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零八章 小太监神枪无敌
章节列表
第一零八章 小太监神枪无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官军败了一阵,小太监命清点人数,还好,仅折了五千人马。小太监是个财迷,好不容易积攒了这点兵力,无端被消耗了半万的大数,他心下不安,一人坐在大帐里喝闷酒。胡三带人去催军粮,王小五操持后勤,刘建勋打了败仗不好意思见人,不知躲哪儿去了?小太监正一人无兴无趣,忽有士兵来报:

“大帅,夫人到了!”

黄秋蝉时刻关心着丈夫的平叛大事,同时又怕影响他的精力因而一直不敢靠得太近,她一直跟在队伍之后不远处,今日惊闻丈夫吃了败仗,急忙到军前安抚小太监。黄秋蝉亲自下橱,做了几样小菜,小夫妻俩就在行军大床上摆一张小桌对席而坐。秋蝉给小潘斟满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莞尔一笑说:

“夫君,只是一场小败,何必要那么认真?”

小太监端起自己这杯,坐起来欠身喂进妻子嘴里,回笑道:“走遍天涯海角,还是老婆好啊!你这一来,我什么烦恼也没有了。”

“没羞,堂堂大元帅,也这么儿女情!”秋蝉笑嗔道。

“称杆离不开称砣,老公离不开老婆。”小太监温情的说,“我算明白了,男人离了女人,简直没法活。在男人伙里,我是大元帅,在老婆眼中,我还是傻小伙,你说不是吗?”

“你忘说了一句。”黄秋蝉故意卖关子。

“我忘说了什么?”小太监端起的酒杯愣在半空。

“在皇妃娘娘面前你是小太监!”黄秋蝉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

“叫你奚落我!”小太监翻身起来,爬到黄秋蝉身边,将她压倒身下,嘴对嘴说道,“你也奚落我!你不知道我是赝品太监吗?”

黄秋蝉一边挣扎一边说:“你要是真太监,鬼才要你呢!”

小太监欲要和妻子温存,黄秋蝉不肯,斥道:

“你疯了,现在两军对垒,激战正酣,倘若你伤了元气,如何对敌?等这场仗打完了,你要怎样就怎样。”

小太监那里肯依,将小桌子往旁边一推,说道:

“不就一个蛮达子,有什么了不起,看我明日阵前取他性命就是,不耽误咱俩办正事。”

黄秋蝉起初不允,最终还是拗不过,无奈只好相从。夫妻俩宽衣解带,好一场风情韵事(以下删去二百二十字)。

事毕起来,整好衣服,小两口重新把酒言欢。

黄秋蝉嘱咐道:“夫君,那个达蛮子一身好力气,功夫又十分了得,倘若你明日到了阵前,一定要加倍小心才是。”

小太监不屑说:“夫人不怕,我小太监历经百战,杀人无数,一个蠢猪岂能奈我何?”

“明日出战,我替夫君擂鼓助威!”黄秋蝉道。

小太监见说,顿时胆气陡增,豪气千云,扬眉道:“好一个梁红玉金山擂鼓!有夫人为我擂鼓,我誓要斩达蛮子于马下,为我死去的将士报仇血恨!”

俩人不敢耽误时间过久,让小兵进来收拾了器皿,早早睡了。

是日,潘元帅点将升帐,除去杨光亚、徐焕章两将守麒麟关,两将阵亡,一将重伤,余将就只剩下刘建勋、朱开洪、朱林宗、肖天雷、贺老五、迟发唐了,其中刘建勋还是带伤入帐。

小太监道:“今日出战,我打头阵,倘若我取胜,尔等听我号令行事。”

众将齐出,阻拦道:“不可,大帅乃是我军之主,怎可轻易出击?”

朱林宗伏地,大声泣道:“师父,都是徒儿学艺不精,不能亲手杀死达陵文那贼,才致使师父跟着受累。师父,你再给徒儿一次机会,今日如不能杀了达陵文那厮,誓必提头来见师父。”

小太监离了座位,轻轻扶起朱林宗,言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一人本事再大,也难有遮天的能耐。不是有众将扶助,我只手单拳岂能办成大事?林宗起来,你且将息几日,不是说打了和尚满寺羞,徒弟受辱师出来嘛!今日阵前,看为师为你报仇,也替我阵亡二将血恨!”

众将见潘元帅主意已决,不再强阻。

刘建勋说:“大帅,如你打不过达陵文那厮,就及早退出,不要让他伤了你,否则我军将一败涂地,后果不堪设想。”

小太监笑道:“兄弟放心就是。”

潘又安驱兵城下,福王爷出师相迎。天乐皇帝哈哈大笑道:

“小太监,昨日一战被我大获全胜,你丢盔弃甲,伤亡无数,想你少说也需三月整顿,不料你很快就缓过气来,算你有种。今日捲土重来,莫非是前来送死不成?”

