把桌子上的那五十两金子又递给牧羊人,说,“大哥,你把这个带上,拿钱问路比拿嘴问路方便些。”

牧羊人点点头说:“那我就装上了。”

小太监又嘱咐道:“大哥你把我们的驴车马匹都藏起来吧,我怕有人看到不方便。”

“没事,我这就是车马店,每天来的不都是生人?”

小太监一夜没合眼,他不知道乌儿苏丹被那两个逆贼堂兄害了没有,还有他的一对宝贝儿女,巴图和乌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