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零五章 揭阳岭攻坚受阻
章节列表
第一零五章 揭阳岭攻坚受阻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率八万大军,浩浩荡荡杀奔麒麟关,直取三羊城。

麒麟关守将名叫苏继先,年约三旬,乃是福王手下一员猛将。前次八王爷发兵攻打麒麟关时,他因前去押运粮草,未赶上那场恶战,因此一直耿耿于怀。福王派他守关,也是看他功夫了得,让他独当一面。

苏继先出道之后,尚未遇见对手,因而狂妄异常,闻听敌军来攻,大发雷霆之火,耻笑官兵无能,竟敢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里拔牙,不给点厉害瞧瞧,还不知马王爷头上有三只眼哩!

两边摆开阵势,苏继先打马上前,看小太监头顶一面“帅”字大旗,左右两边认军旗上各有一个斗大的“潘”字。当初孙子旺告密,酒楼里捉监时苏继先正好带队,那个叫潘又安的太监他是见过的,怎么今日这个不像。看面容似乎也有点意思,那一位柔弱不堪,但眼下这一位却是气宇轩昂,英姿勃发,不像那个有女人态的。不管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先拿下再说,这回再不要让他跑了。苏继先手指小太监骂道:

“呔,你这厮好不识相,既是来攻我城,为何不敢出战?莫非是看我势大,吓怕了不成?既如此不如速速下马受降,我把你等一个个绑结实了,送到天乐皇帝处,到时我再说上一两句好话,替你们美言几句,没准皇帝陛下饶了你们也是有可能的。”

小太监斥道:“呸!福王手下怎么用了你这样一个混帐,半句人话都没有。我不派人出战,是想让你再活半个时辰,谁知你不领情反有许多话说。好吧,你稍等,取你项上人头的马上就到。”

小太监言未乾,有一将怒吼一声从队中杀出,小太监看时,正是小将朱林宗。小太监吩咐一声“将军小心”,朱林宗回声道,“元帅无须多虑,杀这等蛮贼就像宰个小鸡一样!”

苏继先用的是刀,朱林宗使的是锤。刀锤相接,迸出耀眼的火花。凭武功,两人不分上下,但是朱林宗年轻气盛,又是受了元帅点拨,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只见他左手分开苏继先的大刀,右手的大锤便“唿”地一声扔了出去。苏继先见状大惊,天下哪见过还有这种不要命的招术?情急之中,慌忙把脑袋往下一缩。小朱这回耍了个心眼,是做了提前量的,估计他要低头躲避,大锤下去,正中头顶,竟把一颗硕大的头颅好端端砸进胸腔里去了。没头将军苏继先,哼都未及哼一声,转瞬间换了一个世界,阎王那边吹牛说大话去了。

小太监剑锋一指,官兵掩杀过去。苏继先的一万人马,除了少数几个逃进城去,其余一概纷纷跪地求饶。潘元帅急忙传下将令:“王师不杀降兵!”

麒麟关成了一座空城,官军轻而易举地进了关,潘元帅命出榜安民,并犒赏三军,功劳薄上给小将朱林宗重重地记上了一笔。

小太监重任在肩,丝毫不敢懈怠。麒麟关留下杨光亚、徐焕章二将守城,并拨给他们五千人马,其他人则马不停蹄,继续向羊城进发。

官军又收复了几个关城之后,这一日到了一个地方,有军中向导报告说:

“前面小城名叫揭阳岭,也叫叶城,恰如一叶小舟挡在泗水江上而得名。揭阳岭左面靠山,右面临水,也算是咽喉之地。城池虽小,却是与众不同,向年这里诸侯割据,乱民盗匪四起,因而此城修得异常坚固。护城河宽而且深,城墙又陡又高,一般的云梯够不着。墙头上备有大量的擂木滚石,人还没到墙根底下,石头下来砸也砸死了。守军虽然只有两千,但借助关隘险要,却能以一当十,没有二十万人的队伍,休想攻城。如想绕过去也不可能,此乃去羊城的必经之道。”

“前日反王们是如何攻下此城的呢?”小太监问向导。

“前守城将军是达陵文的亲兄弟达陵武,哥哥降了反王,弟弟自然依样学样,照着葫芦画了瓢。”向导说。

“如今守城的是谁?”

“如今守城的还是那个达陵武。”

“这个吃里扒外的狗杂种!”小太监嘴里咕噜了一句,发狠说:“我誓要铲平揭阳岭!”

第二天拂晓,潘元帅下令攻城。任凭叫骂呼喊,揭阳岭守兵闭城不出,军兵无奈攻到城下,城上箭如飞蝗一般飞下,并有无数的滚木擂石下来,前进不得。数次进攻,皆是如此。小太监无计可施,两眉紧锁,一筹莫展,只好下令退兵。

小太监召集众将商议,大家也拿不出好主意。小太监百般无奈,只好采用激将法。在军中选了八百大嗓门的士兵,用铁皮纸片折成喇叭样的圆筒,远离城墙垛口一箭之地,开始齐声叫骂。

达陵武却好耐性,任你喊破嗓子,祖宗八辈都骂到了,他那里仍旧稳坐钓鱼船,理都不理。更有甚者,到了第三日,他索性命人在城头小木楼上摆了一桌酒宴,召了些歌舞女伎。你在城下破口大骂,他那里把酒言欢,笙歌漫舞,并不把小太监的八万人马放在眼里,宛如无事人一般。

城外有条江,名叫泗水江,江不甚宽,但水流湍急,深处可达十数尺,往前又是逆流,渡江作战几无可能。

临城有座山,叫断壁岩,山高坡陡,极难攀援。

小太监独坐帐内,苦思冥想,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一个破城之计。他借古喻今,设身处地,计将焉出?古代最著名的军事家如韩信,善用口袋计,把他个气同斗牛、不可一世的楚霸王活活装进埋伏圈里,令他有劲使不上。孙子攻心不攻城,周公谨火烧赤壁,诸葛亮火烧新野……对了,古人征战善用火,咱何不也学古人一回呢!小太监成竹在胸,精神为之一振,立即召张发存、黄仁等进帐,吩咐他们在军中选拔身手矫健、善于登高爬低的五百勇士,多备绳索,弓箭、火种易燃之物等,如此这般交待一番,张、黄二将依计而行。

潘元帅又命诸将人等,各率本部人马,二更埋锅造饭,三更准备妥当,收拾利落了,但见城中火起,急速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