小太监狂笑三声,言道:“找死的是你非我,你贵为王爷,福有领地,骡马无数,妻妾成群,整日肉山酒海,醉生梦死,你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半夜里找阎王爷的不是,你不是寻死又是作甚?”

福王爷亮起蛤蟆嗓子怒吼一声,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一个太监谅必也不会志存高远,说多了没用,不和你啰嗦了。派你手下的虾兵蠏将出来,让寡人的达将军一并赶尽杀绝了,你再下马跪下来和寡人说话,你若要老老实实听寡人的话,没准我也给你个钦差当当。”

“呸!谁希罕和反贼混一路?谁跪谁还两说着哩!你那个达陵文在我眼里不如一堆狗屎,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不用派将,就是我了,你问问你的爱将,敢和我见个高低吗?”小太监不以为然的说。

“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天乐皇帝嘻嘻笑道,“你上场,一个没**的人也能上场博命?”

小太监大怒,喝道:“不怕死的出来!”

福王爷一挥手,达陵文正要喊“得令”,突然一将冲出,此人名叫单天亮,也是福王帐下一员勇将,善使双枪,武艺高强。听说太监亲自出战,他大喜过望,以为光宗耀祖、显姓扬名的机会来了,岂能再让那个姓达的胖子夺了头功?退一步讲,一个正常人,就是一手捂住裤裆单手也能对付了一个少样东西的阄人,何况他还是手舞双枪?但见单天亮打马阵前,大喝一声:“狗太监前来受死!”

言未乾,小太监马快人到,单天亮的“死”字尚未落音,脸面以下就着了一枪。枪尖从嘴里进去,勾出许多零碎东西。单天亮翻身落马,喉咙里大口往外喷血。小太监将枪头插入泥土里,捅了几捅,算是净了枪尖。抬起头来又问:

“下一个想见阎王的是哪位?”

两军队里竟然同时发出同一种惊讶的“嗡”声:这个小太监,看似细皮嫩肉的,竟有如此功夫,莫非天神下凡?

黄秋蝉立于战鼓之后,双手抡捶,鼓声尚未响呢,那边战事已然毕了。黄秋蝉虽然明了丈夫的本事,但战场上什么事都会发生,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她再次准备擂鼓为丈夫助威。

达陵文正待要出,又一将冲出,乃是大将莫文成的便是。莫文成看得非常仔细,非是单天亮武艺不精,而是小太监钻了个空子,人家还没摆好架式呢,他就出手伤人,这叫有武功没武德。莫文成用的也是双枪,他和单天亮乃是同师学艺,只是功夫略高于单天亮半筹。

莫文成这回有了思想准备,他不敢贸然出击,离小太监五尺距离时便勒住马头,想让小太监主动来攻,他好觑个破绽,猛出双枪,一举要了小太监的小命。

小太监身经百战,啥样的把戏没见过,岂能让莫文成占了便宜?小太监知道凡是使双枪的人都是眼疾手快,挡了一枪又来一枪,立时三刻让你手忙脚乱,顾东顾不了西。小太监灵机一动,打马就回,莫文成不知是计,以为小太监要回阵另派将换他,他当然不肯给他这个机会,遂打马急追,小太监猛拍马头,老马会意,急刹住马蹄,莫文成没料到有此一举,他的马早已过去,露出自己的后背。小太监一枪剌去,莫文成惨叫一声,倒于马下。

黄秋蝉的鼓声刚刚响了一通。

八王队里,又有两将齐出,双战小太监。小太监不慌不忙,左挡右攻,未出十合,两马落马。

黄秋蝉的鼓声仅响了两通。

余将不依,纷纷大喊出阵,福王不允,知道去了也是白送死。遂下了死令说:“再如有擅自出战者,斩无赦!”

达陵文请战说:“陛下,该是末将出战的时候了。”

天乐皇帝道:“达将军,你也见了,小太监非同小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取胜的。能行则行,不行不如退兵算了,等回城之后再想良策退敌。”

达陵文不听,叫道:“陛下何出此言,你这是扬他人的威风,灭自己人的志气。小太监何惧之有,某十合之内取不了小太监项上人头,就提了我的人头来见陛下!”

福王嘱咐道:“将军息怒,不是寡人小看了将军的本领,只是你乃我左膀右臂,国家之栋梁,你若有失,寡人再依赖何人?小太监神勇无比,连杀我四员大将,寡人恨不得生啖其肉,活剥其皮,方解寡人心头之恨。将军出战,必须小心为善。”

达陵文听皇上陛下一言,不禁热泪横流,唏嘘道:

“陛下待我,恩同再造,达某当以死相报!”

小太监半晌不见福王队里有动静,戏笑说:“怯战了不是,如不然明日再来,再让你那个达胖子多活一日。”

达陵文大怒,挥起狼牙棒,咬碎口中牙,怒吼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