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零九章 八大王龟缩三羊城
章节列表
第一零九章 八大王龟缩三羊城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连杀四将,达陵文咬碎钢牙,怒吼出战。

“来将可是达陵文达将军否?”小太监勒住马头,很客气的问道。

“正是在下!”达陵文猛地勒住马头,见有话说,不得不耐住性子作答。

“将军之前曾做麒麟关总兵,焉何又替反王做事?”小太监明知故问。

“鸟攀高枝,人凫上水,得遇明君实乃我三生之幸,天乐皇帝对我有知遇之恩,一个小小的麒麟关总兵何时能有出头之日?”达陵文以实相告。

“如果嫌官小大家都去认贼作父了,天下还有忠臣吗?”小太监揶揄道。

“我不管忠臣奸臣,我只知有奶便是娘。”达陵文被小太监套进圈子,说得干脆,索性不要脸了。

“你吃了福王的奶,回过头来杀你亲娘亲爹,你不觉得有些亏心吗?”小太监仍旧是那种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的口气,说的话也似真非真。

“我才不呢!只要天乐皇帝一声令下,别说亲娘,杀京城的小皇上我都敢!”达陵文头脑简单,说话也结实。

“像你这种背叛朝庭的败类,认贼为父的蠢猪,活在世上不觉着多余吗?”小太监开骂了,讽刺加上挖苦,他的用意主要是想激怒达陵文。

达陵文中计大怒,抡起狼牙棒就要动手。小太监拦住,笑笑说:

“这么着急干嘛?你要是想死,前面有棵树,你到那棵树上碰死算了。”

“我凭啥要碰死?傻瓜才自寻死路哩!”达陵文僵着脖子说。

“你走得就是一条死路!”小太监警告说,“从古到今,当叛徒的没一个有下场!你以为你光荣啊?狗都不如的小人!”

达陵文本就是个蛮牛,刚出场时还盛气凌人,这阵则像是咸菜缸里捞出来的腌黄瓜,蔫哩吧叽的一点精神也没有了。他干的事本就不光采,因而脸色一阵白一阵黄的,再由黄变绿,由紫变青,浑身气得发抖,别说打仗,举起狼牙棒的力气都没有了。小太监见时机一到,把手一扬,黄秋蝉那边响起了震天的鼓声。

小太监喝道:“蛮牛,过来受死吧,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好日子!”

达陵文强打精神,仓促应战,被小太监拨开狼牙棒,枪身未回,枪头掀开达陵文的护心甲,只听“哧啦”一声,枪尖进了他的肚子。小太监看也不看,回马就走,他倒是走了,达陵文的肠子还在他的倒剌上挂着哩!达陵文放马去追,他不是去追小太监,而是去追自己长长的那一节肠子。

小太监打马回到自己阵中,将手一挥,大军一齐压上。

达陵文落于马下,被乱马踏为肉泥。

福王那里开头看小太监和达陵文斗嘴,磨蹭了半天就是不开打,由于离得远,他们说啥也听不很清楚,福王心里着急,怕达陵文上了小太监的当。天乐皇帝正在犹豫不决呢,那边开打了。达将军耷拉脑袋,受气的小媳妇似的,根本就不像打仗的样子。果不其然,不几个回合,小太监就把达陵文的肠子勾出来了。

福王大惊,慌令退兵,队伍刚要转身,小太监挥军杀来,大队人马乱了方寸,顿时自相践踏,又被小太监掩杀过来,死伤无数。回到城中一清点,几乎折了一半人马。十六万成了八万,刚好和小太监的人数相当。但是他折了五员大将,达陵文又是魁首台柱子,这一下元气伤得太厉害了。没有了达陵文,今后这仗如何去打?

天乐皇帝召集群臣百官商议退敌良策,大家也没有主意,福王只好一连三天闭城不出,任凭小太监派兵城下叫骂,坚兵不战,命令士兵钻进城垛口里装聋作哑。

小太监一时也无计可施,如要强攻,他的人手不够,攻城部队少说也要多于守城部队一倍才能成事,这一对一是无论如何也攻不到城里去的。

接着又下了几天大雨,道路泥泞。官军在外作战,洗澡冲洗都有诸多不便,浑身燥热不堪,一时军心有些浮动。小太监无奈,召集众将官讨论应对之策,刘建勋说:

“如要能和华世雄联系上就好了。”

小太监说:“联系不联系都没用,老华左右不了福王,他不出城应战,华世雄说多了反而会引起福王的猜疑。依这之见,不如撤了。”

“撤了,撤了可就前功尽弃了。”刘建勋不解。

“你以为我傻呀!”小太监笑道,“我想福王决不会困守死城,福王让我们打怕了,我断定他会作逃跑的打算。”

“他会往哪儿跑?”刘建勋问。

“滇桂十万大山。”小太监胸有成竹。

“如果让他们进了山,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刘建勋说。

“绝不能让他进山,他上那儿去都行,唯独不能进山。”小太监道。

“大帅的意思是?”

“我们撤兵之后,在西南面要道口上埋伏下一支两千人的人马,专等他去。另外他一出城我们就抄他的后路。”小太监说出他的设想。

“大帅的这一计真毒呀!这就叫装进口袋里打狗。”刘建勋赞道。

“兵不厌诈嘛!”

“我去堵他的头,大帅领兵抄后路。”刘建勋请缨道。

“不行不行,福王的前军必是最强阵容。你忘了他手下还有个惯使绳索拿人的女将呢!这次我专门就等着会会她。”

“听说那女将武艺高强,又善用绳索拿人,大帅务必小心才是。”

“谅不妨事。”

不到半天的功夫,官军撤得一干二净。

有人报告福王,天乐皇帝召集文武百官定夺。宁王说:

“陛下,还是赶快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没准小太监去搬兵去了呢!”

福王应允,道:“御弟之言正合寡人之意,还是走了的好,免得在此整日提心吊胆的。派人前去打探打探,如无埋伏,即日拔兵出城。”

(请看下一章:小太监勇擒阮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