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皇上哥哥,是个傻瓜
章节列表
第六章 皇上哥哥,是个傻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前日小太监进碧霞宫的时候,是由杨公公在头前开路,小潘战战惊惊跟后面。杨公公一个劲地念叨:“小子啊,进了这座殿,造化全由你了!”如今回到他清晨方才离开的宫阙,却是另外一种风光:十数个天仙般的宫女垂手勾头倚立两旁,两个报事的太监站在门口,他刚下轿子就听众人齐声呼叫:
“小王爷安好!”
小太监吃了一惊,前后左右一看未见有人啊,方才知道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他并没有丝毫受宠若惊的感觉,甚至有一种受之无愧的滋味。昨夜太后姐姐就已经明确无误地告诉过他,让他从今后要过一种人中极品的生活。既然他已经是皇太后的干儿子了,他就是当然的王爷,理应得到这些下人的高贵礼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小潘被众人簇拥着进到宫中,偌大的餐桌前只坐着两个人:母后和一个陌生的小男孩。桌子上布满了黑压压的菜肴,小太监未暇细数,再说眼花缭乱地他也数不过来。太后指给小太监说:
“安儿快来见过你的皇兄。”
潘又安一个上午增加了许多见识,皇上是多大的官傻瓜也能猜个**,小官也了大官都要磕头的,何况皇上?他一俯身下去,因为袍服太长他乍穿在身上一时还不是很习惯,由于用力过猛不知被哪儿绊了一下,他一个踉跄,顿时一个马扒扑倒在地,嘴里急忙喊道:
“皇上哥哥你好!”
这些礼数本来是进宫前杨公公就给他们都教过的,奈何事到临头,他一慌一急竟乱了章法。
太后娘娘大怒,朝后面的太监宫女们大声喝道:“你们都瞎了眼了!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小王爷起来?”
小太监被太后安排到小皇上的跟前入座。小皇上拍拍小太监的肩,笑道:
“兄弟,听说你被人割了**,改天让朕看看,到底挖成了什么样子?”
一旁的太后斥道:“皇儿不可无礼,今后他就是你的皇弟了,你要善待于他,千万不可胡来!”
“朕不要!”小皇帝吼道,“有牛牛的才是弟弟呢!没鸡鸡的算什么弟弟?他是太监,顶多叫个小妹还差不多。等哪天朕要亲自看看,他如果真像朕一样也有小鸡鸡,朕就认他作弟弟。”
小太监忍不住,刚想说一句“我有小鸡鸡”,转眼一瞅太后的脸色,急忙把话收住。太后说:
“皇儿啊,这是为娘给你新收的弟弟,你孤家寡人,单枪匹马,有了你这个皇弟,今后对你也是一个好帮手。记住了,别说些没大没小的话。王儿啊,”太后又把目光转向了小太监,说,“你皇兄是个直性子,你今后一定要忠诚于他,倘有半点私心,我就杀了你!”
小太监自然知道饭香屁臭,点点头说:“母后你放心,皇兄就是我的亲哥哥,他就是杀了我,我也不敢说半句孬话的。”
太后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说:“这我就放心了。”
小皇上不依,仍旧执意要看小太监的小牛牛。太后劝道:“皇儿啊,小弟的牛牛是看不得的,看了要变成大乌龟。成了大乌龟,你皇上就当不成了,再也没人喊你万岁爷了。”
小皇上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说:“如果那样,我就不看了。小弟你以后在我面前千万不能脱裤子啊,免得我看了变成大乌龟。”
小太监点头称是。
太后回身喊道:“来啊,侍候皇上和小王爷吃饭。”
学堂里的老师也是个老头,白头白胡须白眉毛,满脸的皱纹像老树皮似的。见了他俩来到,先扑通跪倒在地,半天不敢起来。
小皇上说:“老师,今天的课不上了,你把你的裤子脱了,让朕看看你有没有**?”
老师一惊,颤抖着身子哀求道:“陛下不可。士可杀而不可辱,你就是杀了老朽,这脱裤子的事也是万难从命的!”
“不就是看看嘛,”小皇上不依为然的说,“又不要你钱又不割你肉,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朕弟弟的小牛牛母后不让看,难道你的老**朕也看不成?快脱快脱,朕只看一眼!”
“臣宁愿去死!”老师伏地不起。
小太监见状,装作很神秘的样子俯在小皇上的耳畔压低声音说:“皇兄,这老人的鸡鸡更是看不得的。”
“看了又如何?”小皇上瞪起不大的三角眼。
“看了会变成小乌龟。”
“你怎么知道?”小皇上半信不信。
“大家都这么说,不信你问老师?”
“老黄牙,有这事吗?”
老师虽然老迈昏聩,但事关他的声誉,所以俩小孩的对话却是明白无误的悉数听清楚了,见问急忙便说:
“是是,小王爷说得一点不差,还是长绿毛的乌龟哩!”
“小弟你不早说,差点误了朕的大事。好了,今儿有替朕念书的人了,老黄牙,你给他教吧,朕躺在椅子上歇一会儿。作业留两份,让他一并做了得了。母后也是,让朕学什么习呀,朕的学问够多的啦!要不那么多大臣能听朕的?整于问朕这个怎么办那个怎么办……”
晚上回到碧霞宫,P股还未坐稳就听报事的太监进来秉道:
“太后娘娘,给小王爷教习武功的老李悬梁自尽了,明天的武功课还上不上?”
太后用鼻子哼了一哼,说:“上,怎么不上?老李死了换老张,离了张屠夫,还吃浑毛猪哩!”
老李的死因,别人不知,小太监岂能不知?不过真可惜了那个人,样子虽是凶点,人还是挺好的。只不过摸了把他的小鸡鸡,就犯得着自杀吗?他很有些纳闷,这件事一直在他心里装了好些日子。