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零七章 达陵文阵前逞威
章节列表
第一零七章 达陵文阵前逞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兵临城下,天乐皇帝御驾亲征,亲率大军到了阵前。两军会战,距一箭之地互相扎住阵脚。

小太监手指福王斥道:“福王殿下,不是我说你,你身为王爷,皇上为你已经分封了爵位,你有自己的大片领地,好好日子不过,反要欺上做乱。不做王偏做贼,当反王、掠王土、留恶名,你这不是鬼照镜子自照(找)死吗?”

天乐皇帝脸上微微红了一红,也不示弱,亮开他的蛤蟆嗓子,高声叫道:“潘又安, 你身为宦官,理应做好份内之事,为皇上端端尿盆啦,为皇后皇妃们擦擦P股洗洗脚啦什么的,这是你的职责。一个没**的人,整日里抛头露面,觉着自己还像个人物似的,脱了裤子让大家瞧瞧,你是个全奂人吗?一个臭阄人,有什么资格在寡人面前说三道四?”

小太监笑道:“我是太监不假,当初割我**的人,还不是为了怕你们家串种?我听说前朝就是因为混进来一个假太监,才生出你们八个野种!”

会说的说不过胡说的,小太监这一场胡搅蛮缠,皇宫里长大的福王爷就不是对手了。天乐皇帝大怒,马鞭指指小太监,环顾左右问道:

“哪位爱将为寡人取了这厮的头颅,寡人封他为万户侯!”

“某愿往!”福王队里窜出一员骁将。

天乐皇帝一瞅正是那位被烧的败将达陵武,他哥已经是一等一的功夫了,兄弟还没见过真章,这回正好让他出马蹓蹓,既不能滥芋充数,也不要埋没了人才。如果真有好本事,拿了小太监,封他一个万户侯又怎地?福王爷嘱咐一声:

“达将军当心!”

达陵武未及搭话,马已到阵前。达陵武打马怪叫:

“狗日的小太监,你心狠手辣,放火烧了我的叶城,今日老子向你索命来了!”

小太监训道:“好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你的家眷尚在我的手中,你若下马受缚,我便饶了他们,你若再敢信口雌黄,我回去就把他们一个个绑到柱子让狗咬死!”

“亏你还是个男人,竟说出这样的话,有本事朝老子这儿来!”达陵武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窝子。

小太监回道:“我本就不是男人,刚才你们的狗皇上不是说我是阄人吗?”

达陵武冷笑道:“只有不男不女的人才会做出这种不男不女的事!”

“不和你啰嗦了,哪位将军出马,替我斩了这厮?”

小太监言未乾,早有一将冲到阵前。小太监举目一瞧,正是副先锋朱林宗,小太监大喜,吩咐一声“小心”。

朱林宗骑一匹黑马,达陵武骑的是白马。朱林宗双手执双锤,达陵武提一把青龙刀。朱林宗一锤将苏继先把头打入胸腔的事达陵武也曾有耳闻,所以他也多加了一份小心。凡是使锤的人都是力大无穷,不可和他死打硬拚。

一白一黑,两员骁将战在一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十合之后,小太监已把阵前形势了然于胸,那个达陵武不是小朱的对手。福王本是个花花王爷,文武之事一窍不通,看他俩打得红火,精采激烈,难分难解,还不时地带头拍手叫好。

两人战到三十合的时候,朱林宗又使出他的拿手好戏------抛锤击敌法。左手锤搁开达陵武的单刀,右手锤凌空抛出,达陵武躲避不及,这锤正中肚腹。达陵武仰面而倒,跌于马下,口中鲜血如喷泉一般射出,眼见是活不成了。

朱林宗从容下马拾起他的那柄铜锤(战苏继先时,朱林宗那柄铁锤扔给了苏继先,打扫战场时遍寻不见,元帅又令人给他铸了一柄铜的。如今是一铁一铜,因此人称阴阳锤的便是------作者注),复又上马,大叫三声:

“还有谁来送死?”

福王阵中,此时气坏了一个人。此人正是达陵武的亲兄达陵文。达陵文不等天乐皇帝招唤,便手举狼牙棒冲了出来。朱林宗不知达陵文的厉害,手执阴阳锤便迎了上去。

未及十个照面,小朱感到苗头不对,有心要走,达陵文岂能放过他?一棒紧似一棒,兜头照面,棒棒皆在要害之处,朱林宗稍有闪失,倾刻之间就有性命之忧。

牛松山、吕继泰俩人,自打投奔元帅帐下,寸功未立,今日的时机不可错过。两人一使眼色,遂共同出马,双战达陵文。

牛、吕二将喝道:“姓达的你看仔细了,认认你家两位爷爷的神枪!朱将军斩且退下稍歇片刻,这份功劳就让于我们吧!”

达陵文也不搭话,举起狼牙棒迎头打来,牛松山躲避不及,被打在头上,刹时脑浆喷出。吕继泰正要退时,被打中后背,吐血而逃。

小将毛兴旺大怒,手执一杆方天画戟,照着达陵文分心就剌,被达陵文用棒杆轻轻一搁,画戟走空,棒头儿可就来了。这一棒正击在毛兴旺的面上,小毛顿时成了麻子脸。

刘建勋身为先锋官,不甘落后,挥起一把开山钺,打马上前。达陵文和刘建勋都是认识的,两人皆是总兵出身,有过数面之交。他勒住马头,让过刘建勋的当头一斧,笑道:

“刘将军别来无恙?”

刘建勋不予理会,骂道:“反贼,你我已是仇敌,有恙无恙,与你何干,拿命来!”

达陵文破口大骂:“好你个姓刘的,给脸不要脸,念你我曾经同朝为官,有同僚之谊,想和你叙叙旧,谁知你是脸上长狗毛的,翻脸不认人。来呀,看棒!”

刘建勋举起开山钺迎头去接,奈何达陵文力大棒沉,只一下便震落了刘建勋的斧头把儿。刘建勋见不是头,撇了斧杆儿,撒马而归。达陵文不舍,纵马急追。天乐皇帝怕达陵文一人陷阵,被小太监捉了去,将手一挥,十六万大军齐,官军抵敌不住,大败亏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